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使人自由】對談後記:陳健民的書房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閱讀使人自由】對談後記:陳健民的書房

陳健民自言家中書房空位有限,所以從中大提早退休時,也沒有將辦公室的書盡數搬回家,而是送給學生。
陳健民自言家中書房空位有限,所以從中大提早退休時,也沒有將辦公室的書盡數搬回家,而是送給學生。

對談一星期後,拜訪了陳健民的書房。房間有一扇窗,望出窗外,是一片林。天晴的日子,不需開燈,陽光也足,坐在書桌前閱讀,伏案書寫,定必是件樂事。

陳健民仍在回味早前與吳靄儀的對話,「那天真的好有趣,很多很多不同,但到最後互送書,就覺得,這場對話真的奇妙。」兩人的出身背景、生命軌迹、閱讀習慣、對書的看法截然不同,但最後互贈的書,卻都與哲學家漢娜.阿倫特有關。

對談中提及、陳健民的獄中信簡已結集成書。書房內,有幾疊剛印好的《陳健民獄中書簡》,其最後一篇文章,講述他在囚期間的閱讀經歷,結尾一句是:「我就是這樣讀完五十冊書。讀着讀着,不知道花落花開、滿頭華髮,身體疲憊卻心靈滿足地度過了這三百二十六天牢獄歲月。」隨之附上幾頁「獄中書單」,像個學者,按文學、傳記、歷史等分類,清楚列明了各書書名、出版社、年份。

陳健民在房間兩邊的書櫃裏,瞭如指掌般左抽右取,花了少許時間就將他的獄中所讀的書全部集齊。他霎時間有點感動。由於獄中儲物空間有限,一次只能保存數本書,所以,這是他首次檢視和體驗到自己在獄中閱讀的「厚度」和「重量」。

在這幾十本書中,對他最有啟發的,是一行禪師的《與生命相約》。「他提出了一個概念,interbeing,互即互入。」也就是,萬事萬物互相依存,此在彼中,彼在此中。「這概念令你覺得你是與萬物在扣緊的,而我當時第一感受是,自己在裏面,外面的事我參與不到,但其實不然,外面的人和我們的生命是扣連的。」

陳健民的五十本「獄中書」:大多是他之前沒空讀的「閒書」;將這批「閒書」攤在地上,可見其類型繁多,從文學、藝術、哲學到信仰、歷史、傳記都有。
陳健民的五十本「獄中書」:大多是他之前沒空讀的「閒書」;將這批「閒書」攤在地上,可見其類型繁多,從文學、藝術、哲學到信仰、歷史、傳記都有。

陳健民又翻揭獄中的讀書筆記,找到另一句深刻烙印在他腦海中的說話,這次出自他想贈予吳靄儀的那本阿倫特傳記:“Pessimists are cowards and optimists are fools.” 為何悲觀主義者是懦夫,樂觀主義者是愚者?陳健民的理解是,這句欠缺的是「行動」一詞。過度樂觀,不了解現實殘酷,因而怠慢不行動,即是愚蠢;了解現實殘酷,卻變成悲觀,繼而不行動,即是懦夫。「一定要用行動去改變世界。」他斷言。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7/new-project-5-2020070910074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