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導演陳恩碩:致兩代的青春之歌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專訪導演陳恩碩:致兩代的青春之歌

陳恩碩認為,父母與子女衝突的原因是缺乏溝通,未能互相理解包容。
陳恩碩認為,父母與子女衝突的原因是缺乏溝通,未能互相理解包容。

看陳恩碩的履歷,有點驚人:第一次踏台板是四歲,參演公開舞台劇;第一次做導演是十五歲,挑戰百老匯經典《油脂》;十九歲,自編自導音樂劇《我和青天有個秘密》,連作曲填詞也一手包辦。事隔兩年,他推出音樂劇新作《我們的青春日誌》。

從演員到導演,由十九歲到廿一歲,陳恩碩總離不開「年齡」的標籤。雖然年紀輕輕成名,他從不認為自己是「天才」,只望大家看到他的努力,還有說故事的初心。

代入角色世界 譜出兩代的心聲

《我們的青春日誌》是校園青春音樂劇,但「青春」只是表面的一層,陳恩碩解釋說:「兩代少會開門見山討論雙方間的矛盾,因大家太忠於自己的立場。音樂劇是一個很有趣的媒介,能夠化嚴肅為輕鬆。我盼望兩代可以透過此劇,更了解對方的想法。」

作為年青人,要理解上一代想法不易,必須放下成見,方可進入他們的世界。陳恩碩透過身邊朋友的家庭故事,推敲上一代的所思所想,「我喜歡代入他人處境,創作期間,我不斷代入不同人物的世界,思考他們在不同情況下會作出的選擇。」他記得,在試演期間,劇中《媽媽的心聲》一曲,讓不少父母不禁潸然,皆因他們在曲中找到共鳴。

做導演靠「硬頸」 因為撞板而成長

話說回來,在訪問中有時會讓人忘記陳恩碩才二十出頭,因他說起話來有點「老積」,語氣很果斷。「從前作為完全沒有經驗的新導演,很容易碰釘,但令我成長得很快。」他曾經以為做導演就是在排戲房裏指指點點,不費吹灰之力,誰知原來需要顧慮的事很多。他笑言,「碰釘都是因為我不聽父母的話。」雖然陳恩碩的父母不是出身戲劇界,但卻常會就導演工作,給予兒子意見,「我本身很有主見,所以經常在撞板後,才知道是他們的經驗之談。」

排戲房裏,陳恩碩作為導演,必須指令清晰,每一步都經過深思熟慮。
排戲房裏,陳恩碩作為導演,必須指令清晰,每一步都經過深思熟慮。

硬頸,是他的特質。在排戲房中面對眾多演藝界前輩,他不會因輩份而動搖;創作上的交流,他會以事論事,必要時堅守立場。這種成熟也是源於經驗,「最初我也會有壓力,但後來發現這種壓力不可取,因為我的角色是領導大家。我一退縮,其他人便很容易override(凌駕於導演)。」當然,這不代表他獨行獨斷,導演也會有盲點,前輩的意見對他有着莫大的幫助。

坦誠面對不足 從太空回到地球 

年紀輕輕,站在鎂光燈下,接受觀眾如雷掌聲,難免會「飄飄然」。他說很慶幸,在上一齣講述包青天遇上外星人的音樂劇《我和青天有個秘密》,已經受到來自戲劇界的批評,「如果第一天就受到觀眾不斷吹捧,我可能真的會飄上外太空。」舞台是殘酷的,評論很多時不留餘地,沒有因為陳恩碩只有十九歲而放軟手腳。面對落差,他也不禁質疑自己,「究竟是否身邊的人不敢講真話?是否我真的判斷不了(作品好壞)?」後來,得到觀眾如潮好評,他對自己回復信心。現在抽離再看,他承認作品確實有不足,但最重要是自己清楚作品的水平。

今次陳恩碩再接再勵,創作「落地」的故事。由外太空回到地球,由包青天回到小人物,他希望帶給觀眾的,是一份同理。不論是熱血方剛的青年人,還是憂心子女成長的父母,也可透過音樂力量感受兩代的掙扎與盼望,跨越那一道看似深不見底的洪溝。

 

《我們的青春日誌》

公演日期:7月23-28 (8pm),7月24-25、27-28 (3pm)

地點:理工賽馬會綜藝館

票價: $580、$480 、$380、$280、$180

查詢:9872 1706 / 9872 1180/ Facebook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7/m190625-ken-03-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