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陳微薇專欄:惆悵還依舊

攝影:譚志榮

政權一直不解決問題,更繼續各種報復和清算,香港在新的一年,惆悵還依舊。公務員、中學教師、大學教授未查先停職,少年在公眾地方拍照遭警濫捕後屈襲警、義務中醫在大陸為國安所擄然後被嫖妓、還有無日無之出現的「無可疑」墮樓及浮屍,新聞比小說情節更荒誕。鬱悶的香港人只能「為問新愁,何事『日日』有」?

香港民意研究所在去年底發布《年終回顧前瞻》調查,指出市民在過去一年的快樂淨值為負38%,是自1992年有調查以來首現負值,為廿七年來最不快樂的一年;上月中,著名醫學期刊《刺針》發表港大醫學院的香港人精神健康研究,發現去年9至11月期間,每五個成人就有一個患有疑似抑鬱症或創傷後壓力症,患病率與經歷大型災難或恐怖襲擊的地區相似。研究推算,香港有二百四十萬人有抑鬱症狀,當中七十一萬人患疑似抑鬱症;二百萬人有創傷後壓力症症狀,八十一萬人患懷疑創傷後壓力症。

早在運動初期,醫護人員一直警告社會運動將引申出嚴重精神健康問題。政權可能認為示威人士個個患病求之不得,死活也不上心,更何況精神狀態?但這場疫症卻無分立場,親中派議員一樣指收到不少無法入睡或數個月無法出門的個案,也有警察家人擔心子女受校園欺凌。除了黃藍絲,最嚴重但又無人提的,其實是警察旳心理狀態。動輒受驚、容易激怒、情緒失控、反應過於激烈,這些都是創傷後壓力症的徵狀。過去七個多月的警暴不就證明全中嗎?

研究人員估算,運動衍生十四萬需要抑鬱症門診及三十六萬需要創傷後壓力症支援的成人,需要大幅增加精神健康支援服務。除了成人,運動中堅的年輕人同樣令人憂慮。精神健康諮詢委員會的調查發現,有14.7%年輕人出現抑鬱症主要症狀,對比其他國家如日韓的3%至4%,情況嚴峻。

但港大研究發現,近半受訪者都不打算尋求專業協助,而兩成多的懷疑創傷後壓力症受訪者更指,不求助是擔心私隱曝露。信不過政權,因而令公共系統的醫患失去互信。微薇一直說,政權無心無力,香港人只能靠自己和公民社會。運動以來,香港不少優秀的醫護人員組成志願團隊協助需要幫助的示威人士,港人也有到海外尋求協助。疑似患者,還是要找專業人員。

至於近三分一人口出現抑鬱症狀,隨時是自己或朋友家人。大家可以做的,除了曾經談及的減少上網看相關新聞放空,做運動也可以抗抑鬱。去年11月,麻省總醫院(MGH)哈佛研究人員的一項新研究顯示,即使面對遺傳風險很高的人,做運動也可以大大降低患抑鬱症的機率。只要每周做三小時運動,患上抑鬱的風險已經比完全不動減少,而且運動劇烈與否無關重要,跑步、瑜伽或步行皆可。若每日再多做額外半小時的運動,風險會再降低17%。

運動以來的手足情誼,營造了一個個小社區,留意身邊人的情緒,大家互相扶持,也有助抗抑鬱。由黃色經濟圈引申的良心經濟圈,除了金錢,也發揮互助功能,義賣、回饋等等行為可以互相鼓勵。這一年的挑戰才剛開始,面對新「愁」舊恨,要學習共存。全球人均預期壽命最長的香港人,我們就做最擅長的,和政權抗爭鬥長命!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74/MPW2674_B006-007_000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