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陳微薇專欄:武肺與霧肺

攝影:譚志榮

武漢肺炎繼續感染世界,走筆之時,有警員證實確診,網上一片開香檳之聲,也有不少黑色幽默的嘲諷,其中一個將經典笑片對白「膊頭有花同我入嚟」改為「個肺有花同我入嚟」。肺花了是武漢肺炎徵狀,致命病毒在眼前,香港人的關注自然都在武肺,但微薇卻忘不了過去九個月來,前線抗爭者的「霧肺」。

上月中,中文大學化學系前講師鄺士山博士指,一名因催淚彈致肺部受傷的市民,已簽署拒絕急救意向書,並尋求紓緩治療,更準備死後捐贈遺體作教學之用。然而相關醫院卻表示沒有危急病人因催淚彈而肺部嚴重受傷。基於病人私隱,兩方也沒有交代更多細節。一如大量墜樓浮屍等個案,真相仍然困在迷霧中。不過早在去年十二月也有疑似案例,一名六十五歲的社運人士疑因吸入催淚煙以致心臟病去世,當時醫管局也澄清,無人因吸入催淚煙而死亡。

跟空氣污染一樣,要直接指控催淚煙殺人難過登天。前者雖然有大量證據指出其危害健康,但要說死因卻往往是各種癌症或心臟病;而後者更缺乏長期遺害的研究,可是大家卻不應因此忘記催淚彈的後遺症。上月環保團體綠惜地球持續跟進催淚彈「放題區」內受影響小學的情況,他們在校內土壤取樣,化驗有毒污染物。結果山埃及二噁英的濃度均高於中大及理大,但並無超出環保署的安全標準。

不過他們強調,二噁英是致癌物,難以分解,人吸收了便在身體內不斷累積。自反送中運動開始,半年內警方已發放一萬六千枚催淚彈,平均每日超過九十枚,根本就是戰爭。而且到今日,香港人還不知道中國製的催淚彈成分,所以無從估算長遠的健康風險。其實民間並無責任證明催淚彈不安全,反而是陳肇始及政府要證明TG安全。催淚煙不像武漢新冠肺炎,沒有馬上死亡的震撼,但其後遺症實是無可估量,香港已成白老鼠,微薇估計這方面的國際專家一定會追蹤研究。

同樣是催淚彈,法國政府在警暴指控的壓力下,於今年一月宣布停用裝有廿五克TNT炸藥的催淚彈GLI-F4。這款催淚彈會在受力當下或稍後引爆,原意是使示威人士分不清方向,但示威者若撿起來則會受重傷。法國是唯一使用這款催淚彈作人羣控制的歐洲國家。內政部長Christophe Castaner 更說,「由於警方是唯一可合法使用武力的單位,他們必須以合乎比例原則及受到規範的方式使用武力。」

如此賣口乖,當然是因為民主國家要接受人民監督,停用GLI-F4也是受壓下的小動作。至於「失敗國家」香港,警暴仍然未停,即使是抗議自己屋苑或附近成為隔離營也要硬食TG。去年十二月,香港藥劑師工會主席張尹思曾聯絡上委內瑞拉的催淚彈專家Monica Krauter,她駁斥陳肇始撐警方使用催淚彈有依足指引的安全論,並指化學武器控制組織表示,催淚彈雖屬非致命化學武器,但應禁止在民居、醫療、教育機構、商業區或人口稠密的地區附近使用,也不容許短距離直射示威者。香港卻樣樣做足,她直斥如此持續對無法保護自己的平民使用催淚彈,根本是犯罪行為。

武漢肺炎轉移了香港人的健康關注,但大家必須堅持要求政權公開中國產催淚彈的成分,因為當中的健康危害不容小覷,香港人不能忘記!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78/MPW2678_B012-013_000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