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世紀的瘋狂夢土】前言:巴黎的偉大 自由的追求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From Surrealism to Montparnasse

【一個世紀的瘋狂夢土】前言:巴黎的偉大 自由的追求

龐比度中心附近的建築物,不少牆身都可見街頭藝術。最左方一幅壁畫,是塗鴉藝術家Jef Aerosol二〇一二年的作品《Chuuuttt!!!》,描繪對象為超現實主義畫家達利。
龐比度中心附近的建築物,不少牆身都可見街頭藝術。最左方一幅壁畫,是塗鴉藝術家Jef Aerosol二〇一二年的作品《Chuuuttt!!!》,描繪對象為超現實主義畫家達利。

大概十年前,透過活地亞倫的《情迷午夜巴黎》,初認識巴黎。

電影中,美國編劇Gil旅行巴黎。一個喝醉了的午夜,Gil穿越時空,回到了一九二〇年代的巴黎,他心目中最美好的「黃金年代」。在那裏,他碰見了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費滋傑羅(F. Scott Fitzgerald)等大文豪,達利(Salvador Dalí)、曼雷(Man Ray)和路易斯.布紐爾(Luis Buñuel)等文藝先鋒。這些藝術家,當年還少壯,他們愛得深刻,更敢於想像,瘋狂的創作。那時,他們還未知道自己會推動世界改變。

無疑,《情迷午夜巴黎》在我心裏埋下了浪漫化的巴黎印象:巴黎是偉大的,因這些人而偉大。

現在,人大了,眼界闊了一點,對浪漫化有所警惕,也多了疑問。真實的一九二〇年代巴黎是怎樣的?一九二〇年代的巴黎,對世界有什麼影響?而二〇二〇年的巴黎,又與一個世紀前的巴黎,有什麼分別?

我沒有Gil穿越時空的魔法。但我至少可以親身到巴黎去確認,感受,發掘,找答案。「超現實主義」藝術運動,是一個好的切入點。它在一九二〇年代崛起,影響深遠;而且,它誕生的街區蒙帕納斯,亦是畫家卓斯坦.查拉(Tristan Tzara)口中的「巴黎的首都」(capital of Paris),小說家亨利.米勒(Henry Miller)筆下的「世界的肚臍」(navel of the world),盡是風流韻事的傳奇地方。

在這專題,我們拜訪了龐比度中心的超現實主義學者,兩位不落俗套的法國表演藝術家;也重返了蒙帕納斯散步,回到藝術家舊時終日流連的咖啡館,以及他們以前著名的生活地,觀察街區當下的轉變。兩個部分的故事,拼湊在一起,可以看到巴黎藝術家對自由表達自我的恆久追求,以及那片瘋狂夢土的百年變化。

(鑑於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法國五月」最新消息敬請留意:frenchmay.com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From Surrealism to Montparnasse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3/m200118-yunglung-041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