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探香港人夢見什麼 有一種強烈的現實感
熱門文章
走進夢境

窺探香港人夢見什麼 有一種強烈的現實感

486
26.08.2019
陳伊敏 黃宇恒 插圖 Storyteller

這個夏天,我們的心並不平靜,不少人膠着難眠,也許做了不少噩夢,也許沒有夢──因為根本沒有睡……可不可以允許自己休息一下,探索一下內在的世界?

我們邀請創作單位Storyteller合作,徵集讀者的夢,回歸創作。最近,香港人夢見了什麼?這些夢境平凡的少,奇詭的多,歡鬧的少,恐怖的多。一旦細心留意,夢境可能會是我們生活的啟示,或是非常具創意的創作素材⋯⋯

對著手機和電腦屏幕,已經很疲累,想在今晚好好睡一覺,也許能在夢中找到久違的平靜。假如可以走進另一個人的夢境……這夜裏腦內的漫遊將會如何?

血色學校旅行

夢境的開頭我在船上,應該是一大羣同級同學和老師一起旅行,忽然有很多同學尖叫、逃跑,看清楚發現原來有幾個老師不斷拿刀子插入同學心臟,把他們殺死再推落海。見狀的同學唯有四處奔跑逃命。望去海裏,藍色的海水已經沾滿了血,變成了血紅色的海,海上浮着一具具我認識、也懂名字的屍體。

老師不斷揮刀殺人,殺人後露出的魔性笑聲不斷,我實在沒有辦法不抵抗,於是衝出去和老師對抗。我抓着老師的手向船邊撞去,刀子就跌入海裏,誰知她在靴子裏重新拿了一把刀子出來,要向我的心臟刺過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醒了。我發現自己全身疲累,哭到枕頭都濕透了。我恐懼到極點,心跳加速,呼吸也有點困難。不斷哭、不斷哭。心臟也覺得好痛!我還很記得那把刀子,在刀片上有兩個圓形的洞,還把它畫了出來。──Ellissa的夢

從斜坡衝下來的豬隻

我們住在海邊一條小村裏。不時有豬隻從斜坡上衝下來,每一次都好像一場小戰役。那一隻是衝着我來的。我心想只要不是要插入我都可以忍耐。

「我可以觸碰你?」我說不要緊。「這樣呢?」牠張嘴咬住我還拿着手機的一雙拳頭。我說沒關係,目光跟着前面正追過來的同伴。

豬被困在器皿裏頭了,我們在屋內。有一個圓形的插口,但看不見裏面。大家都想要快點解決,我把吸管筒口插上去,抽真空機隆隆響起。器皿裏面是安靜的,血水從機器底下湧出來。只有我一人哭號。拿塊大抹布把血水擦掉,就這樣結束了。──Ching的夢

mingpaoweeklyshortstories9

離世的袓母

最近時常夢到在3月離世的祖母,在夢裏她如常跟我們在家裏吃飯,奇怪的是在夢裏我們全家都知道她已經離開了,但氣氛又不會很奇怪。

我在夢裏問她為什麼回來,她說她想逗留一會,待會便會回去,隨後閒話家常的細節我怎也記不清。只記得她離世前兩周中風,隨後需要用鼻喉餵食,在夢裏她也會把食物放進鼻子裏,所以感覺很真實。── Gash的夢

浴缸裏的殺人事件

我夢到自己殺了很多人,有兩個人的屍體被我放到浴缸內用水浸着。我開始拖地,想清走我留在地上的腳印,不知情的媽媽也在為我清理現場。

我的秘密,仍然沒有人知曉。──Frankie的夢

循環電梯

我家住在26樓,夢的開端永遠都在電梯中,按下26樓的按鈕,等待電梯上升,但每次電梯門開啟時,外面的樓層卻是326樓。走出電梯,往本應是家的單位走去,那裏的地板有一道看似通往地窖的門,當我入內並走完一段樓梯,卻會發現自己再次身處電梯之中。這個夢就如一個迷宮一樣,不斷循環,但莫名地不讓人驚慌。──T的夢

mingpaoweeklyshortstories5

永遠找不到廁所

我走入考場,發現剛剛坐下打開試卷,時鐘卻愈走愈快,只剩下十分鐘!飛快地寫着,老師要收卷了,還有許多題沒答。同時又想去小便。顧不得答卷,衝出門找廁所。但一路路障重重,紅燈一直不轉綠。

闖了許多關,終於找到一個公廁,卻無遮擋;再繼續走,在叢林深處有茅廁,推開門卻覺得奇髒無比,難以忍受,只好衝出去另覓廁所。找了很久,走樓梯,又推開許多門,終於找到有一個廁所。

