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陳微薇專欄:牢籠中的白老鼠

1957
攝影:譚志榮

上月底,沒有委任證、蒙着面的武裝暴徒又再大肆濫暴濫捕。黃埔首嘗催淚彈,九龍城區「開齋」,十八區現在只剩下離島區未蒙難。過去五個月,警方已發射超過五千枚催淚彈,香港幾乎每周都有催淚彈放題。中文大學與英國牛津大學合辦的「災害與人道救援研究所」所長陳英凝,上月聯同多名學者在著名醫學期刊《刺針》發表評論文章,指出催淚彈的健康危害,並促請政府檢視是否適合繼續下去。

文章指出,香港炎熱及濕度高,警方在港鐵站等密封空間用催淚彈,可令人長時間吸入高濃度的催淚氣體。警方亦在黃大仙、觀塘及深水埗人口密集及多長者的住宅區施放,受影響的市民要自行找方法清潔;官方沒有帶頭處理污染,又缺乏健康指引。最後他們呼籲政府投放資源,以監測長遠的健康及環境影響。

可惜如此客觀科學的陳述,根本是對牛彈琴。高官眼中只有政治正確,哪管公共健康?食衞局局長陳肇始只是九唔搭八地反駁,空氣監測的數據並無異常。但其實這些名為催淚氣體的物質,根本是粉末。而香港的空氣監測一直為人詬病,固定監測站只有十六個,而當中有十三個是一般監測站,離地極高,連路邊廢氣都測不了,更莫說兜口兜面施放的催淚彈。

她又狡辯在市民查詢時有發出指引,清潔工也有事後在公共地方清潔。然而關鍵是當局根本從無關心市民死活,平日連食糖食鹽都主動搞大龍鳳,如此健康大事卻完全無影,更大剌剌一副你死你事,私人地方受影響?那就貴客自理!至於長期健康監測,無人性的政權也未至於蠢到搬石頭砸自己腳,自然避而不談。

正如論文所言,有關催淚彈健康危害的文獻,多集中在即時及短時間內的影響,長遠的影響數據則付之闕如。研究催淚彈超過十年的美國杜克大學麻醉學教授Sven-Eric Jordt指,與其說是催淚彈,他認為更貼切形容應是「催痛彈」,因為它直接激活人體所有疼痛感應。而在阿拉伯之春的社會運動期間,有報告指大量孕婦在接觸催淚氣體後流產,但除了是因為當中的化學物質,也可能包括催淚彈帶來的驚嚇和心理壓力。

另一催淚彈權威「人權醫師」成員、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公共衞生科學家Rohini Haar則曾研究巴勒斯坦的西岸。她曾向當地兩個難民營的居民作追蹤調查,不少受訪人士皆表示有長期呼吸困難、皮膚紅疹及疼痛,認為是每周的催淚彈所致。她又表示有證據顯示催淚彈可以引起情緒創傷,帶來長遠影響。

她指出自研究以來,幾乎未見過催淚彈可以有效驅散人羣。反而愈來愈發現施放催淚彈只會引起恐慌和混亂,在密集地方更容易人踩人。Jordt也認為催淚彈只招來悲憤和更大暴力,如以汽油彈還擊。他們說的,都一一應驗在香港,包括中信事件及暴力升級後的「火魔法」。微薇記得8月時,已有醫護走出來,說不希望香港成為研究催淚彈的權威。如今看來,整個香港已籠罩在一片催淚迷霧中,變成實驗場。香港人,不管是藍是黃,皆淪為白老鼠。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61/MPW2661_B016-017_000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