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新人連桷璋(1)尋找同伴的雨傘世代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區議會新人連桷璋(1)尋找同伴的雨傘世代

香港在過去半年經歷巨變,期間最叫人驚異的變化之一,可數去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結果:民主派與建制派議席勢力逆轉,前者以三百八十八席壓倒性勝過後者的五十九席,有部分地區,如大埔,更是全區議席由民主派陣營包攬,有人笑言應改名作「黃埔」。

在大埔這個「黃區」,有位留長髮也留鬍鬚的四眼素人當選者表現尤其特出。當區市民會在網上留言多謝他「有你在真的不一樣!」,區外人看到他辦的創新活動則難掩羨慕之情,他區議員見其工作會表示「自愧弗如」,也有媒體文章稱他為「文宣達人」,表彰其宣傳品別具美感。

深得民心的他,是以近千票贏過上屆大埔區議會主席黃碧嬌的,廣福及寶湖區議員連桷璋。

不絕於耳的讚美說話,反映連桷璋努力有目共睹;但掌聲愈響,連桷璋則愈大壓力。讚美或掌聲,代表的都是人們對他寄予厚望,盼他能為大埔帶來一番新景象。這些期望,加上接踵而來的社區工作,讓當選不久的連桷璋肩膊背負千斤重擔。但他不想辜負眾望,因為自己和市民一樣求變心切──除了想在長居多年的大埔復興鄰舍互助精神,更是想從自己的立足點開始,「改變香港成為容納得到我存在的香港」。

連桷璋於大埔生活近30年,對這區感情深厚,去年六月見社會環境變化,毅然辭掉廣告公司的工作參選區議會,實踐心中的新意和改變。
連桷璋於大埔生活近30年,對這區感情深厚,去年六月見社會環境變化,毅然辭掉廣告公司的工作參選區議會,實踐心中的新意和改變。

尋找同伴的雨傘世代

連桷璋成為區議員前,對上一次面對同等壓力,是在A-Level公開試後。「我覺得在香港好辛苦,那時總在想,應該如何做人?考完試,之後讀書?然後返工?我想做很多事,卻無從入手。」

帶着這些人生疑問和煩惱,連桷璋到印度避世兩三個月。他說,在印度所過的旅居生活沒什麼特別,但旅程之於他人生則很特別,期間有一幕,十年後仍歷歷在目:「那天好熱,」開首一如所有在印度發生的故事,「在一條闊長的直路上,街邊有一檔『車仔檔』,賣着不知名的汽水,我買了一枝樽裝橙汁,飲橙汁時抬頭望天,剛好是日落,是在相片見到那種很大的太陽。」

此情此景,令連桷璋心中悶氣一掃而空。以前他很羨慕日本漫畫《海賊王》內的世界,因為主人翁總能與一船夥伴共渡患難,但現實中,自己卻沒有那條船,有很多念頭想實現,卻往往因缺少同伴而做不成,因此總是執着於人際關係。在印度的落日下,他釋懷了,不再強求人與人要有漫畫那種緊密羈絆。

回港後,連桷璋勇敢走自己的人生路,打過幾份工,然後去了讀設計。畢業時,遇上「雨傘運動」的爆發。

「那時打算全時間投入當時的運動中。」連桷璋畢業後沒有急於找工作,而是晝夜留守在旺角佔領區中。憶述那段時光,他的聲音帶着淡淡的哀愁:某夜在佔領區,他與友人促膝長談時曾感嘆道,「如果不是這個運動,我們都不知自己的人生應該如何走下去。」

雨傘後,連桷璋的朋友進修讀博士,而他則找了份廣告公司正職,同時回到自身社區,試着在大埔推動些小改變。先是籌辦「大埔社區學堂」,在大埔的公共空間舉行社區歷史、時事或規劃的課堂,其後不時也會開「不是垃圾站」,推廣社區資源回收及共享。

但連桷璋腦海裏還有很多想法因民間身份所限未能付諸實行,故此他在2018年,已萌生過參選區議會的念頭。直到去年6月,又一場波瀾壯闊、久延至今的抗爭運動爆發,他意識到香港人「無法再走回頭路」,趁還有空間,應放手一試,遂決心參選。

連桷璋很忙。做訪問前,他與其他區議員到了那打素醫院跟進「武漢肺炎事件」。準時到達約好的廣福邨,他立即被吳婆婆(左)攔住,看看為何手機打不出。花了一段時間,終於發現,原來是婆婆女兒不記得交電話費。
連桷璋很忙。做訪問前,他與其他區議員到了那打素醫院跟進「武漢肺炎事件」。準時到達約好的廣福邨,他立即被吳婆婆(左)攔住,看看為何手機打不出。花了一段時間,終於發現,原來是婆婆女兒不記得交電話費。

競選期間,連桷璋的團隊陣容鼎盛,他獲得中學同學及師弟妹、教會教友、社運同道、舊同事,還有街坊的各方面的鼎力支持。在投票日,他更有過百義工幫忙拉票,當中有些素未謀面。現在,連桷璋已非以前渴求同伴而不得的年輕人,而是領航一艘小船的區議員。

(3之1)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1/tan200106lung010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