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不能扳倒的國度:遊戲世界「畢業」「睇波」兩不誤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疫情不能扳倒的國度:遊戲世界「畢業」「睇波」兩不誤

25.03.2020
網上圖片

不曾走進遊戲機世界的人,不會明白電子遊戲的迷人之處。

幾年前,電影《挑戰者一號》於香港上映,電影講述現實世界因缺乏保育同時經濟日漸低迷而變得貧窮殘破,人們徹底放棄了解決現實問題,而戴上VR裝置一頭裁進了名為「綠洲Oasis」的遊戲世界。

ready-player-one-1
電影劇照

於虛擬的遊戲國度,一切看來華麗昌榮,失去希望的人們帶着各自的理由與欲望,為自己建立足以隱身的遊戲代號,並為角色穿上理想的外殼,使用另一個身份從心所欲地走進奇幻縹緲的遊戲世界。電影中的「綠洲Oasis」其實也就是生於絕望的人們暫時逃離現實的桃花源。

電影上映後,不少觀眾於電影中重新找回昔日經典的遊戲角色,恍如又回到自己早已腿色的童年一樣。在疫情瀰漫的今天,大家為了避疫,大多留在家中工作與學習。到了午膳時間,鬧市的餐廳仍然門庭冷落,大街亦比往日冷清,然而,一旦回到家中,打開屏幕,遊戲世界裏卻熱鬧非常,不少熱門遊戲即使不斷貨,也只能變成炒價出售。遊戲業成為一盤逆市生意,而遊戲題材與發展更是五花八門,人們幾乎可以在遊戲中找到真實生活的取替品。

_2020031618330534412
有日本小學生與同學決定用熱門遊戲《Minecraft》自行舉行虛擬的畢業禮

日本小學生自辦《Minecraft》虛擬畢業禮

據日本傳媒報道,日本因疫情問題,全國中小學停課至四月初,不少學校逼不得已取消畢業禮。有日本小學生與同學決定用熱門遊戲《Minecraft》自行舉行虛擬的畢業禮。

在這場畢業禮上,沒有老師、校長或家長帶頭,一切全由一班小朋友自行創造,他們在遊戲中造出了白色的禮堂,各個小朋友以其《Minecraft》角色參與,就像萬聖節派對,有的像科學怪人,有的頭上套着南瓜,一個個列着隊,站在禮堂台上,大家都玩得不亦樂乎。不少網民發出會心微笑,認為這是一個獨一無二的「畢業禮」。

_2020031618330469574
《Minecraft》一直為全球熱門的遊戲之一。(網上圖片)

這個畢業禮的誕生,其實與《Minecraft》這個遊戲的性質有莫大的關聯。《Minecraft》是一個隨機生成的三維世界,玩家在那個虛擬世界裏探索和採集資源,並生成物品,進行各種生存冒險,最後創造出獨一無二的個人世界。過程中並沒有複雜的遊戲機制或規條,玩家只要學會移動方塊,就可以從建造新手搖身一變,成為建造專家。這款強調個人體驗的遊戲,內地譯為「我的世界」,台灣則譯為「當個創世神」。四年前《Minecraft》更研發出針對學校教學應用版本的教育版,公開給全球師生下載使用,一直受到學生歡迎,香港亦有不少學校以此作為STEM與編程教學的工具。

唯一不被疫情擊倒的足球大賽

除了學校因疫情而停課,「停課」的還有世界各地的足球賽。英超、西甲和意甲等紛紛停賽。然而在《FIFA20》世界,「西甲」如常舉行,有二十支球隊派出了貨真價實的球星——以打機者身份——參賽,如馬德里體育會派出中場球員Marcos Llorente,皇家馬德里則派出翼鋒Marco Asensio參戰,吸引了大班足球粉絲觀賽,最終賽事更由後者奪標。該「賽事」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籌得14.2萬歐元,用以對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

12522bee-d401-4a4b-8b6b-d3cd9f5d4c05
《FIFA》固定增加不同球隊球員的資料,更完全參照真實球員的跑動速度、盤球和射門技巧而設定,於是深得足球迷熱愛,是一款長青的足球遊戲。

《FIFA》是一個得到國際足協官方認可的電子足球遊戲,遊戲的場面營造與比賽細節十分講究,連球場下雨時草皮狀況如何呈現,也做得一絲不苟,像真度極高。,遊戲設定更與真實的國際足球比賽進程息息相關,遊戲中的球員的技術和技能,完全參照真實球員的跑動速度、盤球和射門技巧而設定。玩家可從比賽中得到一周獎勵,抽取球員,終於組成理想的「Ultimate Team」(終極球隊)。

不少人認為《FIFA》遊戲拉近了真實與虛擬世界的距離。然而,兩者其實還是有分別的。現實中各大聯賽已經宣佈暫停,甚至有知名球員「中招」(感染新型冠狀病毒);電子遊戲世界裏,球賽仍然繼續,「中招」的球員依然生龍活虎,盤球如入無人之境。

網上圖片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3/eee-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