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昇╳阿正 對談(上)】搞笑最重要的原則,是要好心地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笑死siu4:Laugh Die lol 搞笑的力量

【東方昇╳阿正 對談(上)】搞笑最重要的原則,是要好心地

dialog

如果要數近幾年本地搞笑之人,相信東方昇和阿正絕對榜上有名。一個是拍網片到處挑戰極限的癲佬,另一個則由一個人去影婚紗相到化身派膠痴女,二人同樣大癲大廢,笑料百出,從網絡、電台、電視,甚至舞台劇,都有他們的身影和笑聲。

東方昇甚至形容阿正是「女版東方昇」,皆因他認為都是醜化自己來博人一笑!不過他更欣賞她是很堅持的女生,經過難辛終於圓夢成為電台DJ。

至於在阿正眼中,癲喪的東方昇其實是一個搞笑得嚟、底蘊相當認真的人,每次搞笑背後都是有訊息想帶給觀眾。

兩位搞笑之人曾合作過兩次,今次首度對談,分享搞笑幽默的創作經驗和心聲,像幕後的不同面向、搞笑最重要的準則等等。瘋癲背後,他人看不穿的又有幾多?

明:《明周》
東:東方昇
正:阿正

搞笑藝人的另一面

明:為何你們想做搞笑創作?

東:我是真心知道自己不是靚仔。有時有些幕前最尷尬的是,他唔靚仔,但要扮好靚仔。我睇到都打晒冷震。所以我心想,如果我做,惟有做搞笑角色,醜化自己,觀眾才喜歡。

正:我又不是特地揀選行搞笑路線。可能是由小到大的性格使然。如果你問我,其實鏡頭前和鏡頭後的我,有很高的百分比是相近的。因為我本身為人都是開朗的,我覺得開心令人舒服一點。我在朋友間都慣了做這個角色,就自然而然地做,又覺得令大家開心是一件好事。

東:我就相反的。我私底下是非常靜。因為我思考上是幽默的,我平時是很冷靜的。但我回想我訓練自己幽默,是因為以前讀不成書,唯一的成功感就是在同學面前講笑話。

正:你應該是十分受同學仔歡迎的一類人吧!男生會很喜歡吧?

東:還可以的。女生就不喜歡我了!哈哈!女生會覺得這些男生很多嘴、口花花、扮搞笑。

正:但我猜在男生之間你是十分受歡迎,大家圍在一起時,你好像什麼話題都能談到。不過我自己都覺得你是一個很認真的人。

東:那麼女生呢?你是否常和女生有話題?因為你是男仔性格吖嘛!

正:我是男仔性格嗎?其實我是很少女心的!我覺得這點是世界對我太多誤解!因為我在鏡頭前,經常痴戀男生,哎哎喲那些,我現實中反而完全相反囉!

東:不會主動姣那些男生的?

正:不會不會。

東:難為了!

正:難為我還是難為那些男生?

東:都難為大家啦!

正:現實中我是十分「鵪鶉」。拍拖、結識異性我都是「鵪鶉」的。但可能在鏡頭前,如果我表演這樣東西(痴女),大家高興的話,我可以做出來。

東:所以某程度上,大家覺得我們比較搞笑啦,人前人後都如此情緒高漲,但實質又未必,因為有時都是表演來的,為了觀眾而做某些事。但某程度又是我們的性格一部分。

正:我和你合作過兩次,有一點我想說很久,就是我好希望可以和你一齊度嘢!因為我覺得度嘢的你和度嘢的我應該又是很不同的面向。

東:度嘢的你是怎樣呢?

正:都是那些會愁雲慘霧,好緊張、好高壓的狀態。我私底下是緊張派來的。幕前好像很chill,開朗是不變的,但一構思創作就會想很多。

東:我度嘢是講晒粗口!當釋懷之後、度到呢,就好high ! Present時就好興奮,但構思時好痛苦。

正:我有少少期待見到這一幕的東方昇。

東:但我覺得認真度嘢時的我應該吸引一點。

正:可能會覺得好charm喎!我都覺得你是認真的人。之前和你合作的時候,你本身是做幕前演出,一cut機,就會⋯⋯(擺出沉思的模樣)因為你要兼任導演,會叫同事過來⋯⋯

東:「阿邊個邊個,你頭先唔應該咁講!」

正:對呀對呀!是這樣的模樣!我見過你這種未錄影的狀態,原來有這一面啦!