怎料卻尿不出來,又繼續再找。最後,實在到了臨界點,睜開了眼睛,身體真的快憋不住。──Natalie的夢

變種動物

夢中的我和一羣人在某個地方打算離開時,聽到後面有聲音傳來,一看,就見到有一隻變種動物不停地跳,不停撞向圍籬,想跳過圍籬逃出來。我很擔心,接着旁邊的老師說:「不用怕,圍籬有一定高度,還通了電,牠出不來的!」而很快,事實就證明圍籬一點用都沒有,牠逃出來了。

牠是一隻有點像史芬克斯的東西……藍色的豹加上黃色豹紋,外面披住獅子皮的樣子。牠跳出來後快速跑去我前面一段路就開始張口吃人,我完全呆掉了然後想跑,老師警告:「不要再向前跑,那裏是車站人多,會更容易成為目標!」夢中突然跳過一段過程,我跑到地鐵站坐了幾個站,走出車廂後聽到廣播不停叫人不要去空間狹小的地方,呼籲人走路。當我上樓梯走上上層時,我覺得地板好滑,原來整地都是血,真是血洗大地一樣,整個地鐵站都是肉碎和殘肢,還有一截斷了的異常巨大的蛇尾巴……我一陣毛骨悚然,恐慌地發現不是只有那裏有怪物,而是周圍甚至整個世界都有這樣的事發生。小說裏的徹骨的涼意,人間煉獄,大概就如此。然後我便驚醒了……──木岑的夢

mingpaoweeklyshortstories11

日軍

那是一個戰爭的時代,我還是青少女的樣子,住在被日軍空襲摧殘過的破房子,旁邊的建築也是這幅景象。在那裏有一個被我們稱呼為老師的人,因為他讀過書,講話很風趣,許多小朋友包括我都會去他的房子找他玩。

有天我和一個小弟弟一起去找老師,老師的家雖然小,但是打理得很乾淨,那時他要小弟弟去幫他跑腿,只留下我一人,隨後我就被侵犯了,事後我驚嚇地推開他衝出他的住家,隨即空襲警報來臨,每個人都在逃竄,因為隨着警報日軍也侵入我們的住宅區。當時我跑着,也一邊對平時跟我很好的弟妹們喊着:「快跑!快跑啊!」跑了一段後日軍已經在我身後了,我壓隊照顧其他弟妹,突然一個弟弟跌倒了,我就立馬轉身面對士兵,張開雙手不讓他們過去,同時轉頭要小弟弟快跑。士兵隨即槍殺了我,在我倒下時,我聽到更多槍聲,但已經來不及了,我來不及去保護其他人了,我最後看到的景象是因為燃燒而變得赤紅的天空,和我滴下的鮮血。夢就結束了……

實際上在夢裏我只有在救不到其他人的時候感到驚嚇,其他時候只像看別人敍述自己的故事,沒什麼特別的情緒。──鴨如的夢

超能力

夢裏面我在吊椅扣好安全帶,之後被吊上半山。我看到一棵只有一半樹根的樹,沒有聲音地向山坡下滾。之後有人帶我到更高的地方看城市的夜景,他向我展示他的超能力──「控制自己的位置」 ,然後他飛出了山外。

我在原地測試自己有沒有未知超能力,但什麼也試不到。最後踏實地走回地面,看到人們和夜市。我肚子餓了,就開始按原始本能找尋食物,沒有再想什麼關於超能力的事情了。──Shan的夢

插畫:小萊
插畫:小萊

迷途老人

醒來走出客廳,見到一個阿伯站在我客廳書桌前,睡意一下子被嚇跑了。我問他:「你是誰?怎麼會在我家?」

他說:「我也不知道。」

我看他一臉祥和,既無殺氣,也無惡意,我並不十分怕他,只是心中滿是疑問。我追問:「你是否來偷東西?」

他說:「我沒有。」

我迅速抓起桌上的手機並下意識橫掃一眼四周:電腦在,錢包在,首飾也在。此時,他準備開門出去。

我攔住他:「你為什麼跑到我家來?」一邊問,我一邊回想自己是否昨晚又忘了鎖門。

他不動聲色,看起來很柔弱,此刻即將奪門而出。我一手拽住他的衣角,一手撥出電話報警。然而卻是在按了兩個9之後,再也無法打按另外一個9。

心如火焚,我隨手抽起梳化上的cushion打向他的後頸,不知道是否看了動作片多了,以為這樣能將他打昏。剎那間,那cushion棉花卻硬邦邦充滿了衝擊力,他一下子倒地,看上去像是昏過去,一動不動。

我用手指試探他鼻孔的氣息,平穩而有熱度。於是搜他隨身帶的單肩布袋,裏面沒有我的物件。我掏出一張他的身份證,拍了下來。隨即衝出門口向街坊大聲呼救:「請幫我報警!有賊入屋啊!」

