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客》驚喜的改編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隱形客》驚喜的改編

12.03.2020
鄭政恆

討論懸疑片《隱形客》(The Invisible Man),我盡量不劇透太多。

首先,單看片名,可能以為電影《隱形客》,是一部文學改編電影,其實這部電影跟小說《隱形人》(The Invisible Man)的劇情相距頗遠,但內在精神卻有相通之處。

7ehlsa6bhfpk9u330lfr-1080x720

一八九七年面世的《隱形人》是威爾斯(H. G. Wells)著名的科幻小說,威爾斯與貝內特(Arnold Bennett)、高爾斯華綏(John Galsworthy)並列為愛德華時代(Edwardian period,指愛德華七世)的代表作家,但《隱形人》是十九世紀末的作品,而且是威爾斯最受歡迎的小說之一。

小說的主角格里芬(Griffin)是厲害的年輕天才科學家,貧窮得要命但擅長光學,卒之研究出隱形術,他相信隱形術可以帶來神秘、權力和自由。然而,格里芬操控他人和凌駕社會的態度,難免不容於世,與其他人形成對立,結果格里芬陷於絕境,落入瘋狂,妄想建立一個恐怖王朝(Reign of Terror),結果格里芬被市民打死了,隱形術的奧秘從此湮沒於世間。如今看來,《隱形人》是對於科學技術和恐怖極權主義統治的警惕。

《隱形人》有不少的電影和電視改編,包括最著名的一九三三年開啟的電影改編系列,兩集《透明人魔》(Hollow Man)以及日本版、蘇聯版改編。最新的《隱形客》由利雲紐(Leigh Whannell)自編自導,是聰明的改編,帶來新驚喜。

《隱形客》中,伊莉莎白莫斯(Elisabeth Moss)飾演的女主角絲莉亞,在黑夜中逃亡,她的丈夫格里芬是控制狂,也是光學專家,有隱形術發明,跟原著的格里芬不同的是,《隱形客》的格里芬相當富有。

in4sbtbn4lqap0zmr8gj-1098x720

就在絲莉亞逃亡成功兩周後,她從妹妹得知格里芬自殺身亡,出乎意料的是留給她一筆數目相當大的遺產,起初絲莉亞舒一口氣,但接連發生的怪事,令她和她身邊的所有人(妹妹、好友和好友的女兒)陷入危機,而絲莉亞懷疑格里芬的死,只是騙局,但當然沒有人相信她,甚至絲莉亞因為一宗謀殺案而被捕。

《隱形客》的改編有許多出色之處,電影將原著帶到二十一世紀,聚焦於家庭以及一對男女之間的權力關係。片中的格里芬,絕大部分時間都沒有出場,我們也看不到他的面孔,但其實他的影響力無處不在。

電影將焦點轉移到一個小說沒有的女子,絲莉亞是精神焦慮症患者,為電影的氣氛和設局都帶來幫助,當然伊莉莎白莫斯的演出還是一貫出色,而且她往往要「同空氣做戲」。

另外,電影運用了一些原著中提及的事,例如隱形人自知會在雨中現形(還有在雪中和霧中),電影中格里芬和絲莉亞的其中一場衝突,就是發生在雨夜,電影尤其注意天氣的影響,例如初冬時節,隱形人在室外會呼出白色的寒氣,就是相當巧妙的暗示。另外,原著中隱形人以吃藥恢復精力,而電影中絲莉亞由於是焦慮症患者,也需要吃藥,事實上藥在《隱形客》中也是重要意象。

2527_t1f_0008r_1574409778

從《隱形人》到《隱形客》,編導的改編帶來驚喜,但同時主題也有很大變化,在原著中,中心主題包括了政治和科技方面的思考,以及對於人性,尤其是超人哲學的質疑,但在《隱形客》中,這些都不再出現,而是單單着重於一對男女權力的關係,女子如何擺脫一個控制狂,而控制狂又如何設局,以至報仇。

《隱形客》是布倫屋製片公司(Blumhouse Productions)的製作,這間公司近十多年間推出了不少佳作,其中《國定殺戮日》系列(The Purge franchise)、《思.裂》(Split)、《訪.嚇》(Get Out)和《月光光心慌慌》(Halloween)都聚焦於致命和不對稱的權力關係,而且往往可與一些舊電影形成對讀,而《隱形客》不單可與舊作對看,更留下了後續伏筆。

作者簡介

鄭政恆,文化評論人。著有《字與光:文學改編電影談》、散文集《記憶散步》、詩集三本。二〇一三年獲得香港藝術發展獎年度最佳藝術家獎(藝術評論)。二〇一五年參加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寫作計劃。

鄭政恆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3/in4sbtbn4lqap0zmr8gj-1098x72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