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楊德銘的《Yes Madam, Sorry Ah Sir》 這種拍攝香港警察的抽離視角已不復再
熱門文章
一瞬間²

【圖輯】楊德銘的《Yes Madam, Sorry Ah Sir》 這種拍攝香港警察的抽離視角已不復再

1331
30.08.2019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反修例運動發展至今,傳媒鏡頭記錄警方以武力攻擊示威者、近距離向示威者開槍,形容警察殺紅了眼;立法會議員揭發警方濫用私刑,還有刻意凌辱女被捕者…… 兩個多月來,社會各界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政府仍然懸而未決,警民關係持續惡化。

攝影師楊德銘曾以香港警察為拍攝對象,如今他重看作品,驚覺過去的影像效果異常溫婉。

楊德銘經常揹着相機走到抗爭現場,自2009年反高鐵運動開始,他留意到警方在示威遊行時委派的警力不合比例地增多,為此好奇,到底警察在執行職務有什麼想法和狀態,於是便開展一個攝影計劃,以閃光燈拍攝警察執勤時的種種細節,例如抓背脊、在腰間配備Hello Kitty水樽、在鐵馬前呆呆地站崗等,而影像濃烈的顏色更帶一種幽默諷刺,甚至挖苦的效果。

他慣常的攝影對象多是尋常百姓(曾拍攝美食展以探討消費主義),很少以鏡頭對準警察—一種被授予武器和執法權力的職業人物,他說,「路西法效應」是這輯作品的其中一種解讀,一種「個人與制服」之間伸延出來的心理狀態,即在某些情況,好人也可以變成惡魔。

他曾拍攝一個小孩前往參觀警校,期間穿上一件衣不稱身的警隊制服,在警車前留影,這照片正正帶有這種隱喻。「穿上制服,警察受嚴格訓練,需要集體行動、對上級絕對服從,同袍之間有着親密關係和壓力,這些東西其實影響着他們個人的思想和行為。」他說,雨傘運動期間,曾有國家領導人訪港,當局為免讓領導人看見山上出現「我要真普選」的直幡,便派駐警察去看守水塘,這個景象亦被他記錄下來,「兩個警員都幾淒涼,要日曬雨淋。可見,某程度上,許多事情往往是政治一手造成。」

楊德銘的拍攝計劃維持了七、八年,及至雨傘運動發生,防暴警察裝備升級,愈來愈多的警棍盾牌、胡椒噴霧、M870霰彈槍、防毒面具,還有高舉「速離否則開槍/警告催淚煙」大型旗幟,觸發他將作品結集成攝影集《Yes Madam, Sorry Ah Sir》。而到了以速龍小隊鎮壓示威者的今天,他揚言已經再沒特別拍攝香港警察。他說,因為目前警察制度崩壞,且警方包庇或隱瞞太多不合理的事情,身為一個攝影者,難再以抽離視角去看社會,「正如黃子華說,社會太撕裂,不知如何說笑話。重看這些照片,我在想,它們是否太溫婉?」

PROFILE
楊德銘(Paul Yeung), 自由攝影人。游走於紀錄社會運動和藝術創作之間。以個人的獨特視角拍攝社會日常。他的作品風格獨特,顛覆主流攝影價值、揭露平常人性。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一瞬間²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8/yes-madam-sorry-ah-sir-very-final-album-jpeg-15-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