過一陣,警察到了,阿伯正好醒來。警察等他回過神來才開始問,不過還是一問三不知。忽然,一個婆婆由警察陪同來到我屋內。她說,阿伯是她的老伴,患上腦退化症,之前走失了,好不容易今天終於找到。我心頭一陣震驚,夾雜一種很強的悔意:我剛才竟打了他。

許多游走老人,找不到回家的路,總是進入了迷宮。這位伯伯不認得自己的家,這一天,誤入了我的夢。

醒來時感到一陣難過。

──陳伊敏的夢

雙倍的我

我看到自己沒知覺的肉身攤睡在牀上,地點是結婚前住的家。另一個有靈魂的我站在牀上,看着睡死了的自己,伸出雙手抬起牀上的我,但只夠力抬高腰部。雙手捧着肉身的腰,突出了一個肥肚腩,肉身形成像是拱橋的姿態,狀甚辛苦。但我沒理會自己的肉身,在舉起了的肚腩上,我開始在上面寫字。

我用黑色的馬克筆在那肚上寫一行字,肉身太肥,我站在肉身的腳那邊,抬起肥大的身軀後,肥大的肚腩完全阻擋了視線,我看不到肉身的臉,大概是頭被倒後頂在枕頭上。寫着寫着,才想起肉身的自己可能被彎曲太久,開始擔心肉身會否受不了。我稍為站高一點,伸出頭掠過肉身的肥肚腩看看,然後就一下放開手。

肥大的身軀「砰」的一聲跌回牀上。這時我才仔細看看肉身,不禁自言自語說:「我真是很胖!」有靈魂的自己似是很纖瘦。睡在牀上的自己手腳都肥得像注滿了脂肪,以很鬆弛的狀態攤放着,線條都被壓到扭曲了,一點都不結實,臉部還有很嚴重的雙下巴。有靈魂的自己看着,似是對這樣的自己不太驚訝。

我很想移動肉身,但真的太重了。然後,我想到一個辦法。我知道穿上某件上衣,我的靈魂就能回到肉身。

我步出睡房,拿起放在客廳椅上的一件外套。回到房間,我穿起它。然後,一瞬間,靈魂回到肥大的身軀,肉身就站在我穿上外套時那位置,而不是在牀上。

然後,我從夢裏醒了。

──Alice的夢

插畫:PatPatKate
插畫:PatPatKate

粉紅色煙霧

那時候, 我和朋友身處海灘度假屋,突然外星機械人出現並向我們發射激光和子彈……我和朋友試圖逃跑,其中一位朋友卻為了轉移外星人視線而刻意跑向它,結果犧牲了自己。

當外星人的子彈擊中他時,他的傷口開始噴發粉紅色霧氣,一邊噴發,霧氣一邊被海浪捲走──突然,海嘯向我們襲擊過來。「我可能會死吧」,我心想,但也慶幸我的朋友不必獨自死去……就在這一刻,警笛聲響起,夢境就結束了。我醒來才意識到那警笛聲就是我的鬧鐘。

──Erica的夢

 

插畫:麻甩
插畫:麻甩

捕夢少女和她的夢之書

男孩拿着蝴蝶網,追逐一隻奔跑的羊……那是一幅Erica從雜誌發現的圖畫,她覺得這就是自己試圖追逐夢境的藝術化呈現。她把這幅圖貼在她的筆記本上──那就是她第一本「夢之書」。

Erica 從二十歲開始將自己的夢記錄下來。那時她正在美國讀大學,非常熱愛「躁動一代(Beat Generation)」的作家──特別是 Jack Kerouac。某天,Erica在書店發現了一本她從未讀過的Jack的作品《夢之書》(Book of Dreams)……這本書震撼了她,因為她從未想過夢境是可以記錄下來的。Erica 於是展開了記錄夢境的旅程,由開始到現在差不多有十年時間。

也許令人驚訝,但作為一個努力記錄夢的人而言,Erica覺得就算人類不會發夢,生活也是照常地過;但Erica深信,如果醒來之後能夠記住一個夢,那麼它不只是夢這麼簡單,而是一段來自宇宙的信息……Erica嘗試理解她從夢中收到的「信息」有什麼意義,但既然永遠無法得到答案,那不如好好享受將夢境寫下來的過程。Erica將會繼續她追逐夢境的旅程,就如那位拿着蝴蝶網的男孩一樣──Erica是一位拿着筆記本以文字追逐夢的捕夢少女。

【關於Storyteller】
Storyteller 是一個說故事平台也是創作單位,連結不同寫作人及插畫師,以圖畫說故事,以故事看世界,收集不同故事,一起想像更多創作的可能性。

今年首次出版故事集《大象在球上走》,「透過故事,帶給世界多一點想像多一點光。」

www.story-teller.com.hk
IG@everyone.is.storyteller

陳伊敏 黃宇恒 插圖 Storyteller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走進夢境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8/mingpao-ending-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