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度自願加入Dirty team 前線醫護的抗疫辛酸:「那些過身的是人命來的。」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公民抗疫

兩度自願加入Dirty team 前線醫護的抗疫辛酸:「那些過身的是人命來的。」

第三波疫情持續,羅卓堯(Ivan)是第二次披甲上陣的醫護人員,他更是自願舉手加入Dirty team,「相對其他同事,我未有家庭和小朋友,父母又不用天天回去照顧他們,所以相對沒有牽掛。」

他預計,待在隔離病房工作日子為期八星期。這段日子期間,他特別搬到醫管局安排的酒店隔離居住,免得傳染他人。他的生活就是上班,下班從醫院乘坐穿梭巴士回酒店,在那暫時的住所中倒頭大睡。那些一人住酒店的晚上,他看看書、健身、吃外賣,沒甚麼正常社交活動。

家人有時會來探訪,帶了些日用品及水果給他,雙方珍惜隔着口罩相見的日子,他形容:「有得見都是好事。」面對疫情的未知之數、不斷攀升的死亡人數,他承認有心理準備,始終沒有人會知道死神何時會叩門,但他不是最擔心自己性命:「未至於寫遺書,但做這一行,一定有心理準備。我最怕是傳染到家人或者老人家。」

今年度,醫管局宣佈全體員工凍薪,醫護雖然不解,卻仍然選擇緊守崗位,他更是自願舉手加入Dirty team:「我們都不是為了醫管局做, 不是為了香港政府做,而是當我們投身醫護這一行開始,就是為了救人,希望幫到人拯救人命。」

是的,訪問間,他真的花了很多唇舌說別人的情況,對於自身卻是輕描淡寫。說到同事的辛勞、病人的痛苦,他的表情特別肉緊:「有個八十多歲的伯伯,天天去老人院看他的老婆,最後就永遠看不到了。這些其實是人命來的,她覺不覺得這些生命是要負責的?」他認為,政府未有做好邊境防疫,去到第三波疫情仍然沒有汲取教訓,導致很多病人受苦,尤其是年紀大的病人……

前線醫護辛勞,但他念茲在茲,卻是別人的生命。

場地鳴謝:後街牛扒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公民抗疫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8/20200731-medical-2020081615083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