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陳微薇專欄:有殺錯無放過

攝影:譚志榮

催淚彈、滲入化學毒物的藍水炮,每周不斷無節制地在社區狂放,上回談及危害市民健康,人猶如此,動物何以堪?生靈塗炭例子俯拾皆是:觀塘海濱長廊對開避風塘海面出現大量死魚,又有沿岸海面曾出現大面積染藍,有生物學者指或和這些化學武器毒素流入海面有關;元朗集會有雀鳥中彈而死、尖沙咀有白鴿為催淚彈傷眼,示威者幫忙沖水治療;不少寵物主指其動物出現呼吸管道問題,甚至死亡。

上述的還勉強算是誤中副車的例子,但受主動傷害的,則是香港警犬。上月多個動物保護組織及立法會議員到警察投訴科,投訴警員在多次示威行動中,帶同警犬在催淚煙四溢的環境中執勤,卻沒有給予任何裝備。有網民找出一戰的舊相作比較,指出當時上戰場的犬隻也有防護裝備,現在先進了一世紀的香港,警員自己就full gear,所謂拍檔則以真面目無遮無擋示人。

事實上,警犬於示威中執勤的角色何在?一般來說,警犬有不同任務,搜索及拯救─找尋疑犯或失蹤人士;追截和攻擊疑犯;搜尋犬負責找尋毒品、藥物,火藥或其他犯罪證據;還有一般的巡邏犬,主要負責看門、追蹤及保護警員免受襲擊。然而在示威現場,警犬根本做不到以上任何工作。因為以上針對疑犯的工作,都是有特定對象,而且對象通常是孔武有力。

香港警方和示威人士的武力強弱懸殊,曾有評論員比喻,根本就是一般市民和李嘉誠鬥財力。示威人士也從來無心亦無力主動攻擊警察,警員要警犬在場保護,簡直是天方夜譚。所以警犬的唯一作用就是想震懾示威者,然而示威人士以信念反抗,連死也不怕,又怎會怕警犬?反而警犬怕得現場肚瀉,令同情牠們的示威人士反過來爭取動物權益。

從事警犬訓練的加拿大人R. S. Eden聲稱催淚氣體對警犬沒有不良影響,指出狗比人類眼睛擁有超越十倍的眨眼能力,能在接觸毒物時,加倍眨眼以清除雜質;但本地香港動物報則反駁,Eden並非獸醫專業,也沒有在文章引述任何健康檢查追蹤數據證明其說法。反而美國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在2014年發表有關CS催淚氣體曝露程度指引的文件,當中提及曾經以狗隻研究致死劑量,並指出狗在兩日後慘死於呼吸衰竭。

雖然未有系統研究,但在2013年土耳其伊斯坦堡Gezi Park的連場集會示威,也可提供另一參考。當地一名獸醫在首三周做了粗略估計,指出僅僅於市中心的Taksim範圍,至少千隻雀鳥、六十隻貓及八隻狗因吸入過量催淚煙而死亡。當時接受訪問的賓夕法尼亞大學獸醫學院毒理學助理教授Lisa Murphy也指,催淚煙對鳥類和其他動物特別有毒。

警方與法律、醫護、學術、傳媒、消防等各個界別為敵,視示威者和街坊為次等生物,談動物權益可能真是陳義過高。但一如這個運動發展以來,示威人士都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以公義為原則。動物團體代表也表示,如警方一意孤行,他們會考慮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警方出動警犬。警察一直有殺錯無放過,可不要忘記世事往往物極必反,收手吧!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62/MPW2662_B014-015_000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