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2018】這一年悄悄溜走的音樂與圖騰
熱門文章

【回首2018】這一年悄悄溜走的音樂與圖騰

1707
31.12.2018
文化組

Dolores O’Riordan 2019年留給樂迷的最後禮物

dolores

愛爾蘭另類搖滾樂隊 the Cranberries(小紅莓樂團)主音Dolores O’Riordan在1月15日於英國倫敦酒店離世,終年46歲。事發超過半年,警方調查發現,Dolores在浴缸中溺斃,當時身體有大量酒精,並以「悲劇的意外(tragic accident)」來形容她的離去。

2017年4月,小紅莓樂團推出了第七張專輯《Something Else》,亦密鑼緊鼓準備2018年發行出道專輯的25週年版本,以及新專輯《In the End》。怎料她在2017年底完成新碟的主唱錄音不久,便傳出突如其來的死訊。今年9月,小紅莓樂團的其餘三位成員發表聲明,2019年初將發行專輯《In the End》,這亦是小紅莓樂團最後一張專輯。團中結他手Noel Hogan接受《衛報》訪問時說到:「新專輯發佈後,樂團便會解散,我們找不到繼續的理由。」

樂隊失去了主唱,猶如失去了靈魂。Dolores的獨特唱腔深受歌迷喜愛,《Zombie》的沉重演繹、《Linger》的輕描淡寫,還有《Dreams》的迷人氣聲,深深印在樂迷腦海。樂隊於1993年推出首張專輯《Everybody Else Is Doing It, So Why Can’t We?》,全球銷量達4,000萬張,頓時成為一線國際樂隊。

小紅莓樂團與香港也有密切關係。樂隊曾於1996年及2012年分別登上香港紅館與會展舞台。2007年,Dolores推出首張個人專輯《Are You Listening?》的前夕也曾來港進行一場不插電(acoustic)的小型演出。她的魅力是王菲、范曉萱等歌手的學習對象。1992年,樂隊的大熱單曲《Dreams》其後被王菲翻唱成《夢中人》,王菲演繹輕快清爽,歌曲更成為王家衛執導的《重慶森林》主題曲。


盧凱彤 帶走「鬱躁滋味」 留下「無限笑容」

20181001 20180806 ¿c³Í§Í¬ï¤W¯»¬õ¦â¥ÖÁ¹µn³õ 20180128 ¿c³Í§Í«e±ß¥X®u¡mÀô²y¦|²îÁɬPÁnºì©ñ­µ¼Ö·|¡n¡A§l¤Þ¤£¤Öºq°g¨ì³õ¡C­µ¼Ö·|¦b¤EÀsÆW±Ò¼w¶]¹D¤½¶é¤á¥~Á|¦æ¡AÁöµM¤@ª½¤U?·L«B¡A¦ýºq°g¼ö±¡¥¼¨ü¼vÅT¡C ¿c³Í§Í¬ï¤W¯»¬õ¦â¥ÖÁ¹µn³õ¡A¦Û¼u¦Û°Û3­ººq¦±¡C (¡þ¼B¥Ã¾UÄá)

《才女》、《Never been kissed before》、《無家可歸》,唱作人盧凱彤(Ellen)在at17時期已不跟主律旋,在千禧年男女偶像風行的年代,與拍檔林二汶自彈自唱,陪伴八十後經歷青春,鼓勵大家無須賣弄甜美與可愛,落力地做自己。今年八月五日,三十二歲的她自殺身亡的消息震撼了歌迷。她的離去連同一代人的青春印記一併剝落。但她的音樂仍未止息,換個方式在歌迷心中迴響。

m170604-yan-0127

這位才女是少數敢言的藝人,她是如此從一而終地特立獨行,即使與二汶分開發展,主力到台灣創作,仍然對社會議題積極表態。雨傘運動期間,參與唱出《撐起雨傘》為港人打氣,甚至被內地音樂節封殺;歌曲經常流露對環境的關心:《賣空氣的人》談大自然受污染,《無核》表達對核能的擔憂;在去年第28屆金曲獎以單曲《還不夠遠》獲得最佳編曲人獎,並在頒獎台上宣布出櫃,公開感謝太太余靜萍,積極參與性小眾平權運動。

