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漫畫家阿塗:七年了 畫還是不畫 我也有掙扎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時事漫畫家阿塗:七年了 畫還是不畫 我也有掙扎

22.07.2020
劉玉梅 網上圖片

阿塗畫了時事漫畫七年,與香港同步,經歷了不少高低和變化,曾在《新假期》《藝文青》和《明周文化》等發表漫畫作品,目前仍在Yahoo!發表作品。儘管對很多人來說,日子漸漸艱難,但他依然想透過畫作告訴所有人,還有人與你一起走下去。

六月三十日晚上十一時,不少人盯着手機屏幕,一行行地讀着《國安法》全文。觸犯法律的陰霾揮之不去,新法實施,走在社會前緣的政治漫畫家,也不得不增添顧慮。

阿塗畫了時事漫畫七年,第一次畫時事漫畫,緣於二○一三年被稱為「網絡廿三條」的版權修定條例重新諮詢,作為高登仔的他和其他「巴打絲打」組織起來關注事件,期間,他開始用漫畫這種創作形式表達意見。此後七年,縱使遇上出版社審查、創作低潮,或是如今面對更大的掙扎,他還是選擇畫下去……

有插畫家發起繪圖聲援行動,以「畫一個已死的自己……表達(網絡)23條通過後,很多創作人也會死」為題。圖為阿塗當時畫作。
有插畫家發起繪圖聲援行動,以「畫一個已死的自己……表達(網絡)23條通過後,很多創作人也會死」為題。圖為阿塗當時畫作。

艱難的路上 創作可以治癒

早一個月看過阿塗有份參展的「我哋重未 _____ 」展覽,跟他談起過去一年的創作歷程。這一年,世局紛亂,他反而認為,這是很有盼望的一年。他看到很多人在絕望中互相支持,而這正是希望之所在。他承認,自己也會出現無力感,但透過創作,他可以抵消這種無力感。他覺得漫畫家站在一個為羣眾發聲的位置上,有責任繼續發揮影響力,「『要人呀要人呀』, 那我就去那個位置囉。」

有人可能會懷疑,在前所未見的大時代進行藝術創作,好像沒甚用處,但阿塗在不斷作畫的過程之中,漸漸發現創作能夠連結大家,帶給大家微妙的觸動,從而帶來影響。他以剛舉辦的展覧為例,「大家可能覺得絕望,但看見到一班人還在創作,又看見還有這麼多人和你一起看,你就會感受到,在如此艱辛的路上,有人陪着你你一起走。我覺得這是一種勉勵,能幫助大家思考如何面對前路。」這年,除了一貫諷刺時弊的作品,他嘗試創作更多治癒性的作品,希望幫助大家撫平社會創傷之餘,同時也幫助自己治癒本身的情緒。

痛心來自身邊人的好言相勸

最近,另一漫畫家Cuson在訪問中提到自己可能會一直「縮」,甚至不再畫政治題材。阿塗亦承認收過朋友的私人短訊,勸他在《國安法》通過後少畫一點。在作品中看似無所畏懼的阿塗,不諱言內心的顧慮。相約他談訪,坐在遠離人煙的咖啡廳,他眼中彷彿多了一份迷惘與失落。他坦然道出最近的掙扎:「當中的害怕,在於我在做跟以前沒兩樣的事,但感覺會愈來愈危險。」而讓他最痛心的,其實並非法例實施,而是身邊的人開始叫他不要走得這麼前。

「我覺得二○一九年有希望,是因為有同路人。但我突然意識到隨着法例通過,很多同路人選擇後退,他們不是離開,但他們後退了幾步,就會突然讓我一個人站在最前面,有種被遺棄的感覺。理性上知道大家有各自的顧慮,但感性上我會感覺很差,會覺得為何我要站在前面,而你們卻走了。」有一段時間,他自感孤獨地面對這一切,思前想後,無法排遣,最後找來同是畫漫畫的朋友傾訴。朋友告訴他,他們仍會用自己的方式繼續創作下去,他內心的鬱結才得到舒緩。

冷漠是最大的殺傷

但話說回頭,阿塗創作的最低潮原來並非當下,而是二○一七年。那時傘運後的無力感浮現,立法會議員被DQ(消取資格),他覺得是件很大的事,但相對的反響卻沒有很大。「這是香港無力感最重的一年,你畫時事漫畫也沒人理你,甚至連我自己也不想看這麼多新聞。人心的麻木和冷漠非常恐怖!」

一幅政治諷刺漫畫,表面上看,不過是線條和色塊構成的圖畫,但是要畫出有感覺的作品,往往要揪出內心對事件的悲憤,再把負面情緒轉嬉笑形式呈現,矛盾的情緒幾度轉化,最後才能化為筆桿裏的墨水。作品完成,讀者一翻而過,但作者早已受到嚴重的「內傷」。他嘆道:「長時間接收負面情緒,又覺得沒出路,這就是為何畫時事漫畫會傷身的原因。」那段時期,撇除定期的專欄作品,他不由自主減少了創作時事漫畫。更無奈的是,曾經在傘運期間並肩而行的創作人因為各種原因陸續離隊。

阿塗說:「我做創作,是告訴大家我還在這裏,還未死,還有同路人跟你一起走。」
阿塗說:「我做創作,是告訴大家我還在這裏,還未死,還有同路人跟你一起走。」

最應該恐懼的是恐懼本身

他當然有很多理由放棄,尤其是當身邊的人紛紛退下火綫的時候,但是,他告訴自己不要輕言放棄創作。其中一件讓他無法放下的事情,發生在二○一六年。那一年,他毫無心理準備遇到出版社的審查。他正籌備出版一本結集,出版社突然告知需要抽起畫有國旗及區徽的部分方可出版,因為法律顧問指有機會觸犯法例。根據他之前的出版經驗,這種針對個別具體影像的審查從未出現過。起初他還是不以為然,因負責編輯只以輕描淡寫的語氣告訴他,只要抽起數頁就沒有問題了。但轉念細想,他卻覺得這違背了他創作的原則,對他來說是一樁大事。「那天掙扎了很久,究竟我是否要協妥? 」他問自己,當初為何畫時事漫畫,又問如果自己因此妥協,以後的人是否也會因為這個先例而妥協?他決定另覓出版社。打從那一次,他暗暗決定,自己一定要盡可能堅持。他認為:「做創作唯一需要自我審查的,是作品是否出自真心。」

留港創作 藉畫畫與你同行

他相信,我們要看到強烈的影像,才會知道自己真正想爭取的是什麼,而政治對創作的限制和恐怖,「不是源自所立的法例,而是來自人們恐懼本身。」

儘管身邊不少人都打算移民台灣,但阿塗覺得自己在香港土生土長,留在這裏創作,才能「貼地」,才能呈現出香港人的情緒和感受。他謙稱自己沒什麼其他技能,「退無可退」也是令他能堅持創作的原因。

他想透過畫作告訴大家,儘管日子艱難,還有人與你一起走下去。

想看阿塗更多作品:https://bit.ly/32JFvzu

Profile

阿塗,時事漫畫家,曾於時事雜誌擔任平面設計。後來在網上發表的「高登神獸卡」,一舉成名。二○一四年放棄全職工作,全身投入漫畫創作,作品包括推廣廣東話文化的《圖解廣東話》漫畫集。

劉玉梅 網上圖片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7/m200622-salads002-2020072209352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