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說四十年光影路 導演關錦鵬:選擇繼續在香港拍下去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訴說四十年光影路 導演關錦鵬:選擇繼續在香港拍下去

08.04.2021
香港國際電影節提供
167292533_10159798059927526_8184731577586049030_n

這星期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了《阮玲玉》修復導演版,導演兼是屆「焦點影人」關錦鵬出席映後座談,細數近四十年的光影路。

關錦鵬憶起當年在海運戲院作兩個半小時的電影首映,很多人衝着張曼玉得到柏林影后的消息而來。放映中途戲院傳來此起彼落的「霹靂啪啦」聲,原來是因為舊式戲院座椅在觀眾站起時,合起而發出聲響,不少人未看完就離場,因此公映的版本剪短了。今天放回導演版,落幕時卻是掌聲雷動。主持林奕華回話:「好的電影,就是經得起時間考驗。」

168443654_10159798063557526_3857551420766682297_n

《胭脂扣》的一段插曲

關錦鵬當初是深得多位新浪潮導演器重的副導演,1985年首次執導,處女作《女人心》票房不俗,此後繼續拍攝了多部甚獲好評的電影,如《胭脂扣》、《愈快樂愈墮落》、 《藍宇》等。林奕華在席上羅列一眾曾與關錦鵬合作的女星,問哪位與他性格最相近。他思量片刻回答是梅艷芳,因着她感性強過理性,還有讓男生也自愧不如的義氣,以及她那讓他着迷的頹廢。

《地下情》,1986
《地下情》,1986

關錦鵬的不少電影有一種頹廢的美,林奕華追問他本人是怎樣的「頹廢」,他娓娓說起當年拍攝《胭脂扣》的一段插曲。當時電影的投資者兼監製成龍,指看此戲時會「恰眼訓」,希望能加入娛樂性的元素,如捉鬼情節,公司當時打算背着他剪片。其時原著作者李碧華,為他護航至剪接室,他致電予陳自強說:「錢是你們出的,當然你們喜歡怎樣也可以。但你們補一格菲林,就麻煩把我導演名拿走。」他笑言其實這次「頹」,起不了什麼作用,是一星期後公佈電影在金馬獎有六項提名,公司最終才按兵不動。林奕華稱那麼他比《阮玲玉》中的導演蔡楚生真的要被剪片好,關錦鵬馬上說:「我們以後分分鐘要面對要剪片。」說的是現時社會氣候的轉變。

《胭脂扣》,1987
《胭脂扣》,1987

讓導演最安心的地方

談到導演的安全感,關錦鵬提到讓他感到最安全的地方,一是戲院,二是在現場拍戲時,所有演員、工作人員均很清楚自己要做什麼。坐在攝影機後,叫喊roll及cut時,感覺就在被在場所有人保護着。導演的安全感,正正來自與演員之間的信任,以及與工作人員的默契。

《阮玲玉》,1991
《阮玲玉》,1991

常有人以荷里活George Cukor,形容關錦鵬很會拍攝女明星。關錦鵬認為跟演員之間的信任很重要,他覺得《紅玫瑰白玫瑰》中的葉玉卿,最把自己很放心地交上了給他,在造型上沒有怎樣過問,甚至有一幕看到第三點,事後也沒有怎樣問。同志電影《藍宇》的兩位演員劉燁、胡軍,並非同志,看過劇本也沒有問床戲要怎樣拍,或是否要親吻及摸。他指自己拍攝電影時並沒有刻意怎樣建立一條底線,「我覺得如果建立了一把尺,就很難讓我跟演員建立信任。」

《愈快樂愈墮落》,1997
《愈快樂愈墮落》,1997

除了幕前演員,跟幕後工作人員的默契亦同等重要。關錦鵬特別提起跟美指張叔平的合作。兩人在1980年時拍攝余允抗的《師爸》識於微時,此後合作無間。他談起張叔平對審美的非一般執着,雖然《藍宇》是地下電影,但他們當時租用國企酒店房間,張叔平拆了人家的牆、磚,指定藍色瓷磚、綠色牆身、黃色浴袍。米色大門要用,但特意油上漆油令它微反光。關錦鵬擅長拍攝人物的細膩,張叔平也喜歡拍出人的感覺。人的感覺需要在好的電影安排下,令人物走入令人記得的空間。

《藍宇》,2002
《藍宇》,2002

香港電影的以後

時移勢易,類型片是過去香港電影所長,但這種模式近年似乎難以複製,問到關錦鵬如何看香港電影的未來,他似乎還是抱有希望。他舉出香港電影發展基金近期推出的傳承計劃為例,計劃分別把十二位資深導演及年青導演配對,並資助九百萬。他勉勵年青導演:「你最想拍什麼就拍,今天香港的故仔多的是。這幾年發生的事,我不信,找不到故事可以在香港拍。」

而關錦鵬說到自己則堅持道:「我會選擇繼續在香港拍戲。」他冀望往後以小本製作形式,繼續拍更多香港的故事。

香港國際電影節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