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藝術・一故事】陳偉霖:我望你望我 已是一種藝術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一藝術・一故事】陳偉霖:我望你望我 已是一種藝術

問陳偉霖可否分享喜愛的藝術,他說好。轉過頭,他說其實沒有。不是沒有好的藝術,而是他從不覺得要去從別人的藝術或某某藝術家換取生活的藝術。「我就是藝術。」

我不需要金句

他自小有個習慣,翻開一本書前總看看書的簡介,然後猜想作者要說什麼,「讀到一半,發覺我都估到作者要說什麼,那我為什麼要讀下去?」如果猜不中、想法南轅北轍呢?「即是我們的價值觀不同,而他又說服不到我,那我又為何讀?久而久之,我發覺原來自己的想法是如此鞏固。」所以他最討厭金句,什麼莎士比亞至理名言,某某大作家的警世看法,他無動於中。

「你選擇去翻開那本書,投進那個世界,但其實到最後你總是要『搵返』你自己出來。」這個最後找到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藝術。

他全身斑點恍如圖騰,無人不記得。他喜歡自己這樣的獨特,但再有趣的是,他是因為這個「得天獨厚」,才更加明白原來藝術很闊。「坐地鐵,同行乘客一定會好奇的凝視我,即使他們刻意迴避,我總從玻璃的倒影看見他不時繼續望我。這種充滿無知又實驗性的瀏覽是一種很藝術性的行為。如果我胸口有個鏡頭,能錄下所有人怎樣看我的眼神,便是由我自己的生活經驗而來的藝術作品。」

關於死亡的對話

他不愛別人的金句,創作一套獨有的金句,過去都在著作、時裝品牌、音樂會、在生喪禮展現出來:「你說今日唔知聽日事,我說今日唔知今晚事」、「無人應該被遺棄」等等--所以他叫自己William Outcast(被驅逐遺棄的人) Chan。「其實每個人都是藝術家,但你要如何成為藝術家?就是留意自己多一點。首先留意自己的身體--我覺得自己的斑點很美。也不要期待別人啟發你,根本你所有想法一早存在,只是你平時不愛想,不去想,沒有去領會。自己的價值觀才是令我們成為藝術家的最大原因。」誰曾說過,自我啟蒙是人生最浪漫的一件事。指望自己,別老是將自己寄託於別人。

他最近成立機構「死嘢」,每日每夜收到無數想自殺的人的訊息,然後他會和他們展開對話。但注意,他們不是求救,William也不是要營救。只是自小被警告隨時死亡的他,一直對生死有看法,故要把這種價值觀以一種藝術途徑帶到生活層面。成立機構,和想死的人傾計,關於死亡的對話就是他的最近藝術作品。譬如是,有人說想自殺,他匆匆回了一句,一半心神仍然放在未開糊的麻將上,「你等等我,我打了兩圈都未開到糊⋯⋯我知你有難關,但我要令自己開心先可以令你開心,而我面前的難關是食糊。」

Profile:

一出生患有皮膚癌,滿身生滿黑色素瘤,辦過葬禮,出過書,最近成立「死嘢」,專注改變死亡文化的慈善機構。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7/07/sa-f-da-f-da-d-f-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