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儂牆襲擊背後】大埔連儂牆 最重要的不是護牆而是護人
熱門文章
抗爭時代

【連儂牆襲擊背後】大埔連儂牆 最重要的不是護牆而是護人

1364

大埔連儂牆的宏偉莊觀,被喻為一個博物館,它起點自大埔火車站的行人隧道入口,伸延至通往新達廣場、雅運路、運頭角遊樂場等各個出口,牆身通通貼滿五顏六色的便利貼,還有各式畫作甚至立體紙製模型,心思創意十足。

d190823-8

街坊義工說,牆上佔有六、七成是打氣說話,兩成是反修例運動的文宣,其他則是批評政府的語句、各行各業抒發自己專業意見,如樓市、股市分析等。有人曾經透露過,本來打算輕生,但來到這裏感到一陣溫暖,便打消了自殺念頭。「這裏已成一個加油站,街坊下班路過,可以來貼一貼心聲,或與同路人聊天。」義工街坊Amanda說。

牆前但見眾生相

這裏規模大,事端亦相對多。連儂牆設立的頭三星期,天天有人前來撕紙,罵年輕人是垃圾和廢青,甚至襲擊現場街坊。

7月12日,兩名男子前來撕紙,期間一個義工上前勸阻,二人揮拳襲擊,大批市民發出噓聲,兩人離去後,男義工送院證實左手骨折。當天晚上,有人試圖以打火機燃點紙條,連儂牆一角被薰黑,警方當場拘捕一名涉事男子。

胡耀昌是大埔區議會增選委員,他的服務地區就在連儂牆附近,他說事發翌日,市民都很憤慨,「碰巧地政總署來清理違法單車,很多記者和街坊都聚集在那裏,突然有兩個中年男人和和兩個中年女人,走下來開始嘈。其中一個男人突然揮棍,我便上前跟他理論,後來警察把他帶上警車,兜了一圈便放了他。」

他說,之後又有大批有大陸口音人士到場破壞。「7月16日晚上,一輛旅遊巴駛到附近,突然有幾十人下車,在牆上貼八國聯軍旗。他們走了以後,警察拉起了封鎖線,說不能碰。不過,到了第二天,一眾街坊自動自覺清理現場。」胡耀昌說。

兩天後,再有百多人乘旅遊巴到場,他們拿着大花牌,用梯子和強力白膠漿貼上撐警集會的單張。「有幾個人拿來一張摺枱,攤開來,放下幾盒叉燒飯。我問他們做什麼,怎料他們突然把飯盒掃落地面,抱起摺枱走了。」大學生包書膠說,他當天在場,只好默默幫忙清理現場一片狼藉的叉燒飯,「不然會有曱甴。」

他還記得一幕,「有超過一百個防暴警察衝入隧道,逐張memo紙檢查」,原來之前一個軍裝警察聲稱要與示威者隻揪後,有人指該警察住在大埔,連儂牆隨後出現懷疑是他的照片和住址資料,大隊人馬出動,就是為了撕走牆上留下的地址。

y190825siu0245

三個字改變了一切

在連儂牆路過的人,多是運頭塘村街坊,或者去火車站或坐隧巴的人。後來晚上人流也開始多,因為有不少人專程從別區前來。「他們像朝聖一樣,說來支持我們,又有人塞錢給我們,但我們不能要錢。上星期,有人拿了四杯雪糕來,一定要我們即刻食。」Amanda說。

不過,守在牆前面的他們,並不知道誰是這道連儂牆的發起人。「最初,是有一個人拿了一塊紙皮,寫了『連儂牆』三個字,貼在那邊轉角位。」然後,開始有人貼memo紙,那時大家貼得很慢,位置也不起眼。」

連儂牆的規模日漸擴大,還有二、三十名義工協助當值,「很多人都問,你們如何分配時間和工作?其實我們沒有大台,我住附近,經過就會掃地執垃圾,不想增加食環人員的工作負擔。」Amanda說,這裏最美麗的不是memo紙,而是有人默默在為牆上的字句貼上包書膠和清理現場垃圾。

半天 失去了的會回到原點

有時,他們亦會嘗試與前來「挑機」的人進行理性討論,「有些人會反問中國有什麼不好,我會回答《逃犯條例》通過修例有什麼問題,大陸法制存在有什麼問題。有些人會跟你溝通,聽你說什麼,有些人則會罵你,然後離開。」包書膠說。

y190825siu0360

他們說,自從將軍澳發生兇徒持刀斬人事件後,他們到連儂牆時都提高了警覺性。「跟人聊天時,我們一定站起來,不會坐着,因為有什麼事,可以馬上跑。」包書膠說。

「我的心態是,上前線的學生,連死都不怕,我在這裏怕什麼?我不會因為怕了你,怕了你做的事而不來,沒有可能。這個社會難道走出街都要怕被人跟蹤和滅聲?」Amanda說。

「先要保護人,再保護牆。大家經歷了這麼多事情,都明白無論連儂牆被撕下幾多memo紙,大埔人半日就可以恢復。」胡耀昌說。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9/y190825siu036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