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陳微薇專欄:雖微小但有用

(攝影:譚志榮)

過年了,但大部分港人心情依舊沉重,除了沒完沒了的警暴,現在還加上武漢不明肺炎。走筆之時,武漢感染人數停在五十九人,甚至有八人退燒出院,香港的懷疑個案則有三十八宗。港人仍嚴陣以待,無他,2003年的沙士慘痛教訓,大家不敢或忘。全城戴口罩、每天看着死亡個案上升的日子還歷歷在目。誰又可以確定中國不會再有隱瞞而禍延香港?

不過特區政權並不以市民健康作優先考慮,即使起初知悉疫情,還是掉以輕心(或怕得罪北大人?)沒有強制在關口檢查體溫。另外有醫院眼白白放走懷疑個案,當局表示當時未有法例強制隔離云云。政權緩急先後果然跟庶民不同,打壓示威要用緊急法,將新病納入法例則可以好整以暇。

然而六月債,還得快,當日禁蒙面的時候,坊間已討論傳染病感染風險。誰知三個月不到就出現疫症,這不知算不算上天給特區搧了一巴掌?在催淚彈一事上已屬專業失德的食衞局局長陳肇始,拒絕呼籲市民戴口罩,繼續以政治凌駕健康,香港人看在眼中,記在心裏。這種管治水平,大家又怎可以不抗爭下去?

微薇一直說,香港只靠公民社會。港人會相信傳媒監察疫情,而個人層面,最基本的就是戴口罩和勤洗手。這兩個看似微小的行為,卻是極之有用,尤其是後者。美國Rutgers大學食物科學教授Donald W. Schaffne指出,即使只用水快速洗手,也可以清除九成細菌,而若加上肥皂洗二十秒鐘則可以去除大約99%的細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2008年的估計,正確洗手可預防每年全球一百四十萬人死亡。

上月美國一個小學老師的實驗在當地社交媒體廣傳,Jaralee Metcalf為勸學生勤洗手,準備五片方包,第一片放過手提電腦上,第二片完全沒觸碰,第三片沒有洗手後觸摸,第四片是用肥皂和水清洗雙手後摸過,最後一片則是用酒精搓手液後觸摸。方包放在保鮮袋三至四星期,結果發現第一和第三片麵包,發霉情況非常嚴重,而第四片麵包卻沒有發霉,肉眼也可以看到洗手的重要。

但正如立法會議員也可以戴錯口罩,正確洗手也不是人人都懂。世界衛生組織建議正確的洗手方法,需要用清水和肥皂。過程是先用清水弄濕手,再用肥皂摩擦手掌、手背、手指間、指甲,然後用水沖,摩擦至少要有二十秒鐘,最後還必須使用抹手紙或乾淨的毛巾擦乾手。二十秒鐘,大約是唱兩次生日歌的時間。另外乾手一樣重要,《應用微生物學》期刊曾有研究指,手的濕潤度會影響病菌傳播,細菌更易在水中的狀態適應新環境。

正確洗手實在太重要,上月,加拿大安大略東部兒童醫院預防和控制感染計劃總監Nisha Thampi與同事將兒歌《打開蚊帳》改詞,換成洗手步驟。為了測試兒歌是否有效去除細菌,研究人員在兒童手上印熒光標記,在唱歌洗手後,標記真的明顯減少了。

不過要留意,過分以消毒洗手液洗手反而弄巧反拙,而且洗手後一掂其他東西,其實又會接觸細菌。也要緊記盡量避免以手接觸口鼻,因為呼吸道疾病第一步通常來自污染的手接觸面部。洗手雖然是一個微小的舉動,但只要勤力,效用甚大。這啟示若放諸於逆權運動,香港人只要在日常生活中抗爭如支持黃色經濟圈,哪怕微小,集合起來絕對有用!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72/MPW2672_B008-009_000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