東方昇和阿正合作次數不多,但是對幽默搞笑有很多類似的想法。
東方昇和阿正合作次數不多,但是對幽默搞笑有很多類似的想法。

明:那麼在創作和幕前演出方面,你們在不同平台媒介,包括網絡、電台、電視,甚至talk show,如何度搞笑位?怎樣和觀眾的互動?

正:對於我來說,可以分兩類。一個是我孭住一個角色去做,一個是做自己的。電台又好,拍綜藝又好,基本上其實都是做回自己。因為那件事最重要、最核心的是你用自己的性格去吸引大家。大家喜歡聽一個電台節目,同一個主題,為何由不同人說,會有不同效果,或者為何只是喜歡某一個人講,因為是「那個人」去講。所以電台和綜藝節目,對於我來說,是把我一些特點發大來做的平台。但近一、兩年多了一些飾演不同角色的演出機會,就會發覺要搣甩原本的自己就很困難,很難投入。

東:因為我們這些叫「本色演員」。本色就好吸引,但如果冇咗自己去做一個角色就好困難。

正:會尷尬的!我試過去試鏡,對方要我扮演大家閨秀,但不是搞笑的大家閨秀。

東:是呀,我們會用搞笑去演繹了!

正:我試鏡完,導演說你根本不信自己是大家閨秀。這一樣對我來說是目前最棘手的地方。所以我做電台或者綜藝,所謂笑料都是來自自己。

東:而為何我演出如此誇張,放到那麼大⋯⋯我都做過電台啦,又是錄聲那種。其實以前聽收音機都感覺到,當是森美大哥錄VO(旁白),尤其是廣告,聽得出他不是坐定定去錄,一定做埋動作,那感染力才感染到你,聽他的聲音都覺得澎湃。所以我學到這一點後,變相我做電台錄VO都是好誇張。到了我去做網絡創作或影像,我都是這麼誇張。而且我是第一代拍網片的人,以前人們拍電影,像梁朝偉那些,熒幕咁大,一個眼神郁少少就已經電到好勁啦!但因為我們(網片)在一部電話裏面,郁咁少鬼睇到你咩!而且人們看網片的時候,可能是搭車時,環境很嘈吵,一定抓住他們的注意力,就演變到我拍網片都要這麼誇張。舞台劇就更加啦,在舞台上對着三千多人,更加要放到好大。

正:我也做過一次舞台劇。如果要談論不同平台,我會享受那些即刻有反應的感覺。我做過一個舞台劇,叫《最好的時光》,都是做一個搞笑的角色。一聽到有人笑,哈哈拍晒手,整個人的能量都會立即上晒嚟!

東:因為你和我都是平時對着錄影機做呢,沒有反應嘛。

正:電台現在好一點,因為聽眾會Telegram、留言,但都是看不到(現場)即時反應。

東:你都上過頒獎禮之類,其實即時反應是high好多。所以多數我上台前會好驚,不知觀眾有什麼反應,但一上到台,是high到好期望有下一次再上去!

正:是的,我想是我們天生的表演欲?

東:那些腎上腺素飆升到好高!

正:是一個快樂的泉源!

+1

搞笑最重要的準則是⋯⋯

明:熱愛表演創作的你們,有哪些搞笑或幽默感的準則?

東:之前我不太覺,但隨着年紀大,我發覺搞笑有個準則很重要,但很多人不太知道,就是要好心地。

正:啊!這點我都想講呀!

東:因為搞笑對我來說,是好簡單。或者你看到坊間很多人在網絡上都嘗試搞笑,其實好簡單,咪口賤囉,取笑別人的缺點。但口賤和幽默是兩回事。口賤就是賤,是黑心。幽默是當你講別人的缺點,要知道對方不介意,令到那樣東西變成好笑。這是我近年看其他人時,發現很多人都不知道的。像Will Smith在奧斯卡頒獎禮那次,主持以他老婆來開玩笑,被人打一巴。我分析是,可能主持講Will Smith是沒有問題的,他自己本身是幽默喜劇演員,但講他老婆就嬲啦。所以我覺得主持開玩笑的尺度拿揑得不好。

