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病房醫生馬仲儀 見證新冠肺炎威力緊守崗位:「做了染病的最壞打算……」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公民抗疫

隔離病房醫生馬仲儀 見證新冠肺炎威力緊守崗位:「做了染病的最壞打算……」

鎂光燈前,馬仲儀醫生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竭力為會員發聲。較少人談及,她也是一位公立醫院的內科醫生。近日,她更多了一個身份,肩上添了一份責任。她進入了隔離病房做Dirty team,照顧新冠肺炎確診的病人。平日硬朗的工會主席,原來都有柔軟一面。

她剛剛進了隔離病房一星期,見證第二波疫情來襲:「真的見到這個病的威力,病人由個肺第一天是清的,兩三天後就花掉,突然惡化得很快。」她不斷調動病床來收症,又要照顧危急病人,感到憂心忡忡:「很緊張病人的情況,也緊張會否感染到醫護人員,有種無形的壓力,是平常在普通病房工作沒有的。」

她將會在隔離病房待四個星期,感覺這段日子就像有個罩在自己的外面。為了安全起見,她選擇搬離本身的家,在外面租了地方隔離。甫進去,四面是牆,說起來總是聽到回音,「已經很久的晚餐沒有人共饍,都是很孤獨地吃我的晚餐,有時,也免不了會掛念家人。」

確診數字不斷飆升超過800人,隔離病房瀕臨爆滿,醫護與疫症打的是漫長的硬仗,但她總是緊守崗位,沒有退避推卻,「我都做了最壞的打算,預備了會染病。」她坦言,工作期間太忙碌並沒時間感到懼怕,好像消防員工作一樣,「知道有機會殉職,但不會時刻想着這件事。」

她入Dirty tean之前,只是簡單執拾剪了頭髮,連遺書都沒有寫。她工作時勇敢無懼,卻只擔憂一件事,就是家人朋友的問候,「『你要保重啊』、『你要小心點啊』,我最怕是親人和我說,因為代表他都有個擔憂,我會覺得擔憂要留給自己,我不想影響了我的親人。」

更多公立醫院二線隔離病房陸續啟用,意味着更多醫護將會進入Dirty team。在這段風雨飄搖的日子,醫護為香港人上前線,你會否可以為他們留在家呢?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公民抗疫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29f22045-baa8-4de9-8cb6-b9a8d6e16948-2020040309375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