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都》 做個自由人是最美麗的夢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金都》 做個自由人是最美麗的夢

20.02.2020
登徒

新秀導演黃綺琳以太子的金都商場為背景,拍成個人首作《金都》,談中女面對婚姻的掙扎,有面對嫁與不嫁的婚姻羈絆,當中還涉及了假結婚的中港姻緣等,今時今日實在是不容易處理的題材。

kim1

此為二〇一八第四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的大專組優勝者,獲電影發展基金撥款三百二十五萬資助拍成電影,黃綺琳為浸大二〇一二年電影藝術碩士生,監製則是資深影人陳慶嘉和柯星沛,他倆亦曾為第一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點五步》擔任監製。

電影女主角張莉芳(鄧麗欣飾)在金都商場內的婚紗租賃店工作,與少東Edward(朱栢康飾)在樓上的小單位共賦同居多年,直至Edward母迫婚,莉芳一連串的問題才浮現,原來她多年前為求財而與內地男楊樹偉假結婚,離婚手續卻遲遲未完成。

黃綺琳原來是太子原居民,自小家居聯合廣場樓上,與金都商場遙遙相對,《金都》藉莉芳假結婚的尷尬處境,說到了女性對婚姻的種種徬徨和心結,最終說的是對愛情的懷疑和自由的嚮往。

戲內提出了種種對中女的疑問,「女大當嫁」在今時今日仍有市場,但出嫁就等如幸福?偏偏莉芳的愛人Edward是典型Mama’s boy,對母親大人(鮑起靜飾)的擺佈言聽計從,也牽出了有關買樓、結婚、擺酒及組織家庭等一條龍問題,這類老掉牙的難題,歷久常新,骨子裏就是藉當事人的處境製造衝突,並檢視當事人的價值觀的矛盾。戲劇而言,兩個人面對步入婚姻門檻,慢慢演化為一場大龍鳳,有喜亦有悲。

kim4

黃綺琳在細小的金都商場取景,九十年代起它成為婚姻主題商場,由裙褂、婚紗、鞋履,以至花球喜帖各式配套一一齊備。戲裏的朱栢康演的Edward便經營製作公司,一條龍包辦婚嫁攝影製作,本身都遇到情侶在製作結婚片時反目,十分搞笑諷刺,總之,婚姻籌備過程也旁觀了人生百態。

朱栢康是舞台劇演員出身,演來十分生猛活潑,後段化身呷醋男也入型入格。鄧麗欣自《空手道》便大躍進,演得含蓄而生活化,這類鄰家中女確是度身訂造。林二汶演莉芳婚紗店同事兼好友,字字珠璣,也是搶鏡,對比起內斂的鄧麗欣,一放一收,十分相襯。

戲內最大的戲劇衝突,自是莉芳與「失散」多年的假結婚「丈夫」楊樹偉再重聚,楊為的是一張香港身份證,莉芳就是為與死黨合租屋籌錢。黃綺琳的設計,慢慢將莉芳置身兩段婚姻之間,表面上問的是女性最關心的婚姻和幸福問題,暗地裏對準新郎港仔Edward的愛都有保留,勉強下嫁是否又是「假結婚」?

kim2

Edward不成熟又霸道,對莉芳的衣著、生活空間、傢俬擺設,處處干預。最妙是,因未來奶奶的強勢介入,連莉芳的寵物巴西小龜也無容身之處,巴西小龜是戲內的符號,象徵了莉芳對棲身之所和個人自由的渴望。

這一筆寫出了不少女性心聲,也輕輕帶出了兩性對婚嫁事情的分別,明眼人都看到,片名叫My Prince Edward,帶着是強烈的諷刺。

另一邊廂,中港假結婚並非新鮮事物,但黃綺琳的角度很有趣,楊千方百計要拿取香港身份證,表面是功利得很,實則他也極渴望自由,如他自言,能成為香港人,以香港作跳板,才能往世界其他地方。

黃綺琳的落筆很細膩,楊的設定很立體很人性化,也沒有帶着太多偏見,他來港要尋的便是自由,他對莉芳的影響,並非蹲的技巧,而是那種胼手胝足為自由的耐性、堅持和渴望,讓張莉芳對自身追尋自由的重新思考,可惜,楊卻因一個錯誤而功虧一簣,再成為婚姻階下囚,其實是個悲劇角色。

kim3

黃綺琳的自編自導,全以女生視點和心境出發,她志不在連結/承載許多的社會議題,但在人性和人情中掌握不俗,談婚論嫁港片不少,最出色是一九九五年寶耀出品,錢昇瑋導演的《終生大事》,寫的是男人對愛情墳墓的心結,但鮮有如《金都》聚焦婚姻是女性囚籠的主題。

我最喜歡結局,張莉芳探望楊樹偉一場,人情債一筆勾銷,暗示對兩段婚姻都來個了結,合情合理。無論何時何地,做個自由人,永遠都是最美麗的夢。

作者簡介

登徒,資深影評人,自由撰稿人。曾任《經濟日報》電影版編輯,香港電台電影節目主持,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副會長,現為該會會員及香港粵語片研究會榮譽會員。

登徒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2/kim1-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