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雲小社區】紋身店Fridays Tattoo 新店進駐舊社區 要融入不要活化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希雲小社區】紋身店Fridays Tattoo 新店進駐舊社區 要融入不要活化

20-1

Fridays Tattoo門外紅藍色的霓虹燈牌,在昏暗的巷口格外亮眼。門上架着舊式字體招牌,下面裝置了拉趟式鐵閘。推開門,是型格的佈置,牆上貼上電影海報,也擺上鑲着紋身圖畫,四周散落不同的模型。

因着疫情衝擊下,店主Jamie與Wang上年八月遷入希雲街,一同建構這個新舊共融的小社區。

上面是架着型格紋身圖畫,下面則是舊式皮櫈,在店舖小角也可感受到新舊的共融。
上面是架着型格紋身圖畫,下面則是舊式皮櫈,在店舖小角也可感受到新舊的共融。

Happy Friday的人生追求

十年前,Jamie與Wang同是紋身學徒,由此結下深交。一同回想過去工作了五年的地方,同樣留下的都是不愉快的回憶。當時上班時間受規限,還因着拆賬緣故需要追數。而每人工作的區域,都被透明屏障分隔,就像在銀行一個個被分隔的玻璃櫃枱。Wang說:「對我們很不合理,我們就是不想上班被人框住,所以才做這行。」

之後五年他們各散東西,不過心底裏都希冀假以時日能再合體開店。二〇一六年,他們終開了Fridays Tattoo,起名的靈感來自Happy Friday。「平時人們上班最期待的,就是星期五。星期五就是做不做也差不多,就算是上班,但心態也是開心,因為知道翌日就放假,就是這感覺。」他們開的店,上班時間十分彈性,沒有硬性規定何時回來,有客人預約,就回來工作,沒有就可以自由做想做的事。同時,也再沒有透明屏障分隔,轉個身便可聊天。Jamie接口說:「我們純粹想有個地方做紋身是開心的,不用有其他壓力。」

藉着工作區域的佈置,可窺見到每個紋身師的不同風格。
藉着工作區域的佈置,可窺見到每個紋身師的不同風格。

而於尖沙咀樓上舖位開業第四年,迎來疫情的浪潮。由最初公告要停業七日,然後日子不停加上。停業一個月,好像看不見盡頭,他們於是找業主商量減租,起料他態度囂張,回了一句”No Way”,就調頭走去跟他的員工閒聊。

天生不受束縛的二人,就想為何需要受氣,見快完約,就開始物色其他店舖。開摩托車的Jamie,閒時會到Roadmentic找阿肥聊天,看見他旁邊有空置舖位,就心想能一圓地舖心願,因此決定進駐。雖然這地方有點難找,但他覺得能予人獵奇、探險的感覺也不錯。

Fridays Tattoos的創辦人Wang(左)及Jamie。能在這裏開地舖,他們覺得是一圓心願,因紋身店多開在樓上或工廈。
Fridays Tattoos的創辦人Wang(左)及Jamie。能在這裏開地舖,他們覺得是一圓心願,因紋身店多開在樓上或工廈。

新舊並存方能延續

問他們搬來快一年感覺怎樣?Wang答道跟尖沙咀相差很遠,Jamie接口指因為那裏很自閉。那時的店舖要上一層,旁邊還是按摩店,他們平時也不會怎樣跟按摩阿姐有交流。現在附近的店主都志趣相投,大家自然容易打成一片,閒時有說有笑。他們收舖時,旁邊賣酒的黑星酒販才剛開,他們會過去一起把酒言歡。有時沒有工作,他就會走到隔壁跟阿肥聊天,並請教他整車。這兒也自成一角,什麼都一應俱全,餐廳食肆林立。他們要印卡片就去對面印刷公司,有時有東西要弄可到附近木行借梯,剛入伙裝修時師傅又過來幫忙鋸木。

這裏還帶來協同效應,Jamie稱在社交平台落廣告,也未必接觸到目標顧客。而旁邊酒舖、摩托車主題店、古著店的顧客,相對會對紋身有興趣,變相成了一種宣傳渠道。同時,他們在為客人紋身時,得知他們對電單車或古著有興趣,他們都會着客人可以到旁邊看看,互惠互利。

每個紋身圖案都是度身訂造,背後隱含着一段段不一樣的故事。
每個紋身圖案都是度身訂造,背後隱含着一段段不一樣的故事。

然而,他們認為新店進駐需要取得平衡。Wang說:「不然就會變成深水埗那樣,開了不少相近的店舖,但那裏的感覺卻不應是那樣。」他們特意裝上跟附近店舖感覺差不多的鐵閘,裝修也格外設計得自然點以融入。Jamie談起對面木行一開工,木屑就會飛來飛去,但他們從不投訴,「他們幾十年都在這裏嘛,我們會靜靜地開風扇吹走它。」Wang接口講解:「心態不是想活化這區,而是保持這feel,即是融入這裏的feel,而不是想改變這地方。」他們覺得新店加盟舊區,就要適應及迎合他人的生活,才能把這小社區延續下去。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6/20-1-20210630095318-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