正:這點我是非常之同意。不論是幽默,或者做電台,好心地是至今為止對我來說是一個最大的原則。好多時候,如果有些不幸的事可以拿來開玩笑,通常都是自嘲。我平時的所謂笑料,十居其九都是來自自己日常生活,可能是好小事,但加多了自己的說話技巧,發大來說,變成好好笑,但最後笑的都是自己。我沒有所謂而已,但如果那件事是發生在某個人身上,你去取笑他呢,對於他來說可能是傷害,除非他不介意,一齊玩,那就不同啦。很多笑的東西都是由不幸開始。

東:而且自嘲是最高層次。嘲笑別人是好衰啦,但笑自己,觀眾見到你這樣笑自己,某程度上是我們接受了自己的短處,其實教導了別人,人生很痛苦,你懂得接受自己的痛苦,有啟發,反而會開心些。

正:這點講得好啱,好鍾意好心地這點。

東:以我做節目為例,我之前《國家級任務》多數都是玩自己。因為不玩自己、玩同事,我變了一個衰人呀!別人會覺得為何東方昇那麼差,玩弄別人。雖然同事都有共識,是喜劇效果,但觀眾會覺得:「你咁衰嘅?」之前有個例子,我和Dickson(毛記電視藝人)夾好,因為疫情(關閉髮型屋),不能剪頭髮,Dickson提議由我幫他剷青。但當觀眾見到我剷光他的頭髮,以為我玩弄他。其實某程度是大家很有同理心,站在Dickson的角度,覺得他很慘,被東方昇這樣剷頭髮。但其實是我們商量好的喜劇效果。所以多數玩自己是最安全,一放在別人身上呢⋯⋯他們(觀眾)不明白這個創作概念,這都尷尬的。

正:我明白你的意思。因為我現在的電台節目(《Bad Girl佬》),是和我的好朋友Elsie一起做拍檔。本身開咪前討論過,因為始終Elsie對於電台界別來說很新,我要帶着她,可能她一講錯,像她中文不知為何經常說錯成語,我就會笑她。大家決定好上下靶位,但是觀眾會覺得我是老海鮮囉,為何欺負新人,連朋友都鬧。我又好難解釋⋯⋯我覺得(觀眾)聽得明就是同一個channel,不同channel是很難解釋的。

東:但對我們來說,那個傷害幾大。就算森美小儀,隔了這麼久大家都覺得森美很霸道,經常玩小儀。其實根本是組合、上靶下靶的默契。所以,有苦難言啦。

正:未至於好慘的。不過我覺得有樣很好的,就是除了搞笑之外,我和你剛好都有些東西拉回平衡。譬如你做《圍爐取戀》,你會和別人講一些很真心的建議。可能我們現在多了不同系列或表演,給大家看到我們其實除了玩樂、搞笑,整蠱人或整蠱自己,我們都有真心的時刻,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我本身覺得,我純搞笑咪得囉,原來唔得㗎!有時做電台,我要想題目,想到好笑的,當然說好笑的。但想不出趣事的那天,我真的有些真心的分享,可能有人覺得突然變得那麼悶,或者大條道理。但我又會想,其實一個人是很立體。除了說笑話,其實阿正呢,都會有真心和你傾偈的一面。替自己做個平衡也好,對聽眾都是一個平衡,我覺得這點好重要。

東:我會這樣看,我們平時搞笑,很有喜劇效果,當我們講真心話呢,那個力量是更加大,是那個對比!所以之前我《國家級任務》去英國,和移民英國的香港人溝通,我真的被感動,有一刻諗,喊唔喊好呢?我都選擇不要理會鏡頭了,因為那一刻是真誠的。而大家覺得ok的,你平時咁high,咁幽默,無啦啦喊,他們會感受到是你真實的感覺。

下篇待續

PROFILE

王嘉偉,藝名為「東方昇」,活躍於網絡平台「毛記電視」演出,以染血白頭巾的演出造型為人熟悉。現為毛記電視節目部總監,曾主持節目包括《六點半左右新聞報道》、《國家級任務》、《圍爐取戀》等,曾開辦個人騷《東方昇特異功能救香港》,並著有遊記《北韓包膠》。

黃正宜,藝名為「阿正」,商業電台叱咤903 DJ,曾主持節目包括《一位呀唔該》、《韓曜日》、《Bad Girl佬》。曾參演電視綜藝節目《膠戰》系列、《GO !執!事務所》等,擔任主持。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笑死siu4:Laugh Die lol 搞笑的力量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