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之美 手藝傳情】憑感覺聽見琴音 視障調音師陳广智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鋼琴之美 手藝傳情】憑感覺聽見琴音 視障調音師陳广智

piano16

跟許多調琴師一樣,陳广智非常鍾意音樂,不過他先天失明,看不到鋼琴,只能沿着琴的結構、弦線、琴槌等部件細摸,理解敲擊發聲原理,想像心目中的琴。他曾經聽過一位視障調音師前輩說:「除了噴漆我們做得不好,其他別人做到的事,我們都能做到。」他考取調琴師資格,開始累積工作經驗,信心漸增,他慢慢相信,自己能夠做到。

學習的困難

香港盲人輔導會職業支援及發展中心開辦視障人士鋼琴調音及維修培訓,課程每年至年半收生,因為學員視力不好,只靠聽覺,不適合多人教學,每次收生只限一個。收生前有簡單評估,了解職業志向,也有音樂測試,如認音,聽幾多八度等基礎能力。陳广智自小喜歡音樂,彈結他也打鼓,但對鋼琴一竅不通,當他知道有鋼琴調音課程,便躍躍欲試,「(視障人士)通常都是做按摩,奇怪有個鋼琴調音班,就想報名。」於是,他直接上辦公室找中心姑娘說明意向,對方先解釋,調音好悶,有很多困難,而且同屆沒有同學,怕他放棄,阿智爽快地回答:「我好鍾意,你信我啦,我OK㗎。」憑着一股衝勁,就此踏上調音師之路。

課程合共九十小時授課,有一系列訓練,如鋼琴基本知識課,學聽音,並有五百小時自修。那段日子,阿智長時間留在中心教室練習調音和組裝,「鋼琴拆出來原來非常複雜,老師講完,我當時都不是太明,記不到這麼多,比我想像中困難好多,一個鍵有幾條弦線,我們看不到,不知道琴的結構,都是自己想像,實際學起來難好多,想像與現實有出入,因為是憑空想像。」遇到挫折,阿智曾萌生放棄念頭,「有一刻覺得好辛苦,可否跟姑娘說唔做?我有諗過,但好少。講得出來就要負責任,也怕別人如何看自己。」他硬着頭皮,繼續練習,除了常規的星期一至五朝九晚五,周六還主動到中心練習。

視障人士調音師需要靠摸索來確認琴不同部件的位置,難度甚高。
視障人士調音師需要靠摸索來確認琴不同部件的位置,難度甚高。

珍惜自己的專業

陳广智完成課程後,赴廣州參加考試,「和健視人士一齊考,大家都沒什麼分別。」不過,他相當緊張,壓力很大,不敢外出旅遊。在限時內完成調音項目,阿智成績不俗,最後考取專業資格,調音師成為他的第一份全職工作。

香港盲人輔導會職業支援及發展中心在二○一六年推出「全港二手鋼琴回收計劃」,募捐二手鋼琴,再聘請視障人士負責調音及維修,既讓他們賺到工錢,也請他們為客人跟進調音,累積更多工作機會。阿智指起初工作並不習慣,一來環境不同,二來客人家庭有不同聲音,例如電視聲、小孩聲,對於調音相當困難。最初工作時間較長,客人會追問,師傅得未呀?他便需要和客人磨合,「都要有個適應期,個人開始有耐性,學懂溝通。就算我看不到,都會開始留意對方反應,例如說話是否朝向你,說什麼話,我對環境也變得警惕敏銳。」

有次,客人當着他面說:「阿智調音我相信是叻,但鋼琴維修有保留。」那時他心裏相當不舒服,回家反覆思量,開始注重維修,每次工作後也不停重溫手法,只為進步,以前最少兩個半小時調一部琴,現在一小時都可以完成。「視障人士本身出來,社會不是這麼容易容納到我們。自己有份工,能夠養活自己,最緊要是我自己鍾意這工作。我哋經常都話,愛好同工作都唔同㗎嘛,但自己鍾意又係自己職業,好多人都想咁咋嘛。雖然唔係一開始就一帆風順,我都珍惜,都享受。」

香港盲人輔導會中心有不同的鋼琴零件模型,讓視障人士可以摸清楚部件結構,了解鋼琴的構造。
香港盲人輔導會職業支援及發展中心有不同的鋼琴零件模型,讓視障人士可以摸清楚部件結構,了解鋼琴的構造。

認識琴的結構

除了賺錢,把破舊的琴一步步修好,也是滿足感。「其實位置都是靠感覺,有時會tune錯釘,琴槌去不到正確位置,也怕斷線,要好細心先得。」他指,客人是慢慢儲的,要有耐性,「花心機去做,等人知道你做嘅嘢係同其他調音師一樣。因為大家都唔認識我哋,要俾信心客人。」他反覆強調信心,曾經有前輩勉勵他:「我哋都做到,你又唔使擔心。」這些簡單的鼓勵為他帶來很大的信心,「有人俾信心係差好遠㗎。」

他想起,最初曾經問導師,為何這麼複雜?當時導師反問:「阿智,你一開始來輔導會,知道洗手間在哪裏嗎?」他說不知道,導師續問,現在知道嗎?他點頭答知道。接着,導師解釋:「洗手間要行上去,走到那裏又轉彎,很複雜。但教識你,你就知道點去。認識琴的結構,也像認識生活的環境。學識了,點對點,便能解決問題。」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3/piano16-2021031203253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