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叄書房:青春三人行 開一家像屋企的書店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貳叄書房:青春三人行 開一家像屋企的書店

彌敦道從來都是全港最煩囂熱鬧的地方,除了幾乎由朝到晚的車水馬龍,這半年來更是吶喊聲、哀哭聲、鳴笛聲、槍林彈雨聲聲聲入耳。在最煩躁喧擾之地,有最安靜的角落,說的是逆市開業的獨立二手書店──貳叄書房。

貳叄書房特有的青春氣息,來自三位年紀輕輕的主理人,左起:Joyce、Sherry和阿翹。
貳叄書房特有的青春氣息,來自三位年紀輕輕的主理人,左起:Joyce、Sherry和阿翹。

最年輕書店主人

Sherry、阿翹和Joyce是貳叄書房的老闆娘,是全行最後生。畢竟這個時勢開任何生意都要三思,更何況是開書店。她們都來自浸會大學,Sherry和Joyce同為人文學四年級生,年長兩年的阿翹以前是Sherry的roommate,主修視覺藝術,畢業後主要教結他維生。才二十出頭,明明可以舒舒服服做廢青,她們卻偏向虎山行,把全副身家通通擲在開書店上。

開書店的想法最初來自Sherry,「我中學時已經很想擁有一間書店,模式有點像私人圖書館,搜羅自己、大家都好鍾意的書,像圖書館般什麼書都有。」年少時期的理想大多不了了之,Sherry之所以決定在此時此刻實現,原來也跟這場抗爭運動相關。時間回到半年之前的7、8月,Sherry和阿翹去了旅遊不在香港,錯過了許多的關鍵時刻,人在外地只能追看新聞而什麼都幫不到忙,漫上心頭的還有就業前景未明的焦慮愁緒。種種負面情緒,反而勾起她開書店的決心,正因為嘗過無能為力的滋味,才更加要把握時機,坐言起行。

時勢夠差不怕輸

光Sherry一人有衝勁也不夠,難得能把好友拉上同一條船。阿翹不但沒有潑她冷水,更樂意一起博一博,「呢個時勢根本沒有一份稱得上穩定的工。橫掂咩都唔穩定,不如博一博,橫掂我們宜家仲輸得起。」她自嘲說讀視覺藝術比讀人文學更乞食,藝術創作難以維生,又不甘打份人工卑微的design工,所以才選擇了教結他。Sherry邀請她一起開書店,反而讓她看到新的出路。至於Jocye後來加入,是因為她想透過書店來實現獨立出版的計劃。當作家是她從小到大的夢想,大學期間當過校內刊物總編輯,也曾出版過兩本獨立刊物,內容、排版、設計、展覽一手包辦。當她得知Sherry和阿翹的書店大計後,便爽快地決定加入其中。

k1912012bonnie-0003

三人一腔熱血,然而來自親友的意見,不是擔心蝕錢倒閉,就是揶揄書房遲早會變補習社,但是她們還是把心一橫,靠的是夠後生、無包袱,不甘被人看扁。Joyce特意澄清:「我哋三個都係無錢㗎!我哋亦唔係靠父幹嘅!」開得成,全因她們把成份糧都交出來,所謂糧,也即是她們平日補習、教結他儲起來的血汗錢。租約為期兩年,有信心嗎?「絕對可以!俾啲信心!」「不是說下年開分店嗎?」「我們為了唔打工可以去到幾盡呢?」

在開學前租下舖位,開學後一邊上堂,一邊親力親為籌備書店裝修等大小事務,壓力可想而知。問她們期間遇到了什麼挑戰,資金、裝修、貨源、成本、人手、時間固然是預料中的標準答案,然而她們說,沒想過最困難莫過於定下開幕日子,「你想想一邊開幕,彌敦道一邊……」「擔心客人來不到,來到又擔心安全。」貳叄書房總算在10月5日正式開業,捱過10月,不料11月更加水深火熱,大學保衞戰、九龍交通大癱瘓、空氣化學污染,令書房差不多有兩星期沒法營業,收入非常慘淡,惟有咬緊牙關頂硬上。選擇在這時勢開業,就不得不直面這個時勢獨有的難題。Joyce仍感恩地說,書店給了她們額外的責任,促使人成長、成熟。

鬧市中安靜看書

Sherry以前一直認為,理想中的書店選址應在富有情調的中、上環一帶,結果卻開了在截然相反的油麻地。她們之所以看中了這個油麻地商廈的高層單位,是因為那裏有兩面視野開揚的落地玻璃,從高處俯瞰樓下的車來人往,對比十分強烈,反而更能令人心境平靜。「我們可不可以在鬧市中開一間安靜的書房,讓人有憩息的空間呢?不必隱居山林、遠離鬧市,也能靜下來。」Sherry回憶說。

書店有臨街大窗,彌敦道上的喧鬧只是咫尺之隔。
書店有臨街大窗,彌敦道上的喧鬧只是咫尺之隔。

走進書房先要脫下鞋子,就像返屋企一樣。店內空間異常地寬敞,令人耳目一新,沒有密密麻麻的書架,卻放了沙發、地氈、茶几、書枱等令人安坐看書的傢俬。想想香港其他的書店設計,都離不開一個「逼」字─書逼、櫃逼、時間也逼,逼得連愛書之人也失卻尋覓好書的樂趣,她們當然不想如此:「我們想書店的感覺,是像在屋企揀書一樣。」寸金尺土的道理誰都明白,她們只是從讀者角度出發,想大家放鬆看下書先。「香港人從來都不缺書,亦不缺買書的錢,只是缺時間、空間去休息、去看書。」阿翹說。

