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福界警嫂:丈夫拒上前線 警隊洗白 不如政府回應訴求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抗爭時代

社福界警嫂:丈夫拒上前線 警隊洗白 不如政府回應訴求

「我做社福界,社會界內都有壞人,教育界也有壞人,並非有壞人的地方就沒有好人。」她說。

她的丈夫當年只為了轉職政府工,他同時報考幾個紀律部隊,警隊最快發出招聘通知,答應之後就不能繼續投考其他隊伍。那時,她也支持丈夫加入警隊。

一直以來,無論新舊朋友,她都會大方承認丈夫是警察。「雖說『好仔不當差』,但是朋友們都清楚我丈夫的為人。即使反送中運動開始之後,也有人主動關心他在工作上會否很辛苦,很大壓力。」警嫂說。想當然,也會有朋友覺得要與所有警察都是幫兇,就連平日的聚會都避而不見。警嫂表示百分百信任丈夫,2014年的時候,二人也曾親身支持雨傘運動。「他選擇不上前線,因為不想與市民對立。即使有同僚為了賺OT錢做支援,他表示寧願不要這些錢。」

這兩個月以來,丈夫當值動輒十多小時,二人見面的時間不多。唯獨去到元朗7.21無差別攻擊事件之後,她覺得有需要與丈夫詳談。「他明白警隊需要保持政治中立,但是這件事已經是關乎良知。」

她自言家人都是「深黃」,丈夫為了保護她和她的家人,一直都將私生活與工作完全分開。即使丈夫是良心警員,警嫂每日在新聞上依然看見大量警察濫權濫暴的情況。看見有急救隊少女被布袋彈射眼,她十分憤怒,但是她也見過有警察朋友在社交媒體發表涼薄言論,「出得嚟就預咗俾人打,打你又縮。」每次看見這種言論,她都為前線的年輕人感到痛心。

兩個月以來,她覺得示威者面對每一次失誤,都會懂得自動修正,不停改變。可惜的是,政府與警隊,依然執迷不悟。面對警隊近日企圖洗白的行動,她坦言政府與警隊在記者會從沒回應市民,是侮辱香港人的智慧。「與其花這麼多工夫洗白,不如回應市民的五大訴求。」

她慶幸丈夫沒有受到警隊氣氛影響,即使丈夫不能與她參與示威遊行,但是也會替她買口罩買物資,默默為她打氣。這一次,她以警嫂身份接受訪問,丈夫也是全力支持。「他從來沒有責怪我,有可能令他置身危險境況。」

朋友曾問她會否建議丈夫辭職,但是她認為警員辭職並不能解決事情。「有良知的人要走,其實並不合理。為什麼不是要黑警離開?」她覺得,多一個好警察,就多一份力量。「希望市民知道,有良知的警察仍然存在。」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8/20190816-policefamily-d-thumbnail-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