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陳微薇專欄:隨便丟架

220
Women and supporters protest against proposal to restricted abortion law in front of the an archdiocese in Krakow, Poland on 18 March, 2018. On March 14, the Polish Bishops requested the Polish government to start proceedings in a draft law about prohibition of abortion due to the irremovable defects of the fetus. (Photo by Beata Zawrzel/NurPhoto)

未食五月糉,寒衣不敢送;食過五月糉,寒衣收入櫳。古人的經驗之談,似乎已經不再適用於香港天氣。氣候暖化導致一年比一年熱,剛過的冬天幾乎沒有冷的感覺。友人Liz過年前已經說要微薇幫眼挑揀衣物,把不要的捐出,結果拖拖拉拉至端午過了才終於動手。整理了大半天,衣服算是收拾好了,卻多出一大袋衣架。Liz問道:「衣架可以回收嗎?」

簡單來說,不。可。以。衣架大致有三種:鐵線、木、膠。鐵衣架基本上是可以回收的,但香港的回收桶不收,除非你很有心地找「收買佬」,還要他不怕三尖八角的衣架整壞其分類器材。至於木和膠,前者因上了漆而變得不能回收,後者往往是混合了不同類型的膠或同時帶金屬,所以也是沒有回收出路。世界多國近年向膠宣戰,但一個備受忽略的戰場卻是時裝界的膠衫架。

根據美國環保團體組成的「反對即棄衫架聯盟」(HANGD)提供的數字,每年估算有二百億個膠衣架直送堆填區,這堆衣架可填滿十一座紐約帝國大廈。換作每日計算,則是五千四百萬個。衣架數量爆炸式增長,原因是業界流行時裝上架(Garments on Hangers),直接從產地製作衣架和掛上衣服,運到目的地就可以直接展示。原產地多是第三世界國家,於是衣架和人工更低廉,零售一方慳了不少人力成本。

這些低質的衣架,九成顧客都不會帶回家。對店家而言,丟棄比重用方便,結果就是每賣出一百件衫,便有八十五個衫架落入堆填區。在英國,即棄衣架也是環境災難。當地回收公司First Mile估算,英國有五億四千個多餘的衣架,每年大約有一億個被拋棄。為了減輕堆填區的負擔,上月First Mile推出衣架回收計劃,為時裝店回收衣架,將其粉碎和變成膠粒,然後循環再用。一些參與的公司也同時推出服務,回收顧客不要的衣架。

另一個策略則是從一開始便不製作膠衣架,Ditto Hangers以百分百循環再用的紙製作,它同時採用植物油墨和環保黏貼劑,沒有一般衣架有的氯、甲醛和重金屬。比起膠衫架,這些衣架還可以將運輸和存倉成本降低20%、多放27%衣服於船運箱中及於零售商店貨架多掛40%。大型服裝品牌如GAP和adidas已經開始在一些店面轉用這款衣架,前者表示已有的膠衣架將會轉用於倉庫中。

然而比起回收或環保衣架,更基本的可能就是重用。全球最大的衣架服務公司Braiform去年一個得到環保認證的研究發現,比起用完即棄,重用一個衣架九次可減少近八成的碳排放。Braiform表示每年為世界客戶如中國、美國、英國、澳洲等重用超個十億個衣架,節省了超過三十五萬公噸塑膠,變相減少了與環遊世界十九次同等數量的碳排放。

膠樽、膠袋的環保災難已廣為人知,然而難兄難弟膠衣架的「知名度」則有待提升。除了向大品牌施壓,要其履行社會責任外,個人可以做的,自然是無限重用衣架;若真有多餘的鐵線衫架,也可以嘗試問問乾洗店會否接納捐贈。不過更徹底的做法,就是買少件!無論你把衣架留在商店還是帶回家,世界都已多了一件垃圾。人類隨便「丟架」,硬食的不只是堆填區,最後影響的還是自己和下一代! 

延伸閱讀
Katrina Glimpse專欄:尋羊冒險記(二)
漫畫生活
專欄:阿塗 / 黎達達榮 / Sowinghong / Jackson Ng / Katrina Glimpse

Jess Lau專欄:微弱的光
插畫延展
專欄:Jess Lau / Joe Lam / 迪嘉 / The Paintful's Law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6/075-zawrzel-womenpro180318-np3bm-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