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陳微薇專欄:霜杯雪盞有價

15.11.2018
mpw2610_b018-020_000_crop

「有冇搞錯!」Celia望着手機脫口而出,然後打開給一眾同事看。照片是平平無奇的樽裝水,只見招紙用簡體字寫着「西藏冰川礦泉水」。Celia學生時代去過西藏旅行,本是她心目中的香格里拉,但自當地「發展經濟」後已不再回頭。Kevin瞄了一眼,說道:「哦,這個香港也有賣。上年我去英國睇波,門口有支持西藏的組織派傳單,要求球會中止同這間西藏水公司合作。」

微薇不買膠樽水,所以孤陋寡聞,從來不知西藏水的存在。上網才發現該公司在香港上市,前年正式在各大超市售賣產品。在訪問中,代理人居然大膽的指,西藏的形象是樸素的文化和環境,令人聯想到零污染,冰川水自然純淨零雜質,在香港有競爭力云云。看到這裏不禁暗暗為他擔心,西藏自古以來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此強調西藏的獨特,可有宣揚藏獨之嫌。

正所謂「大家都是中國人,不用分得那麼細」,微薇深信此水的品質,一如其他國貨,必定通過偉大祖國的嚴格標準,港人心領……神會。該公司又指他們「有限開發」,冰川水量大,用之不竭。另外又有媒體介紹,指他們不求爭逐最大市場佔有率,只「以高價令民眾珍惜每一滴珍貴的冰川水」。原來如此,香港的天價樓也是要港人珍惜居住空間啊!

滴水成金,西藏地方政府早在2014底已批出牌照予廿八間公司,製造膠樽水。不過,外國勢力總是看不過眼。英國《衞報》的報道指上述大部分公司都沒有提供環境評估,也沒有水資源保護、污染管制及如何回饋當地社區等的報告。而根據中國科學院的統計,過去三十年,青海西藏高原的冰川已消退15%,冰雪加速融化非常明顯。國際山地研究中心專家則指,若長遠喜馬拉雅山這座亞洲水塔乾枯,將影響亞洲五大河道──長江、印度河、湄公河、薩爾溫江和恆河,二十億人會缺乏飲用水。

再想想千里迢迢由西藏運水到香港,當中的碳排放又加劇暖化,還未計算難逃堆田命運的膠樽呢!在發達國家,飲膠樽水的人或許覺得「在我身後哪管他洪水滔天(應該改做滴水全無至啱)」,但膠樽水並不如眼見的純淨。獨立記者組織Orb Media委託Fredonia 紐約州立大學的科學家,化驗來自九個國家的膠樽水,今年3月發表報告,當中九成都含膠,每1公升的水平均有三百二十五顆微膠粒,來源主要是膠樽蓋。比起他們早前化驗的水喉水,膠粒多足足一倍。

所以若以「健康」理由買膠樽水,實是得不償失。其實天道循環,你人類派幾多膠予大自然,大自然也會有方法還給你。微膠粒無處不在,海鮮、水、食鹽,人類自食惡果。面對「絕膠」呼聲日高,歐盟上月以大比例通過禁膠草案──於2021年前禁用十種即棄塑膠品如棉花棒、膠碟、飲筒及攪拌棒等,另外又要求到2025年膠樽的回收量要達九成。

在香港,這種草案莫說要通過,連討論、甚至提出也無可能。來來去去,推出自願再自願計劃,制訂推薦又推薦的守則,蹉跎歲月。與其靠政府,還是靠民間的消費力量。大家可以選擇自帶水樽不買水,拒絕投資影響生態的企業。霜杯雪盞有得諗,生產商遂將水當鑽石賣,微薇只想說「什麼北極水、雪山水、冰湖水……不了,給我速速回水!」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