性取向與情緒病是她近年面對傳媒時回應得最多的事,她亦沒有迴避。2015年推出單曲《廿九歲的遺書》,記錄心路歷程,「將鬱躁滋味 紋上右臂 不蓋掩我傳奇 不只有焦慮 還有樂器 跟我走 赴遠地」,治療期間畫下的曲折線條,成了右手臂的紋身,憑歌寄意,她更曾在一次現場演唱Radiohead的《Exit Music》時,當眾剃頭,寓意重生。

Ellen逝世後,音樂圈紛紛悼念,陳奕迅的歌曲《可一可再》MV,Ellen在幕前唱出一句「無限笑容的」,笑着跟各人抱擁,讓人記住她的勇敢與堅強。今年十月,好友二汶跟隨Ellen的旅行腳步,帶着從前二人的合照前往不丹,度過三十六歲生日,當作是彼此共度的第十九個生辰。

最記得二汶在Ellen去世後,在facebook寫道,摯友離世,若問她Are you OK?「我回答你,我永遠不會OK,因為這件永遠也不會是一件OK的事」,一語道破在世者的心情。只望她的離開,會喚醒更多人關注情緒健康。


Zombie Boy Rick Genest 骷髏紋身反思何謂「正常」

10392402_1534742550098203_1843311018071547396_n

加拿大男模特兒Rick Genest外表叫人過目不忘,身上九成皮膚都有紋身,尤其是頭上的腦袋紋身和漆黑的骷髏雙眼,猶如一副行走中的骷髏,他喜歡別人稱他為”Zombie Boy”。今年八月二日,他在加拿大家中陽台墮樓死亡,終年三十二歲。他近年曾透露自己患有抑鬱症,初時有消息指他是自殺,後來其經理人澄清是死於意外。

16462_1541022189470239_5218989939079993808_n

Genest曾有死過翻生的經歷。他十五歲時確診患上腦瘤,過往的習以為常瞬間變調,在等待做手術的半年,迫使他不斷思考死亡,正視內心需要,最終逃出鬼門關。這次經歷啟發了他,發現所謂的正常不過是一種幻象,在十六歲開始做世人認為「反常」的事,先在左肩紋上首個紋身──骷髏頭,後來他成為健力士紀錄擁有最多昆蟲紋身和骨骼紋身的人。憑藉皮囊,他受到Lady Gaga造型師Nicola Formichetti發掘,2011 年演出Lady Gaga的”Born This Way” MV,自此一鳴驚人,成為Lady Gaga、無數設計師的繆斯,為時裝名牌當模特兒,更曾參演電影《浪魂47》(47 Ronin)。2013年他亦曾來港與麥浚龍合拍《鶴頂紅》MV,MV充滿暗黑迷幻感。

他本身鍾情創作龐克音樂,不過身體還是他主要的「藝術表演場地」,皮相道出心中所思。2011年他為一化妝品牌遮瑕膏拍宣傳短片”Go beyond the cover “,短片以”How Do You Judge A Book?”問句作開端,團隊為他全身塗滿遮瑕膏。初時他全身肌膚儼如一個普通人,後來逐步卸去遮瑕膏,露出原本的紋身,叫人反思以貌取人的做法,再次帶出「什麼是正常」的詰問。

Genest在2012年《Wonderland》雜誌訪問中,解釋他的外觀:「對許多人來說,殭屍代表了一種普遍的仇外心理。就像我的生活一樣,我經常被貶低,憎恨或誤解。」儘管身上的紋身看來駭人,不過跟他相處過的人無不稱讚他謙遜有禮,成名後依然節約。他讀書時長期受欺凌,亦曾經因與家人吵架而離家出走,流浪街頭。或許出於自身經歷,他成名後依然關心青少年問題,參與加拿大The Home Depot Canada Foundation的義務活動。這基金專為無家者及輟學少年而設,他希望利用名氣,呼籲大眾關注邊緣少年,為弱勢發聲。

文化組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8/12/20180128ma002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