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儂牆襲擊背後 】從約翰連儂 到捷克再到香港
熱門文章
抗爭時代

【連儂牆襲擊背後 】從約翰連儂 到捷克再到香港

131
05.09.2019

在近三個月的反修例運動中,「牆」佔了個重要位置。

很多人喜歡引用村上春樹的名言,比喻抗爭者為「雞蛋」,政府為「高牆」,而在雞蛋與高牆之間,他們堅決「永遠站在雞蛋的那方」。但蛋和牆也不一定對立,有抗爭者會積極利用牆,在城內各處以告示貼、文宣圖和大字報築起一幅幅「連儂牆」,抒發內心情緒,表達香港未來的想像,也為同路人打氣。

y190825siu0213

當金鐘連儂牆在6月尾遭受破壞,連儂牆隨即成為了運動另一個抗爭重心。7月初,連儂牆在各區「遍地開花」,在連儂牆的牆身上,多見「撕一貼百」四字,強調絕不噤聲。至今,各區連儂牆仍然生生不息,堅持「守牆」的義工不停修復。

「絕不噤聲」的精神,遙遙呼應了1980年代捷克布拉格連儂牆所彰顯的抗爭信念。雖然經歷過1968年「布拉格之春」改革夢碎的慘痛挫敗,以及共產政權多年對人權的打壓,捷克人在1980年代沒有放棄對自由民主的追求。在當年捷克嚴苛的政治審查底下,他們對西方文化仍然趨之若鶩,在地下流傳英文歌曲,其中樂隊披頭四及約翰連儂的音樂尤受歡迎,畢竟他們從披頭四的歌聲裏聽見了一個惹人無限遐想,值得追求的美麗世界。

已死的人以另一種方式重生

1980年12月8日,連儂遇刺身亡,舉世哀悼,有捷克人在布拉格修道院大廣場的一面牆上塗鴉,繪上連儂的畫像,寫上他的名言,其宣揚「愛與和平」的歌詞,悼念他們心中的英雄。縱使政府恆常將牆塗白,清洗壁上字句,人們又會捲土重來,在牆添上更多反政府塗鴉。縱使後來牆上安裝了監控鏡頭,以身犯險者仍不計其數,依舊在牆上塗鴉,以行動捍衞言論自由,拒絕噤聲。受連儂啟發,因連儂的死而起,「連儂牆」之名因此得來。

tan190823siu%ef%bc%bf0514

捷克人與極權政府就連儂牆的對抗,一直到1989年捷克「天鵝絨革命」,和平實現民主化為止,連儂牆亦隨之成為了「愛與和平」的標誌。今年是「天鵝絨革命」三十周年,香港的示威者繼2014年再一次借用了捷克連儂牆的意念,成為這次反修例運動其中一個重要象徵。香港連儂牆在內容形式上與捷克原版或有不盡相同之處,但歸根結柢,信念如一:擁抱自由,拒絕噤聲。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9/y190825siu021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