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趙麗如
熱門文章
趙麗如
港媽如話
ADVERTISEMENT

打100次電話預約視像探病

20.08.2021
趙麗如
圖片由作者提供

疫情緩和,醫院、復康院、老人院等,稍稍放寬了一點探訪安排。部分醫院的大樓設立了視像探病角落(Video Visiting Counter),讓一羣預約了的親友,親身到角落,打視像電話,與身在同一間醫院病榻中的親屬隔空「見面」打氣。為了視像探訪四肢癱瘓、只能透過僅餘的眼球與外界接觸的F,她的中學閨密竟然撥打了超過一百次電話,才成功預約某公立醫院的視像探病,然後通知一大羣老師、舊同學到場鼓勵F。對,打足一百次電話!!!

「我是大嚿陳呀!」生物教科書作者陳Sir透過口罩,再聲嘶力竭地隔着手機熒幕、以誇張的語氣逗F,她竟然笑了,簡單笑容是癱瘓病人一大進展。「我是大頭鄺!」前副校長鄺Sir同樣搬出學生賜予的花名,引F的注意。

這羣師生扭盡六壬,只希望F有反應。我想,人到中年,我活到這一刻,也從未為任何一件事情打電話打足一百次,更沒有人這樣按電話為我!

我與F素未謀面,只是大家均曾在不同年代,入讀旅港開平商會中學,記着同一句「德智健勤」的校訓。F年過四十,聰明、孝順、愛笑、喜歡歌手黎明。在二○二○年二月初的一個晚上,一向健康的她,在家中突然暈倒緊急送院,嚴重中風,失去自理及說話能力。F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年邁媽媽除了擔心一家人日後生活,更憂慮女兒的將來。F最近剛被公立醫院要求搬走,轉到私營療養院,由醫護人員每天照料她各項基本需要。家人及朋友,正趕緊為她籌款,支付長期住院、復康治療等費用。

驟耳聽,她的故事彷彿是一個教會代禱的分享、媒體呼籲讀者捐錢的一篇賺人熱淚的報導等,我看到的卻是何謂關心學生的老師、什麼叫愛的教育、怎樣才是一生的良友、好學校的定義……

作者的母校中學,為病重的F在疫情中籌款,當中的慈善音樂會大合唱了一首由校友自行 編寫的歌曲《Never leave you》,歌詞包括"I will be there for you. Never leave you. Never leave you",唱出老師對學生的關愛,不離不棄。(圖片由作者提供)
作者的母校中學,為病重的F在疫情中籌款,當中的慈善音樂會大合唱了一首由校友自行編寫的歌曲《Never leave you》,歌詞包括”I will be there for you. Never leave you. Never leave you”,唱出老師對學生的關愛,不離不棄。(圖片由作者提供)

F的同班同學Winnie,去年知道她的病況,馬上替她籌款,新任陳校長大力支持,在要嚴守多項防疫規定下,排除萬難,在短時間內剛成功在學校舉辦了籌款日。全校一呼百應,二十多位退休或現職老師、多名退休校長也有出席。在音樂老師Miss Poon的悉心策劃及部分演藝界專業校友的協助下,有人粉墨登場獻唱;又有許Sir夥拍專業咖啡達人售賣自行沖調咖啡、陳Sir手造果醬等等。我的老同學們也以屆別成功籌款。很多校友扶老攜幼,回校大買特買。多年負責聯絡校友的成Sir,為每個到來的校友,送上一個小小的校徽貼紙。我望着貼紙,面積只有大約一枚一元硬幣般大,卻蘊藏着厚厚的師生情。我很難想像,一所中學上上下下,會為一個畢業生那樣大規模地動員籌募醫藥費,捐款更有來自海外。

我的母校絕非什麼「神校」,只是它在一大羣愛惜學生的好老師的教導下,似乎成功培育出不少關愛別人、有同理心及懂得雪中送炭的校友。這羣老師對學生的愛,不止於在校時,而是即使學生離校後或在人生不同階段遇上其他困難, 老師們仍會馬上「瞓身」協助,儼如親生父母。

我當上家長十四年,認識了不少老師及家長,大家也慨嘆這年頭的本地教育,愈來愈進入「跑數」時代:這所學校文憑試多少人考上大學;那間學校在學界田徑、游泳、音樂、STEM比賽拿了多少個獎項等。以上的「跑數報告」無論數字有多大,也比不上那撥打超過一百次,才能成功預約的視像探病。

感謝教育界中,每一位愛護學生的老師,也感激每個為F付出的校友。

但願奇蹟出現,祝F早日痊癒!

趙麗如
圖片由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8/2754bonnie--20210820045405-e162943525641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