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陳微薇專欄:誰的黃金年代?

攝影:周耀恩

由藍黃到黑白,近幾個月的香港形勢,令不少平日只談風月,不談政治的朋友多了爭論。香港美麗之處,是仍然可以各有所見,自由發言。可是今天還擁有的自由,誰又會知明天會否被緊急法奪去?

朋友Eric問:「今日的香港,與四個月前相比,到底是變好了還是變壞了?為什麼他們(指的是年輕示威者)要破壞我們(指的是年過五十、已達半上岸境界的人)辛辛苦苦建設的地方?」微薇反問:「我們真的建設了一個很美好的世界給下一代嗎?」

香港的黃金年代 ─ 六十至八十年代,二十年間人口由三百萬增長至五百萬,其中四成是青少年。以年輕人為主的人口結構提供了充足的勞動力,戰後從中國移居香港的人不少帶來了資金和技術,推動香港經濟騰飛,加上港英的管治,為普羅大眾締造了充滿朝氣的生活和營商環境,當年做小生意各適其適,百花齊放。那個時期,就是二十歲Eric所經歷的香港。

而今年二十歲的年輕人,面對的是大陸資金和企業已經主導香港經濟,本地產業愈見式微,倒模式的商場酒樓、大白象工程接二連三。個人收入的升幅遠追不上樓價,年輕人置業無望,家也難成。不斷湧入香港的新移民人數在廿年間多達一百萬人,不但分薄了香港人的資源,因生活習慣、文化及價值不同等亦造成很多磨擦。

港台電視部《鏗鏘集》委託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電話調查研究,由2001至2019年共進行十九次調查,樣本為約一千名年滿十八歲市民。最新的調查於今年6月11至18日進行,市民最不滿的首五個範疇分別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教育、特首表現、言論自由和政府表現。

而若按年齡組別分析,則明顯反映世代差異。年輕組別(十八至廿九歲)的不滿程度遠高於其他組別,在教育、言論自由、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三項,均逾75%。其次為三十至四十九歲組別,約在60%以上。而若再看長期趨勢,2012年後,年輕人對社會的種種不滿愈見明顯,反而年紀較大者的不滿比例卻慢慢下降或相對平穩。分析認為這除了反映年輕人的客觀處境,更關乎他們的價值觀。

年輕人不滿不是近四個月的事。大家有沒有去聆聽、問候一下在身旁的年輕人,他們快樂嗎?很多人都急於表示他們懂,例如董建華,他判定是自己一手推行的通識教育出問題,解決方法是去大灣區發展;自己兩名兒子都在英美留學的梁美芬,好意思說香港教育沒有教年輕人品德,導致他們敵視國家!

大話講一千次不會變真理,既然和平示威遊行沒有用,因此訴諸激進,戴上口罩闖進立法會議事廳,在公眾地方破壞,在牆上留下一句又一句的不滿字句,期望其他國家支援,可以做的都做,可以試的都試,甚至有可能犯法,更以死明志……這難度不是絕望時不惜一切的表現?

抗爭運動以來,年輕人經常在網上說希望有一天,大家能除下面罩,放下頭盔,在煲底好好擁抱。微薇在想,我們身為香港一分子,在過去二十年,到底建設了一個怎樣的成長環境給下一代呢?上一代只看到對死物的暴力,但他們看到的卻是更暴力的扭曲制度。於是年輕人自決,希望置諸死地而後生,重新建構屬於他們的黃金年代。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59/MPW2659_B012-013_000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