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陳微薇專欄:花花世界

22.04.2017
網絡圖片
_1
櫻花
1
魚木

由月初開始,每天都在Facebook上給朋友日本旅行的貼圖轟炸,到復活假期更是高峰。人人在各日本城市「打卡」,為的是櫻筍春開四月天,爭影櫻花的風姿綽約。在電腦前看着一片爛漫的粉紅,想起前不久讀到清末民初詩人蘇曼殊的《櫻花落》,開首兩句「十日櫻花作意開,繞花豈惜日千回?」櫻花果是百賞不厭。

不能去日本追櫻,有香港人早在月前已到長洲賞櫻,但礙於氣候因素,本地只種植較粗生品種,花期也稍縱即逝。櫻花固美,但是香港千嬌百媚的各式花樹也並不輸蝕。賞花不一定要離境,要的只是「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的心境,欣賞近在咫尺的寶藏。上月南昌公園的黃花風鈴木,也吸引不少市民賞玩。

香港春季雖短,但花事也甚為熱鬧。近年引入的藍花楹,微薇家附近有兩棵,隱在其他行道樹中。花季來時,偶然在上層巴士上驚鴻一瞥,一團姹紫教人驚艷不已;然後就是黃白相間,開着一蓬蓬花球的魚木(又名樹頭菜),微風輕拂時,更吹落一陣浪漫的花雨;到初夏來臨,迎來的是如火烈焰的艷紅影樹。或者由於社交媒體普及,市民在本地賞花之風日熾,康文署在近年開始引入不少觀賞類別的花樹,也開設了「賞花好去處」專頁,告訴市民花蹤。

然而觀花影相的人多了,能不能從呃like中昇華,由賞花而生出惜花之心,而非為製造一張所謂靚相而不惜採摘搖晃去摧花?最近在日本上野公園,有當地人又目睹「中國式花見」(日人繼「爆買」後所創新詞)——強國遊客亂摘花枝,於是出言勸止。因為日本人的花見(hanami),追求的不是滿足一己之欲,而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態度,同時隱含對大自然的崇敬之情。佛家有云「一花一世界」,英國詩人William Blake則有名句「一朵野花中見天堂」,兩者有異曲同工之妙,說的都是由花中窺見宇宙的浩瀚。

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但原來要到白堊紀,即約一億年前開始,世界才開始有花。美國芝加哥大學古生物學家C. Kevin Boyce及氣候學者Jung-Eun Lee曾經發表研究指,我們現在居住的地球若沒有花,將會是更熱更乾的地方,開花植物有能力製造降雨,或令地球慢慢演化出現在宜居的氣候。他們利用電腦模型,將現存的開花植物轉換為其他物種估算,發現北美的降水量將會減少三成至五成,而位於南美的亞馬遜盆地,更會大減八成雨量。

花給予人類宜居氣候,但人類造成的氣候變化卻威脅花的生存。加拿大多倫多大學James Thompson教授的研究指出,氣候變化令植物開花的時間錯過蜜蜂結束冬眠後出來採花蜜傳播花粉的時間。這情況令一些植物繁衍的機會大減達一半,牽一髮動全身,也連帶令各種動植物生存受威脅。

除了為大地帶來色彩,花對人類存亡也是舉足輕重。我們又能否從花花世界中看到自然和人的緊密聯繫?在香港這個城市,每天都在上演「摘去鮮花,然後種出大廈」的戲碼。由市區的樹木到郊野公園,都需要我們捍衞,微薇希望更多的賞花之旅,可以讓人油然生起愛惜之心,進而由賞花到保育,珍惜我們的瑰寶!

網絡圖片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7/04/1-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