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同婚】台灣同婚專法的最後一里路:疫情爆發被迫分隔台港兩地 「法律面前,女朋友原來與朋友無異」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性小眾平權

【跨國同婚】台灣同婚專法的最後一里路:疫情爆發被迫分隔台港兩地 「法律面前,女朋友原來與朋友無異」

10.06.2020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優惠價拍攝婚紗照!」有人正舉牌招客,可是西門町的人潮從未試過這般冷清,阿奇與阿欣是少數仍在逛街的情侶。

「不如在離開前拍照留念?」阿欣問。於是,熱戀三個月之後,阿奇與阿欣就拍下一輯婚紗照。其中一張照片,阿奇特別喜歡:二人懸浮空中,穿西裝的阿奇向穿婚紗的阿欣各自伸出一隻手,就像西方名畫「創造阿當」一樣。

拍照翌日,阿欣就要離開台灣。三月七日,是阿奇與阿欣最後一次見面。因為新型肺炎疫情,二人被迫分隔台港兩地已經超過三個月。

台同性婚姻法通過  但卡在另一條例

「疫情之前,我們真的不覺得距離有什麼關係。」阿奇說,假如自己認識了一個住在高雄的女朋友,高雄往來台北,與香港往來台北的時間,其實差不多。高鐵與飛機之間一道無形的邊界

阿奇仔細研究過防疫條文,只有「國人的配偶或未成年子女」,才可以申請「特別入境許可」。法律面前,女朋友跟朋友是沒有任何分別。台灣通過同性婚姻專法已經一年,仍然有一羣跨國同志伴侶未能結婚。台灣法例有限制當地人與外國人結婚的條例,《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46條前段列明:「婚姻之成立,依各該當事人之本國法。」換言之,只要對方的國家未有通過同性婚姻,同志伴侶也無法在台灣結婚。由於香港未有同性婚姻,即使同婚專法已經通過一年,台港同志伴侶仍然未能成婚。

「感覺就像大家一起去跑馬拉松,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已經衝過終點,我與阿欣卻仍卡住在最後一里路。」阿奇一年多之前加入「臺灣跨國同婚平權聯盟」做義工,發現有些伴侶,已經等待結婚二十年。

快樂就是多一張枱和多一個人

阿奇與阿欣是在網絡上認識,因為香港的反修例運動而打開話匣。當時,香港的抗爭運動激烈,阿奇擔心阿欣的安全,特地從台灣人肉速遞「豬嘴」來港。「至少,我們不會因為政治問題而吵架。」阿欣笑說。

沒多久,二人已經互相見過家長,聖誕節是二人第一個一起度過的節日。之後的三個月,阿欣都是與阿奇同居。「我最不習慣是沒有化妝枱。」阿欣的正職是做化妝,簡直正中她的要害。一直以來,阿奇都是獨居,從未試過每一天都與另一個人待在一起,她的家,看起來比較像airbnb。「後來,我發現,生活裏多了一張枱,多了這個人,也多了快樂。我覺得,阿欣是一個可以一起生活的人。」

分隔三個多月,阿欣最掛念兩個人一起煮飯的日子。「因為我們在一起,才會煮飯。」平日,阿奇都是在便利店買快餐,甚至匆匆吃一個杯麵就當一餐。兩個人在一起,阿奇又忽然願意一起下廚。在台北的廚房,阿欣煮過可樂雞翼、薯仔炆雞翼、羅宋湯、蘿蔔豬骨湯。有時,阿奇又會露兩手,炒一個台式蔥爆豬肉,沙茶牛肉加餸。後來,阿奇怕阿欣掛念香港,早餐又會煮一個通粉,沖一杯奶茶。

因疫情分隔異地  反而更渴望結婚

她們的生日,一個在四月,另一個在五月初,兩個生日都無法一起慶祝。阿欣仍然花心思親手做了一本相簿,還有一對情侶鎖匙,本來是阿奇的生日禮物,結果應該會變成二人日後「重逢」的紀念品。

近日,台灣政府宣佈,最快會於十月才解封關口,意味阿欣短期內仍然不能到訪台灣。至於阿奇能否前來香港探望,還要視乎香港政府的檢疫令何時放鬆。然而,體會過這段分隔兩地的日子,二人反而渴望成婚。

「你嫁畀我啦。」這句說話,阿奇對阿欣說過不止一次。阿欣說,結婚前一定要求婚。那些要求,阿奇都知道了:要有觀眾,地方要浪漫,戒指要漂亮。「你可以用豬嘴追到她,但是總不能用『香港加油』的布條跟她求婚。」阿奇笑說。

假如之後兩地關口解封,阿欣打算去台灣發展,開拓化妝事業,還想學習紋身。然而,作為「外國人」,除非阿欣投資移民,否則很難展開工作「這些都是很實際的事情,就算申請租金補助,一個人跟兩個人所申請到的面積補助也不一樣。」阿奇說。「一男一女結婚為了什麼?大家都一樣,結婚是為了保障。如果不用結婚也有保障,我也不用堅持。」阿欣說。

律師團提出行政訴訟   要求修例

六月九日,臺北高等行政法院首度開庭,處理一對台灣與新加坡同志伴侶(小C與美蘋)申辦結婚登記的案件。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律師團提出兩個解決方式,其一是法官可依職權,運用《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的第8條,排除前文提到的第46條規定,下令戶政機關受理當事人的結婚登記。另一做法,就認定同婚專法雖無國籍限制,但是加上《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第46條之後,令同性伴侶因國籍或性傾向受到系統性歧視,要求法庭考慮裁定停止訴訟,聲請釋憲。然而,法官表明釋憲的平均年期是三年,緩不濟急。假如法官判決有利當事人,將會推動行政及立法機關盡早修改現行法例。

為了促進政府修法,阿奇跟進跨國同婚的議題已經一年有多。五月份,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在凱道舉行造勢活動,期間一直向各個政黨及政府部門斡旋,反應尚算正面。眼下,阿奇希望政府能盡早在二Ο二Ο年內完成修例,因為迫近二Ο二二年選舉年,政黨將會把精力投放於選舉工程。如果今年不能修例,阿奇恐怕一拖就是三年之後的事。

三年,對於一對有情人而言,可以是相當漫長的道路。

編輯推薦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性小眾平權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6/sea-you-soon-08-web-20200609160239-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