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說】海洋公園動物恐被送中 鄭家泰: 萬一動物被送走將脫離動保團體監管 生死無人知曉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非人說】海洋公園動物恐被送中 鄭家泰: 萬一動物被送走將脫離動保團體監管 生死無人知曉

20.01.2021
被訪者提供

疫情下,海洋公園宣佈日後將大幅度改變經營方式,服務香港市民幾十年的海洋公園將不再是主題公園,他日園方將免費開放下園區,打造可讓遊人隨意進入的購物、餐飲和消遣地方,而部份園區亦會外判給其他營運者,從以節省海洋公園日後的開支,分擔風險。

記者會後,新聞沸沸揚揚,有才華的網民作詞回應發布會上管理層的表現,然而遠在澳洲的鄭家泰讀到新聞,發現管理層在整個會上只交代海洋公園日後發展路向和財政安排,沒有表明日園內動物的安置計劃,深感憂慮。

「直到有記者問起,作為海洋公園公司董事局主席的劉鳴煒才說:『我們可能會把動物養到老,或者可能將其送到其他機構。』」鄭家泰說道。

而大部份人都不知道劉鳴煒說的「將動物送到其他機構」意味了什麼。

昔日畫上海洋公園的畫上,中式帆船的海洋劇場,海豚飛躍,園方一直堅持動物表演,聲稱是為了保育與教育。(圖片由政府新聞處提供)
昔日畫上海洋公園的畫上,中式帆船的海洋劇場,海豚飛躍,園方一直堅持動物表演,聲稱是為了保育與教育。(圖片由政府新聞處提供)

團體估計 最大可能送往珠海長隆的動物園

曾於海洋公園實驗室工作,後加入香港野生海豚調查與保育工作,再成為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的鄭家泰說道,按照會上管理層提出的時間表,海洋公園目標在三年內轉型,他認為一個如此急促的時間表並不利安置園內的動物。

「管理層說的會把動物送往其他機構,但香港境內並沒有可以安置海洋公園所有動物的機構和設施。部份陸生的動物也許可能可以交由動物植物公園接收,如猴子、樹獺。但一些海上動物,如海豚,企鵝和大型魚類——香港根本沒有任何地方和機構可以安置牠們。」於是他說,園方言明「可能將動物送到其他機構」意味海洋公園的動物很大機會將被移交到其他動物園或水族館。

「我和部份保育動物的朋友都認為目前最大可能性,而地理位置上最近,也最方便,同樣又會「皇恩浩蕩」地接收海洋公園動物的無非是內地的水族館,如珠海的長隆野生動物園。長隆目前的動物數目和類型很多,我去過視察,知道園中的動物死傷數目很高,替換動物的速度亦快,於是當地園方也許不會介意接收海洋公園的動物,這些動物也可令他們多一些動物作替換。」

如果動物真的被移送過去,他擔心動物的情況不似在香港受團體監察。

昔日,海洋公園淡水湖花園養殖的可愛水獺。
昔日,海洋公園淡水湖花園養殖的可愛水獺。

「因為香港公眾對動物的關注情度會比內地高一些,香港不少動保機構仍然可以透過傳媒去進行監察動物園,一旦知道有動物死傷,也可以透過香港記者之口去質問園方,但如果海洋公園的動物被移交到其他地方後,就會完全脫離了監管,牠們往後的死傷情況再沒有人會知道。如果牠們被送往的不是大型的動物園,而是更小的動物園,園內可能連獸醫都沒有,這群動物的未來,生死病死,無人知曉。」

內地動物園於動物保育常時有情況發生。(網上圖片)
圖為內地動物員員工打死野生獾,再將其屍體拖行離開。(網上圖片)

車程會增加動物壓力 數目可能大大減半

鄭家泰亦提到,一旦動物被移交到其他地方,運送的車途會對動物造成壓力,水生動物影響尤其重大,他深信如果園方最後把整個海洋公園的動物都運走,保守估計過程中有一半動物可能會出現死傷情況,數目可能大大減半。

