【劇場創作人 直面時代】活在真相中 陳曙曦:直至我們要用隱喻為止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劇場創作人 直面時代】活在真相中 陳曙曦:直至我們要用隱喻為止

09.12.2020
周耀恩、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陳曙曦認為劇場不只是娛樂,更有一種令人重新思考生活、思考社會的作用。
《新聞小花的告白2白屋之夏》由風車草劇團製作,講述新聞工作者在大時代下如何保持唯真為善的精神。(攝影:snap_shot_sammy)
《新聞小花的告白2白屋之夏》由風車草劇團製作,講述新聞工作者在大時代下如何保持唯真為善的精神。(攝影:snap_shot_sammy)

隨着政府宣布收緊防疫措施,原定演出十五場的舞台劇《新聞小花的告白2白屋之夏》被迫腰斬,也決定在最後一天臨時加開下午場,吸引大批觀眾捧場,甚至有支持者早上七時就到劇院排隊取籌。突如其來就迎接「尾場」,即使過了數天,劇作導演陳曙曦仍然心有不忿,「我們按照指示,讓主要演員在早上就去了做檢疫,以為可以繼續演出,但下午收到消息,隔天就變了最後一場,好沮喪,好嬲。」他認為政府決定左搖右擺,令劇場損失慘重。「這套劇由今年三月改到八月,再改到十一月,大家都沒有退票,其實很鼓舞。現在也有許多觀眾選擇不退票,如此支持我們,但我們沒辦法讓他們欣賞到作品,很可惜。」

陳曙曦認為劇場不只是娛樂,更有一種令人重新思考生活、思考社會的作用。
陳曙曦認為劇場不只是娛樂,更有一種令人重新思考生活、思考社會的作用。

探討新聞自由和真相

《新聞小花的告白》曾於2018年公演,其時陳曙曦已感社會狀態不好,表示創作除了反映當下,也是預測未來,「當時諗五年啦,五年後就會跌入現在的狀態,可能冇得再做(劇場演出),想不到兩年後已經走入我們預測的狀態。那時好放膽去做,咩都唔驚,仍然覺得新聞自由未被完全壓制,覺得還有希望,仍有創作的自由。」誰知一年過去,社會迎來翻天覆地的急遽轉變,始料不及,陳曙曦形容是「已經跌入一個好像當年哈維爾在捷克共產政權的狀況,寫作品開始不能開宗明義去講。」

《新聞小花的告白2白屋之夏》由風車草劇團製作,講述新聞工作者在大時代下如何保持唯真為善的精神,陳曙曦坦言因應香港局勢急劇發展,現時演出的版本與三月的原定版本相當不同,「一來香港發生了很多事,再做三月版本便outdated得好緊要,無論題材、敏感程度和現況,便將香港這個地方抽走,變成世界性,我們也見到世界各地民主運動思潮發展,都面對類似狀況。」即使創作過程歷經修改演變,不變的都是探討新聞自由和真相,而無獨有偶,作品受腰斬後的當日,便傳來有線新聞的裁員消息,深深地把劇場創作和現實緊密連結起來。「當日我很感動,知道有線的新聞,也看到全場站立鼓掌,大家都很支持我們,我十分激動,感動到哭了出來。我呢一世都唔會忘記呢一刻。」這就是他一直強調的劇場的力量,在於當下和觀眾的直接交流,「劇場本身是個有趣的地方,一群人聚集在特定空間裏,包括觀眾、創作人和表演者,大家在分享真確的經驗。我喜歡劇場的原因是它不只是娛樂,更有一種令我們重新思考生活、思考社會的作用。」

陳曙曦除了擔任劇作導演,也有份參演教授一角。(攝影:snap_shot_sammy)
陳曙曦除了擔任劇作導演,也有份參演教授一角。(攝影:snap_shot_sammy)

對辨認真偽的思考

是次作品以新聞主播Regan(卓韻芝飾)堅持追查真相的經歷為主線。她起初敢於對掌控所有資訊的國家機構「正確訊息局」提出質疑,後來更以身犯險,為了調查收押中心「天使村」的真相而被捕,豈料她被釋放後,並沒有在記者招待會上如實坦露「真相」,反而用上大量文學表達手法去婉轉比喻,形成強烈的對比。「大家好想去講一些實話,但可能某些恐懼和軟弱,導致我們無法好大聲地講我們應該要講的說話。我們正正身處這個狀態,亦是創作將要面對的狀態。」對他來說,Regan肯現身記招,已經是一個勇氣,「排練時我和阿芝討論到,Regan並非不想,而是她經歷過這麼恐怖的經歷,是所謂創傷後遺症,導致她沒辦法將事情一五一十說出來,我們都不可以怪她。可能是後面有一種無形的壓力,但我們唯有用另一種方法說出來,而實際上聽者都應該會明白她背後的經歷。」他明言現時的處境是,就算如實道出真相,都可以被扭曲成假新聞。「Regan不是提供一個答案,而係告訴大家,我們要好好思考,當我們跌入她的狀態,應該如何做,每個人都有不同選擇。」

《新》無奈提早落幕,陳曙曦於是着手構思明年執導的作品《5月35日》(庚子版)。作品由「六四舞台」製作,曾於今年進行線上直播版,講述一對北京老夫妻密謀到天安門廣場哀悼在「六四」中死去的兒子。對於處理敏感政治題材,或會承受風險,陳曙曦不假思索地說:「如果你話風險就一定有,咁第一次做(《5月35日》演出)已經有呢個風險。莊梅岩(編劇)都唔驚,我又驚咩呢?」他形容自己是「企喺後排嘅人」,更多人面對的狀況或壓力遠比自己大,「如果我哋都驚嘅話,係咪都幾軟弱呢?」他續說:「將來要審查的話,到時先算。現在這個曖昧的狀態下,咁做唔做?我就點都要試下㗎喇。如果我真係踩到紅線,再決定係咪好似Regan咁囉。」

他猶記得那時《新聞小花的告白》獲得多個香港舞台劇獎,編劇黃國鉅代他讀出得獎感言——希望我們可以大膽直白地講出所思所想,直至要用隱喻為止。翻看資料,原來那不過是2019年4月的事。社會急遽變化,始終如一的,是唯真為善的精神。

周耀恩、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12/facebook-temp-1-3-2020120909265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