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木久美子:刺繡是我愛香港的方法
熱門文章

鈴木久美子:刺繡是我愛香港的方法

1282
05.11.2019
關震海,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西營盤斜光下的冰室門面、自在拿起鐵水壺的白skirt侍應、茶記早上遞上熱騰騰的通粉,這些都是日本刺繡藝術家鈴木久美子的作品。

別名「通粉小姐」鈴木久美子廿年前來港,深受地道文化所吸引,「媽媽離世,失戀,一踏足香港大街,便治癒了我。」走出編輯桌,完成自己的繪畫夢,她選擇做一刺繡藝術家,好好記錄她深愛的香港。

kumikosuzuki_001_img_3859

「香港現在有很多示威遊行,在日本是沒有可能有二百萬人遊行,雖然我不明白,但我想用自己的方法去愛、去記錄這座城市。」鈴木久美子坐在東京咖啡室若有所思說。

珍惜香港,來到日本,原來也不止是一句口號。

意大利「通粉」?

鈴木久美子的別名叫”macaroni”,她的粉絲稱呼她做「通粉小姐」。一副日本的娃娃臉,梳起短髮,很難想像鈴木小姐和「通粉」這個會漏水的形狀有任何關連。

「是不是要講講我為何我叫『通粉』?」曾在《SWITCH》當編輯的鈴木久美子板起腰開始進入訪問模式。香港回歸後,鈴木小姐第一次來香港,言語不通,每次匆忙間叫個早餐A,侍應就遞上通粉,眼前的通粉令她感到莫名奇妙:「明明是意大利餐的通粉,香港是英國殖民地,為何會在香港出現?我問了很多香港朋友,他們都不知道。請問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呢。」記者羞愧到連「為何」也沒有問過,八十年代我睜大眼開始,茶餐廳就有通粉。這圓狀通粉,湯去湯來,容易入口,鈴木小姐愈食愈喜歡,她說喜歡一齣描述兩個男人情義的意大利電影,戲名發音與macaroni相似,於是索性用”macaroni”做她的別名。

香港旅遊字典

鈴木跟香港第一次接觸在她高中生同學的家,同學家中書架一本香港旅遊字典,她從相片看到香港獨特的一面。在相片中介紹的香港有山有水,中間處處是摩天大廈,不可思議,「當時有很多霓虹燈牌,好有魅力,像另一個世界。」

鈴木久美子的在香港的抓拍,是她作品的來源。一張蛋撻的相片,便化作一個「蛋撻」咕臣。
鈴木久美子的在香港的抓拍,是她作品的來源。一張蛋撻的相片,便化作一個「蛋撻」咕臣。

出來工作後,鈴木認識了島尾伸三先生,島尾伸三是一名香港通,三、四十年來一直記錄香港民間文化傳統。島尾跟她預言,殖民地留下的香港文化,很快將會消失,鼓勵她快點去看。

回歸之後數載,鈴木小姐第一次到香港,被霓虹燈招牌吸引,一見難忘;鬧哄哄街頭文化,她樂而忘返,連潮濕的天氣也令她着迷,「我很享受飛機出來時,暖風吹來,濕漉漉的空氣。感覺是,我來到香港了。」

迷上香港的鈴木小姐一年來香港旅行三至四次,差不多每季一次,她笑言「每次也沒有計劃」,每次落飛機,到冰室、茶室、酒樓,去觀察香港地道的細節。西營盤的叁去壹、旺角的中國冰室和尖沙咀的星河餐廳也是鈴木小姐的拍攝對象,酒樓一個「留座」的字牌,她也會為它拍一個特寫。

媽媽和刺繡

愛上香港的日本雜誌編輯,還未開始刺繡去刻劃香港。直至母親離世,她開始重拾繪畫的興趣,之後選擇了刺繡的路。「廿八歲那年,母親早逝,有感人生苦短,決定三年後離開了編輯桌,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我想用刺繡將香港留下來。」鈴木說。

愛一個地方,鈴木說不出原因,總之香港充滿魅力,「我遇到失戀,母親離世,每次來香港,我都會變得有朝氣。」鈴木小姐由一個文化觀察者化身做香港的記錄者,廿年間,在她的眼中香港地道文化不斷流逝,一去不返,「真的很可惜,霓虹燈已經愈來愈少了……希望冰室、茶居可以留下來。」

不要忘記香港

2011年,鈴木久美子正式以”macaroni”刺繡出香港地道文化的作品,婚後育一兒,依然堅持來港,有時帶丈夫、兒子同行。「每次來香港的街像一個寶藏,香港的景色和文化,有一種獨特的空氣,駐足欣賞街道風景,不只是想傳開去,而是叫人:『不要忘記香港』。」

10月底鈴木久美子到關西舉辦香港刺繡展覽,在東京的展覽中日本人好關心香港現況,鈴木小姐說希望可以將香港美好的地道文化傳到日本。
10月底鈴木久美子到關西舉辦香港刺繡展覽,在東京的展覽中日本人好關心香港現況,鈴木小姐說希望可以將香港美好的地道文化傳到日本。

丈夫跟鈴木小姐來香港廿多次,有時會有微言:「又是香港呀……」;兒子沒在意,反正飛機像「多啦A夢」的一道隨意門。最近一次帶兒子來香港搭電車,兒子跟鈴木歡天喜地說:「媽媽,你聽下,叮—叮—!這裏是香港呀。」作為母親的鈴木,為這句話開心了半天,因為兒子有「香港」的概念了。

鈴木小姐春天來香港一次,過了炎夏,香港已不再一樣,鈴木說「無論香港如何變,都會關愛香港。」

2019年的夏天,鈴木並沒有去香港,在東京和京都辦個人展《macaroni的MY HONG KONG─刺繡和手巾展》,吸引很多香港迷到場參觀,交流香港最近資訊。鈴木說刺繡是叫人別忘記香港的其中一個方法,亦是她可以做的東西。「政治的東西我不太懂,日本是沒有可能二百萬人遊行。我可以做的,是記錄香港,之後有更多的香港刺繡作品。」

香港不斷發展,鈴木久美子希望用刺繡留情,她的針比香港政府的推土機快一步記錄當下香港。
香港不斷發展,鈴木久美子希望用刺繡留情,她的針比香港政府的推土機快一步記錄當下香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愛《文雀》的通粉小姐 下一站唐樓

日本人只愛成龍?不了。通粉小姐最愛看的香港電影是杜琪峯的《文雀》和《PTU》,她最愛聽的是《文雀》原聲大碟,她比香港人更熱愛地道文化,連一個茶記侍應夾麵包的鐵夾,鈴木小姐也拍個大特寫。

認識她是來自她的刺繡作品,我叫她傳一些她拍攝香港的照片來。原來,香港是如此的美,每天落街食茶記,嗌碗A餐通粉,配上《文雀》(Sparrow)的原聲大碟,看看今日的新聞,心裏酸一酸:只想留情又留人。

通粉小姐想下一個記錄目標是唐樓,她笑言要加油,因為香港推土機的速度比她的針線還要快。

PROFILE──鈴木久美子,日籍刺繡藝術家,曾任職雜誌編輯。因為喜歡香港而多次來旅遊,用刺繡去記錄她喜歡的香港風景和人事。

關震海,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0/kumikosuzuki-001-img-385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