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配時代】親試speed dating 接連被二十五張面孔轟炸後……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速配時代】親試speed dating 接連被二十五張面孔轟炸後……

Speed dating活動,雙方填寫意願的表格。
Speed dating活動,雙方填寫意願的表格。

在中環一間餐館,女記者化身「事主」,「暗訪」周末夜晚的五分鐘極速約會。

一男一女對號入座,面對面交談,隨每隔五分鐘的一次鈴響,女士按兵不動,男士集體起立,變換座位,走馬觀花地交換交談對象,雙方幾分鐘之內就要決定想不想跟對方繼續有「下文」。

主辦方付上配對紙供你評核對方,勾選對方的名字,若對方也選了你,主辦方會在24小時內提供聯絡方法……

眼前的面孔不斷刷新。

五號男是公務員,靦腆地說:「我唔係識女仔,只係來識多啲朋友。」

七號男一坐下就單刀直入:「介紹一下你自己吧。」儼然HR一名!

超過十人的愛好是「行山」,超過半數人的「專長」是「攝影」,一深究用什麼鏡頭,有人自豪地說:手機!

餐點時間開始了。八號男滔滔不絕開講,嘴裏的食物若風捲殘雲。

十三號男稱自己開公司,他已經聰明「絕頂」,額頭發亮。他聽記者說喜歡下廚,頓時眼冒金光,並稱:「你是典型的中國婦女,以後你忙碌時我也可以幫手。」

溫文爾雅的十七號男是做NGO的,用最短的時間感慨「社會太多不公,可以做的又太少。」大家七嘴八舌地交談,人聲鼎沸。

轟炸式會面

當二十號男坐在面前,記者因口乾舌燥,轉為守勢。作為銷售員的他用三分鐘滔滔不絕介紹平日銷售的獨立彈弓褥……

記者保持微笑斜視附近的戰局。發現有位戴圓形黑框眼鏡的男士,頭發亂蓬蓬,襯衣皺巴巴的。他一坐下來,對面的女生立即去洗手間。五分鐘的約會,有四分鐘時間他用夢遊似的神情對住空凳子。

轟炸式見識了二十五張面孔後,派對完結, 眾男士立即如鳥獸散。

「太久沒拍拖,想熱熱身。」芳華正茂的短裙長腿妹妹,一副艷麗戰鬥格,她對男士欠缺禮貌感到失望。「我相信香港男人市場出了問題。」 美國留學回來的女建築師也嘆了口氣。

第二天,女建築師與四個男生互換聯繫方式,她禮貌地以電郵謝謝他們,但他們只是客氣的回覆了一下沒內容的電郵。

「他們都沒誠意。要找新朋友也沒想像中那麼易。」幾天後,她轉戰另外一間約會公司。

剛邁入三十歲的銀行總裁秘書E小姐,在極速約會中曾遇到推銷健康產品的男嘉賓,幾分鐘內一直講公司產品給朋友家人會帶來什麼好處。她又試過諮詢一家知名婚介公司,付幾千元安排一次約會,但見面前連對方的照片都看不到。

她質疑,究竟平均要付出多少成本,才可以找到如意郎君?什麼是時間和成本最有效的方法?如果花那麼多時間和精力都找不到,究竟是真的沒有合適對象,還是成為了婚介公司的斂財工具?

任職跨國公司公關部的L小姐過了三十歲,在香港這個高壓力城市中,也陷入焦慮,她去過單身派對和極速約會後,意興闌珊地說,看上去很高效,但匆匆忙忙能遇到合適的人,那是奇蹟!

有極速派對主辦機構的負責人也指出,有一成參加者是「極速玩家」……

坊間speed dating中,通常男女分別對號入座。
坊間speed dating中,通常男女分別對號入座。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cover1-20200419134900-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