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陳微薇專欄:驚在瘟疫蔓延時

攝影:周耀恩

彭博的評論文章真厚道,只說香港出現失敗國家的徵兆,然而對大部分港人而言,特區政府管治已經完全失敗。面對比武漢肺炎更惡毒的「官狀病毒」,民怨沸騰,口罩靠民間自救。而由於對政權零信任,即使起初廁紙缺貨只是謠言,但澄清後也演變為搶盡一切清潔用品及糧食。超市貨架空空如也的照片,令香港人怵目驚心。

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風險管理與決策過程中心的共同總監Robert Meyer及 Howard Kunreuther在《鴕鳥政策:為什麼我們對災難的準備不足》一書中指,個人、羣體和機構往往忽視發生機會細但後果嚴重的事件,不願未雨綢繆去投資。背後的原因有六個──近視:在評估潛在利益時,傾向聚焦在短期成本考量;失憶症:忘記過去災難的教訓;樂觀:低估未來危害造成損失的可能;慣性:傾向維持現狀、不做不錯;簡化:在做出涉及風險的決定時,只選擇性地考慮一部分因素;羊羣效應:抄襲他人行為。

面對武漢肺炎,廢柴特府幾乎全中。沙士後本要起三座傳染病大樓,結果只有一座;醫療物資無準備足夠,完全沒有汲取沙士教訓;堅拒封關低估疫情;一棚高薪奴才只開記招當做事;任何決定只考慮北面主子的意願。面對無視香港人健康安全的偽政府,香港人自然高估疫情的風險。行為心理學的研究一早指出,對於特別印象深刻的危機,人類傾向高估,因此大家會擔心鯊魚咬死人多於車禍。

然而今次的恐慌除了是針對疫症,還再加上缺乏必需品的恐懼。起初大家都嘲笑盲搶貨的人,看了假新聞後瘋狂購買。吊詭的是,信謠言的人太多,貨物真的搶購一空。而由於沙士教訓,除了政府,香港人都嚴陣以待。沒有特別事情或為了節省口罩,大家都少出街,又多了在家煮食,每次出街甚至買定一周的民生用品。於是恐慌搶購加上需求增加,果然清空了貨架,令謠言彷彿變成現實。

曾是多倫多衞生官員的David McKeown 博士指,從來傳染病疫情和「恐慌疫情」是雙生兒,前者要醫生及科學家對付,後者靠的則是透明資訊。第一步是預估恐慌的來臨並直接講解,恐慌疫情的「藥方」是誠實及大量來自可靠來源的準確資訊。新加坡政府便做了示範,總理李顯龍特別發表抗疫聲明,坦誠告訴國民最新疫情及可能出現的更壞情況,但同時明確交代政府的部署、物資充足與否,並指出恐慌比病毒危害更大。

不過以新加坡作比較未免侮辱了人家,特區政府存在本身就是禍源,它發布的消息不盡不實,強制檢疫變自律,根本就是講大話。而傳媒一直追問的本地生產口罩數量、存貨、去向等,回覆一直唔清唔楚。更別說百萬人詛咒的林鄭,她每次出來就是態度挑釁,無能無信只會擴大恐慌。香港人現在都明白,只有靠自己。

面對恐慌,早期抗愛滋病的醫生及專業人員常說,教育是最好的疫苗。香港人可以做的,是只信賴可查證的資訊,不要幫忙傳播假新聞或誇張的帖文。假新聞愈少人share,恐慌的力度就會減少一分。不管是冠狀、官狀病毒還是恐慌,大家都要齊心抗疫!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76/MPW2676_B010-011_000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