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陳微薇專欄:長安居大不易

91

「港豬澳」大橋開通,一如所料,車流根本達不到政府亂吹的數字,千億已入鹹水海,不用等「明日」都可以知道厚顏政府把香港人當「大愚」。天天看着香港的混帳新聞,教人心灰意冷,冷不防競爭對手新加坡來一個打擊「鞋盒屋」的措施,簡直是在傷口上再灑鹽。

新加坡政府為了公眾利益,列明中央區外的私樓單位平均面積,由六年前訂立最少70平方米(約753平方呎)升至明年指定最少85平方米(約915平方呎)。政府統計處去年公布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指香港現時家庭住戶的居所樓面面積中位數約430呎,人均居住面積則為161呎,全港逾八成住戶只居於小於753呎的單位,是人家六年前的目標。

難為一度劏房醜聞纏身的陳茂波,可以面不紅耳不熱指納米樓在香港有市場需要!根據《床位寓所條例》和《床位寓所守則》,單位只要有一扇窗、洗手盆,便是合法經營的牀位寓所,指定的安全及衞生條件滿足了,卻漠視了生心理健康。

其實公營房屋是有面積規限的,按房委會標準,每人可享不少於75.35平方呎空間。全港約有20.97萬人居於劏房,人均居住面積中位數卻僅得56.5平方呎,當中近三成屬於廿五歲以下人士,四成是廿五至四十四歲人士,這七成卻正正是香港最大的勞動力及經濟支柱,可悲的是,本港一個獨立囚室的標準面積也有70呎。

在一份《女性於劏房內受到性騷擾情況》的調查中,有33%劏房女戶主曾遇性騷擾,令她們身心俱疲,這個窩,一點也不安樂。籠屋、板間房、劏房、納米樓等相對廉價居所有「需求」,全因低下階層根本負擔不起租金。推說這是「市場需求」絕對於理不合,自我開脫。

去年調查機構ECA International的「最適宜亞洲外派員工居住城市」研究,香港的排名已由第十一位大幅下跌至第廿九位,在國際間香港的吸引力已今非昔比。再看今年3月國際顧問機構Mercer的《全球生活質素調查》,香港在二百三十一個城市中排名第七十一,在衞生方面更是劣評為「已接近第三世界」。

東方之珠光輝不再,但香港人若因此消沉,就真是親者痛仇者快。其實一些我們視為想當然的事情,外人反而更加重視,例如《Monocle》生活雜誌便用一個完全不同的角度去看「宜居」。他們考量了許多對生活重要的標準:對寵物的友善程度、咖啡店的數量、獨立書店數量、參加戶外活動的方便度、年輕企業家數量、從一個住宅的價格到一杯咖啡、一份午餐的價格,甚至有「10時後仍開放的優質餐廳數量」,關注城市人的夜生活品質及便利,以至人身安全。

香港在《Monocle》的排名由去年的第十八位躍升至第十五位,英國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EIU)也發表了2018年全球城市宜居排行榜,香港從2017年的第四十五位上升到三十五位,跳升了十名,比新加坡還高二名。

香港在過去幾十年建立的國際都會地位,可說爛船都有三斤釘,但也不可一直食老本。港人在這裏生活,在這裏工作,沒有退避的餘地。老土地說,各人緊守崗位,在各自的專業不苟且,對社會的不公不平繼續憤怒出聲。政府敗家,我們只能繼續壯大公民社會。宜居不宜居,主動權可以在市民手中,畢竟不論古今中外,長安居都是大不易!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展覽 勞動者 記者 護士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8/11/000_9S0D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