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陳微薇專欄:全球遍地開花

%e8%96%87

如果說今年6月是逆權運動第一波反送中,那7月的第二波應該是反警暴。林鄭撒手不管,香港進入半無政府狀態,任由前線警察「自由發揮」,結果幾個周末下來,撐警的暴徒打人,卻有差人保護及放走;示威者沒有主動攻擊,卻是棍棍打頭,狂噴胡椒,連記者議員也照打。

黑警問題不是香港獨有,就在上月法國有紀錄以來最熱的一天,示威者佔領巴黎的一條橋,要求政府馬上應對氣候變化。然而就在環保人士和平靜坐的時候,有警察手持催淚水,對正示威人士眼睛狂射。施暴的短片在網上瘋傳,震驚法國人及政界。但不同的是,法國內政部長Christophe Castaner馬上下令調查,先不論是否只是門面工夫,但官員敢出來回應,為事件降溫之餘,其實也是保障警察整體的名聲。

氣候變化是一個大問題,實實在在、每分每秒都在影響地球上每一個生命。根據《金融時報》的報道,2018年是碳排放量創紀錄的一年。雖然風能和太陽能的使用量出現了兩位數的增長,但可再生能源仍然僅佔全球能源消耗的13%。殘酷的事實是,減排將會帶來痛苦。以美國為例,除非實行服裝配給,把食牛肉和坐飛機變成每年一次的奢侈活動、徵收高碳稅、禁止煤碳開採,美國就能快速實現碳中和。但莫說這種會令經濟衰退的重藥,一些較大膽但會打破現狀的做法,政客也會避之則吉。

於是年輕人索性走上街頭,正式向世界和成年人宣戰。學生的訴求很清晰:由於政府和成年人的無能和自私自利,近百年來只着眼經濟發展而無視發展對環境的破壞,摧毀了本應屬於下一代的未來和生態環境。大人種下的禍,後果卻要由年輕人和未來的世代去承擔。除非政府願意馬上採取行動,阻止氣候變化,否則這逾百萬的學生和年輕人只會繼續使用公民抗命的方式,持續罷課作長期抗爭。

是什麼驅使學生身水身汗不斷地走上街頭?真的只是貪玩不想上學?答案是年輕人對其居住城市和地球的愛,以及由大人的無能和不負責任所激起的憤怒。

在香港,本屆政府每天都把「聆聽年輕人的聲音」放在口邊。近年成立了青年發展委員會並推出「青年委員自薦計劃」,招募年輕人加入不同的諮詢委員會。但心水清的人會發現,所謂的青年發展委員會,竟是由年近七十歲的張建宗「伯伯」擔任主席,以及離地到可笑的劉鳴煒擔任副主席。這就是香港政府與年輕人同行的方法:成立委員會,精心挑選幾位「年輕才俊」進入他們的小圈子,完。

瑞典女孩Greta Thunberg剛獲得由國際特赦組織所頒發的「良心大使獎」,表揚她在帶領整個年輕世代關注氣候變化上的努力和成就。Greta做的,是以她微弱的聲線和不放棄的信念感動了無數人,喚醒了一整代年輕人的良心,「煽惑」學生選擇以大人口中「激進」的方式──罷課遊行去表態;林鄭月娥說的WeConnect,十六歲的Greta成功做到了。

大人、政府高官,你也許可以無視一個小女孩,但你們不可能無視一整代覺醒了的年輕人。一個簡單的道理,如果工作做得好,有虛心聆聽和正視民意,沒有選擇把問題拖延或以警察做棋子,年輕人才不願放棄玩樂,走上街頭。否則,新一代的抗爭,只會全球遍地開花。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7/-1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