「因為魚類基本上很難被運送,途中有可能造成不少魚類死亡,雖然園方已有經驗運送海豚,但如果長距離地送到其他地方,過程上對牠們身體和心靈上造成負面影響。」鄭家泰說道。

中國大陸動物園中一隻死在水中的獅子。
中國大陸動物園中一隻死在水中的獅子。(網上圖片)

過去,他和不少動保團體一直和海洋公園周旋,反對園方圈養動物,令動物失去自然的生存環境,活於痛苦的籠牢和水族箱中,失去自由。他很記得當時園方一次又一次面對質問時狡稱說:海洋公園是一個著重保育動物的機構,海洋公園一直的忠旨都以「保育和教育」為主,為了向市民宣揚動物的資訊,於是不願放棄海豚表達和動物圈養。

「直至今時今日,這盤生意一次又一次要政府撲水救亡,無以為繼時,管理層就決定把東西外判出去,再將海洋公園變成一個購物、娛樂和飲食的地方,甚至在動保機構不停追問下,也不願開口去談動物詳細的安置計劃。」動保和環保團體多年努力想撕破海洋公園假保育的糖衣美夢,到今日不攻自破。

昆明一間動物園中,市民「釣獅子」。
昆明一間動物園中,市民「釣老虎」。(網上圖片)

海洋公園打破昔日偉論 一直只是一盤生意

鄭家泰說自己作為一個香港人,覺得香港到處已是購物玩樂的地方,去購物會想到去銅鑼灣、旺角,要吃喝玩樂會去尖沙咀。

「到底會不會有人為了購物而老遠走到黃竹坑?海洋公園建立了足足四十年,它們的中心和形象就這樣一天瓦解,被管理層打碎。如果海洋公園到今日仍然企硬,堅持最後作為一個保育機構也許仍有一點說服力,我們能勉強說他們有其忠旨,但現在我看到的什麼保育動物,推廣保育教育在管理層心中只是謊言,海洋公園根本一直只是一盤生意,他們的腦裡並沒有想過動物日後的命運。」

他說,但事已至此,管理層在發布會仍然是同一腔調,他們稱海洋公園一定會安置好有關動物,卻不願向公眾公開安置計劃,令人感到憂慮,無從得知園方背後的想法。

香港海洋劇場開幕初期是全球最大的哺乳類海洋生物表演場地。
香港海洋劇場開幕初期是全球最大的哺乳類海洋生物表演場地。

「我還是希望園方在安置動物上,能考慮興建海濱庇護所,讓動物有其養老之處,安享晚年。但亦明白當中會有很大的阻力,因為牽涉的問題仍然是金錢,但就算香港無,如果鄰近地方可以做到,而他們能把海洋公園的海豚送到那邊,那麼二十多條海豚經過了那麼多年的圈養生活,最後還可以算是能好好退休。至於其他動物,坦白說,如果海洋公園真的重新改裝,放棄整批動物的話,我也想不到除了運送牠們到其他機構有什麼方法。」陪伴我們童年的動物被「送中」,香港市民定必感到悲傷,他也不例外。

鄭家泰於是希望海洋公園最後能把園內的動物保留下來,維持場館經營,直到動物全百年歸老,同時停止一切的繁殖,但他又明白這個方案對於打算三年就完成轉型的管理層並不可行,因為園內動物的壽命短則可生存到十幾二十年,長則可存活幾十年。

「如果不去動當中的場館,最後能可否做到管理層說到的轉變,我不肯定。」但他還是記牢當初海洋公園對他說的話——他們說,海洋公園的忠旨是「保育與教育」。

「如果他們這個忠旨是真的,當下就應該努力保留目前的動物,想想應如何真正進行保育動物的教育,而不應該一心盤算在短時間內要送走動物,令牠們不知去向,也不知生死,再把整個海洋公園轉型成飲食娛樂的地方。」他在澳洲越洋說道。

被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1/19-20210118114418-1024x68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