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過漫畫人生》酒徒的新生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酒過漫畫人生》酒徒的新生

13.04.2020
鄭政恆

《酒過漫畫人生》(Don’t Worry, He Won’t Get Far on Foot)是二○一八年的電影,最近才在香港正式上映,當然,電影重要的分野,不是新與舊,而是好與壞。

wine

《酒過漫畫人生》的導演吉士雲遜(Gus Van Sant,過去通常翻譯為吉士雲辛),我想大家也不會感到十分陌生,吉士雲遜早年的代表作和商業作,有《迷幻牛郎》(Drugstore Cowboy)、《不羈的天空》(My Own Private Idaho)、《叻女站起來》(Even Cowgirls Get The Blues)、《不惜一切》(To Die For)、《驕陽似我》(Good Will Hunting)、《觸目驚心》(Psycho)、《隔窗友緣》(Finding Forrester)等等,講下講下都覺得恍如隔世。

我是從二○○三年的《大象》(Elephant)開始關注吉士雲遜,也欣賞用Kurt Cobain為題材的《最後的日子》(Last Days),《夏菲米克的時代》(Milk)和《騙地謊言》(Promised Land)以後,吉士雲遜步進低潮,《酒過漫畫人生》是不錯的回歸。

《酒過漫畫人生》是人物傳記片(biopic),傳記片總是刻劃個人才能與外在社會的衝突。導演沒有按着一般的類型公式出發,反而更多從漫畫家John Callahan的人生轉折着墨。

wine2

John Callahan因為朋友醉駕發生車禍而癱瘓,在車禍之前或是之後,他都以飲酒作為逃避的手段,被動地面對殘酷的人生。巨變開始,他當然是灰心喪氣,但是他也在醫院裏結識了美麗的瑞典物理治療師Annu,不幸中的大幸是,John可以駕駛電動輪椅。

身體受到了限制,人也尋求精神上的突破。吉士雲遜沒有急於描述John如何找到新的理想,而是用不少篇幅去描述他參加團契一般的戒酒聚會。戒酒聚會有一些宗教意味,但不是傳統宗教,而是new age思想。

聚會中,導師Donnie鼓勵大家坦白,面對自己的弱點與過去,有時引用東方的道家思想啟迪人心,最重要是,這種聚會的中心思想,不是宣告一種超越的宗教理念,而是鼓勵人去面對自己內心,同時去改變人際社羣的關係和人生歷程。

參加戒酒聚會以後,John發現個人的才能,原來就是畫漫畫,取悅他人,提供笑話。直到這一點,導演吉士雲遜轉入人物傳記片的一般類型框架,John的漫畫充滿了黑色幽默風格,觸及了社會禁忌、身體殘疾和政治不正確的內容,順理成章地符合了人物傳記片的類型公式。

win3

《酒過漫畫人生》的特點,除了導演突破類型片的框架外,還有演員的優秀演出。飾演John Callahan的華堅馮力士(Joaquin Phoenix),與吉士雲遜第二度合作,華堅馮力士和他的女友朗妮瑪娜(Rooney Mara),也是第二度合作,《耶穌的女門徒》(Mary Magdalene)則是第三度了。

《酒過漫畫人生》中的John與《小丑》(Joker)中的Arthur,都嘗試尋找自己身世的謎團,不同的是,John還可以從他的身份以及被遺棄的問題中,解放出來,而Arthur則陷入到瘋狂、妄想和反社會人格。

wine1

《酒過漫畫人生》與《耶穌的女門徒》,都有一些宗教氣息,但不同的是,《耶穌的女門徒》是從傳統中走出來,《酒過漫畫人生》卻是轉入個人的內心世界,雖然在事實上,也不是與社會完全二分。

《淘金殺手》(The Sisters Brothers)中的Charlie與《酒過漫畫人生》中的John,二人都是酒徒,而且一度脾氣很不好。在此點出這幾部華堅馮力士主演的電影作品,可見他的關注與對劇本的甄選。

《酒過漫畫人生》的倒叙結構不是十分嚴謹,分割畫面的手法,其實也不是有很大的幫助,一切的重點是要進入主角John內心的世界,然後透過多少是順序的人生歷程,看到他的轉變,以至於他自己的新生活,包括個人的感情,他與世界的關係,以及於漫畫作為自己的才能。John的不幸,在另一個角度來看,其實也可以算是殘酷的祝福。

作者簡介

鄭政恆,文化評論人。著有《字與光:文學改編電影談》、散文集《記憶散步》、詩集三本。二○一三年獲得香港藝術發展獎年度最佳藝術家獎(藝術評論)。二○一五年參加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寫作計劃。

鄭政恆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wine-20200413084657-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