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親屬告白】我的丈夫是警察:或許有一天我們會在現場相遇(三之二)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抗爭時代

【警察親屬告白】我的丈夫是警察:或許有一天我們會在現場相遇(三之二)

【那些未有剪入影片的說話】

她的丈夫上過前線,面對過示威者,但是沒有用過槍。警隊與市民之間,有多大鴻溝?丈夫在現場看見示威者衝擊,但是要在下班之後,在太太的堅持之下,才在手機畫面看見衝突的另一面,也就是警察過份使用武力的一面,選擇性執法的一面。

運動初期,大家還會認為警隊只是政府與市民之間的磨心。後來,大家發現警隊本身亦存在極大問題。她說:「為什麼示威者每每都要圍警署?因為在市民眼中,處理警隊的問題已經跟撤回條例一樣重要。」

警隊的思維,常以「單一事情」衡量示威者的行動。曾經,丈夫會對太太說:「警方只會在示威者有行動時才回應。」她向丈夫解釋一遍又一遍——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的活動也被警察驅趕、元朗無差別傷人案未有警方追查……這時,做警察的丈夫才開始明白,為什麼有同事在沙田新城市廣場落單的時候,會被市民圍攻。

「示威者想要阻止議員進入立法會,無可避免就要衝擊警方防線,但是市民當時要攻擊的對象是政府,而非警隊。」她問丈夫,你的同事又能否分清楚,自己只是因為身分問題,所以才會站在示威者對面?警嫂批評警方處理示威的手法,一直當所有上街的市民都是罪犯。假如市民是罪犯,會害怕被警察拘捕,面對催淚彈、橡膠子彈的時候,罪犯當然會逃走。「問題是,示威的市民是因為不公義而上街,並不害怕拘捕,警方出任何彈都沒有辦法驅散,這時是否不應該再用如此激烈的處理手法?」

她擔心,假如沒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假如事情繼續發展下去,她的丈夫以及其他尚有良心的警員,在前線會面對更大的危險,他日也有可能會被「清算」。丈夫曾向他坦承,自己十分懦弱,不敢在警隊發聲,白色恐怖,不言而喻。「在反送中一事,現在好似反政府就等於反警察。」換言之,撐政府就要撐警察,好像變得不能分割。

警員親屬終於逐一站出來,加入「警員親屬連線」羣組,接受傳媒訪問,只為了讓更多市民知道,警隊內還有良心警察、良心親屬。報導一出,網上有不少留言表示親屬應該一早要站出來。然而,遲到總好過沒有到,要在一個最建制的地方走出來,從來都需要極大勇氣。

【警員親屬連線集會 - 還警於民】

日期:8月25日

時間:下午二時

地點:中環愛丁堡廣場

親屬希望可以成為市民與警隊之間的橋樑,用行動喚醒警隊初心,還市民真警察。做得對的人,不壓迫;做錯了的人,不姑息。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8/20190816-policefamily-b-thumbnail-v0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