書房的書,除了私人收藏外,大部分都來自師長教授捐贈的舊書,自然是以文史哲為主。她們更加想補充主流書店的不足,引入小眾及稀奇古怪的書刊雜誌,豐富本地讀者的閱讀世界。Sherry舉例說,書房最暢銷的書類居然是日本的文庫本。她因為研習日文之故,這些年來陸續買了很多價格相宜的文庫本,如今放到書房售賣竟大受歡迎,只因市面少見,其他書店不會貿然入貨。她們的眼光一點也不狹隘,積極去台灣、日本等地考察當地獨立書店的經營方式,也順道搜羅各地有趣的書籍帶回香港。

k1912012bonnie-0015

「我們知道自己有短處,沒有足夠資金入大量的書,二來好多書店都以揀書為特色,像序言的老細真是真材實料才揀到一定要到序言才買到的書。」雖不及書業前輩專業,但她們勝在年輕,貼緊年輕人,「我們可以造一座橋樑,令人進入文學世界,不是門檻太高的事。」阿翹舉例說,她們有次閒聊,提到飛天小女警很「女權」,有位原先坐着看書的客人聽到,便主動加入談論,「有時候不一定要坐定定揭一本書,透過討論、傾偈,會得到本身認知以外的知識,是十分重要的渠道。」她們計劃將來要多舉行讀書會,或邀請學者帶領,又或只是一班普通讀者一起,就特定主題看書討論,藉此建立讀者羣,互相交流。

書房裏的實驗室

「我哋咁後生,唔可以坐下來等人來。」她們直言不能靠學生光環求寬容,在資金有限的前提下,惟有勇於嘗試不同方法。她們想法多多,視書房為實驗室,既想出版刊物,又想跟插畫家、藝術家合作,當然還少不得舉行展覽和音樂會,總之是希望凝聚對文化藝術有興趣的年輕一代。

店主阿翹主業教結他,店中有結他是指定擺設。音樂和書香相伴,是這裏的必然特色。
店主阿翹主業教結他,店中有結他是指定擺設。音樂和書香相伴,是這裏的必然特色。

獨立出版是她們非常重視的項目,一來是名正言順地發表個人創作,二來也盼望作宣傳之效。「起碼讓人覺得這件事是有趣的,吸引客人到訪。我知出版好難賺錢,但仍打算更frequent去做出版。」Joyce說。其中一本繪圖故事集已接近完成製作,由Sherry負責文本,再請藝術家繪畫插圖;而Joyce將來亦都打算製作自己的故事小說或詩集,一圓作家夢。

「書是最基本的媒介,讓我們接觸不同事物。文化界許多事物都是相連的,像音樂、藝術,我們也想一起做。」Sherry說。讀藝術出身的阿翹,對新晉藝術家苦無展示才藝機會的無奈深有體會,因此格外希望善用書房空間,把名不經傳而有想法的藝術家介紹給讀者。書房裏劃出不少角落,寄賣精選的插畫、陶瓷、飾物等作品,不為賺多少錢,只盼望讓藝術家知道有人欣賞,成為其創作的動力。阿翹舉例說,曾在連登認識了一位鬱鬱不得志Pin-up藝術家,其作品在海外得到認同,在香港卻不被認識。她對此印象深刻,書房開業後展示了其作品。早前書房舉辦古董主題活動,來客中包括了一位資深出版人,一眼便看中該藝術家的畫風,便透過書房聯絡對方,後來更為其出版月曆和作品集。有份促成這件美事,助人夢想成真,為阿翹帶來莫大滿足感。

坐言起行抗主流

貳叄書房仍然在起步階段,但她們仨的生命軌迹都已因而改變,至少親手為自己開創了打工以外的出路。Sherry個性內向,向來都是懶於與人溝通的性子,現在每天都要克服社交障礙,學習如何跟客人聊天、相處,讓雙方都感到舒服自在。個性相反的Joyce,正好發揮其健談的優點當起了「外交部長」,她從不放棄任何機會跟師長、師兄師姐say hello,聽取對書店和獨立出版的意見,亦乘機打聽文藝界的消息動向,有很多創作大計等待實行。阿翹一度以為自己的人生不是繼續教結他,就是會找份design工過日子,「沒想到開書店,真的可以把藝術、音樂的元素融合起來。」如今除了可以邀請心儀已久的音樂家演出外,她自己也有份彈結他表演,有次獨奏時,雞蛋蒸肉餅的鼓手也是座上客,還對她的結他獨奏豎起了大拇指,令她喜出望外。

除了賣書外,書房也兼賣各種手工藝、陶瓷、插畫等,帶領讀者走進年輕一代的創作世界。
除了賣書外,書房也兼賣各種手工藝、陶瓷、插畫等,帶領讀者走進年輕一代的創作世界。

「這個世界需要更多的讀者而不是更多作家,但後現代社會裏,很多人有很多說話想自己講,結果就是沒有人去聽、去看。」Sherry、阿翹和Joyce,就是三個樂意耐心去聽、去看的年輕人,她們開書店,為的是提供舒適空間,讓讀者接觸更多新鮮讀物,讓客人欣賞更多有想法的藝術創作;她們自己本身,更加需要廣開眼界,才能把更多有趣事物帶到書房分享。她們還是勇敢去主動迎接挑戰的年輕人,有理想而坐言起行,改革書店生態,反抗主流價值。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1/k1912012bonnie-0164cover-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