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識上網、無錢買機 72歲小販婆婆日常生活處處碰壁 填紙仔麻煩 申請消費券更難:只想身體健康,唔想搞咁多嘢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數碼貧窮

唔識上網、無錢買機 72歲小販婆婆日常生活處處碰壁 填紙仔麻煩 申請消費券更難:只想身體健康,唔想搞咁多嘢

tan211124-lucas-0149

AMONG THE INFORMATION POOR

數碼發展盲點 長者重災區
霍婆婆 72歲 小販

統計處曾在二○一九年中,就本港的互聯網普及程度進行調查,發現每三名六十五歲或以上市民,約有兩名擁有智能手機。若按照該年度長者人口(一百三十二萬)作推算,本港有接近四十四萬的長者沒有智能電話;而根據同一調查的數據推算,更揭示近五十長者沒有上網的習慣。

智能電話和互聯網,早已應用在人們的衣食住行每一環節;活在那擋不住的科技洪流下,剩下的那一位長者,還能維持他或她的生活質素嗎?

七十二歲的流動小販霍婆婆,全身上下最貴重、最高科技的物品,是一部沒有拍攝鏡頭、不能連接互聯網的傳統Nokia手機,只有通話、發訊息等基本功能。她近兩年常常感受到自己被這都市排擠,原因只是她不懂上網、也沒能力購買智能電話。

tan211124-lucas-0489
霍婆婆視這部Nokia舊款手機為珍寶

沒智能手機 不敢進街市

正午時分,陽光照射舊區街頭的每一角落,霍婆婆正在巷子裏蹲下來執拾貨物,個子瘦小的她,步履蹣跚地拖着佝僂的身軀,在烈日當空下擺賣,每天如是。

「因為成頭家只得做地盤的兒子養家,孫兒又在讀大學,我也要幫補一下嘛。」霍婆婆邊挽着兩大袋二手貨,邊解釋自己的處境—她本是一位清潔工,因長期身體勞損,讓她當起無牌小販;腰間舊患,使她早陣子經常出入醫院。她從新聞裏得知現時進入醫院,都需要掃描「安心出行」應用程式。

她大概也弄不清,六十五歲及以上長者和十二歲以下兒童在新安排下可獲豁免,惟須用紙筆留低個人資料,只見她一臉憂心:「我哋啲老人家,邊度識咁多嘢吖。」確實,很多長者也對新例一知半解,又或是根本不懂得使用安心出行;上月政府宣布,市民進入街市須強制掃安心碼,雖然長者可以「寫紙仔」代替,仍見一些擁有智能電話的耆老努力地嘗試掃碼。

「我身邊所有朋友都沒智能手機,我們都整個月也沒進過街市了。」霍婆婆也知道自己獲豁免,但她認為填寫個人資料費時,人多的時候要等上數分鐘;不太識字的她又擔心麻煩工作人員,寧願多走十分鐘的路,到遠一點的攤檔買菜。

基層生活 負擔不起

言談間,霍婆婆手中一直緊握着那部市值約五十多元的舊款Nokia手提電話,她視之為珍寶。她回頭一望,街道上正是一家又一家二手電話店,店門外無不貼滿色彩鮮明的醒目標示—「最平智能手機,可用安心出行」,那些中古機,賣六百至一千元不等。她把目光移到價錢標示貼紙,搖頭嘆了口氣:「那麼貴,哪有錢?」

平日從居住的屋邨走路半小時到街頭擺賣,她只為省下兩元車錢;兩元在她眼中是有省下來的價值,更遑論一部六百元的智能電話。「我兒子和孫兒都有智能手機,但他們沒辦法不用呀,要搵食又要上學,多貴都要買,但我老人家買來幹什麼?」

購買智能電話,對基層而言自是沉重負擔,年紀稍大的更覺是可有可無,惟霍婆婆近年開始發覺,這個「缺失」,令自己跟這社會的距離漸漸疏遠。

不明白消費券運作

「我連消費券都差點申請不到,因為我根本都無得上網。」她覺得書面登記程序繁瑣,希望能透過網上申請,卻怕麻煩到工作忙碌的兒子,結果須四處拜託親戚朋友替她申請,好不容易才成功辦妥。

她的經歷,讓記者回想起九月初,逾千名書面遞交消費券申請或未能領取的長者,連日擠滿消費券秘書處的情景。比起始創中心外怒火沖天的長長人龍,霍婆婆已算是幸運,但她對政府派發消費券的安排大惑不解:「為什麼不把消費券加進我們的生果金戶口裏呢。」

她一臉無奈,直言不明白派發消費券的運作,卻又掩蓋不到她內心的忿忿不平,雙眼都瞪大了,「是不是應該方便一下我們呢,我們只是小市民,這些事你應該為我們想一想吧。」說罷,她很快收拾好情緒,但仍看出她滿肚都是鬱悶和怨氣。

不想麻煩別人

在霍婆婆生活中的每一部分,能用上互聯網的地方也愈來愈多,好像是到醫院預約覆診、換領身份證和護照等等,通通可以、甚至必須在網上完成,好像很快很方便;這些「快」和「方便」,霍婆婆當然受惠不到,若然政府都給每個基層送一部智能手機便好了。

「不好。」她對這天馬行空的想法並不受落,「我都不懂得用,就算你送給我,我都是不懂得用。」科技學問不高的霍婆婆顯得有點煩躁,她渴望的,只是一條上網以外的出路:「就算我沒有(智能)手機,都應該可以舒舒服服地生活,不用那麼煩,搞咁多嘢。」

她說,像她這樣年紀的人,就算有錢添置昂貴的科技產品,也未必懂得使用:「我可以去哪裏學,難道只可以倚賴自己的家人,我好怕麻煩到他們。」其實她把事實看到甚為通透,自認與社會和科技脫節,但想不到這點無傷大雅的「落後」,現在竟改變了自己數十年來的生活方式。

害怕被社會忘記

隨着政府擴大對食肆等公共場所的規管,在十二月九日規定市民進入任何類別的食肆,都必須使用安心出行。訪問當天,人們仍不清楚兒童和長者是否仍獲得豁免,霍婆婆得知消息後頓感徬徨:「我好怕出街行都要上網(登記)。」

她心中害怕的,是疫情過後,就算不再需要用安心出行,也會遇上更多的數碼障礙,害怕被社會忘記自己的存在。臨行前,她又補上一句:「我只想健健康康的生活,不想兼顧什麼上網、什麼手機。」她說這話時的眼神非常誠懇。

這是霍婆婆一個微不足道卻看似遙遠的願望。

tan211124-lucas-0128
霍婆婆心中害怕被社會忘記自己的存在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數碼貧窮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