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親屬告白】我的妹妹是警察:我支持獨立調查,不想做沉默的幫兇(三之一)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抗爭時代

【警察親屬告白】我的妹妹是警察:我支持獨立調查,不想做沉默的幫兇(三之一)

【那些未有剪入影片的說話】

二十多年前,兩姐妹從大陸來港,接觸到六四,那時,二人都覺得,暴力鎮壓示威者的政權做錯。「學校教過,什麼是公義之心。」姐姐說。妹妹畢業後,提出去投考警隊。姐姐覺得,妹妹本身好動,為人又有正義感,警察是一個好職業。

2014年雨傘運動之時,妹妹已經任職警隊。大家一星期依然見一次,一起食飯,一起逛街,唯獨不會一起談傘運。

2019年反送中抗爭至今,妹妹認為政府推行條例有錯,她的立場也是反送中。然而,面對示威者與警察的衝突,她的立場還是站在警隊那一方。有一天,她給姐姐傳來一段示威者對警方使用武力的影片,質問她為什麼還會支持示威者。「我覺得,她失去了以前宏觀看事情的視野。」妹妹覺得,警察家屬就算立場不同,也不應該譴責警隊。

姐姐覺得,錯了就是錯了,見到不公義就要發聲。她一直都有參與大大小小的遊行集會,她甚至試過為了買物資,由灣仔買到尖沙咀再去到柴灣,逐間藥房詢問,再拿着一袋二袋回去衝突現場。

朋友不諒解,舊同學疏遠,妹妹心中不想親屬也離她而去。「我明白警察會覺得被孤立,心理壓力很大。但是我不能再沉默,沉默就是幫兇。」姐姐選擇加入「警員親屬連線」羣組,她希望站出來,邀請不支持修例的警員一同發聲,「希望市民可以理解,警察除下制服,也是香港人。」

過去兩個月,經歷過大大小小的示威遊行以及不合作運動,即使社會賢達齊聲要求,林鄭月娥一直堅拒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我認為獨立調查很重要,就算未能追究責任,社會亦需要找出真相。」

作為一個新移民,姐姐坦言自己曾經是中國賄賂風氣下的受益者。在大陸,返學要封利是給老師才可以坐前面,睇病要封利是給醫生姑娘才會有人照顧。「但是我覺得這個制度實在太不公平,每一個人想做任何事,都要先用金錢賄賂。」來到香港,第一次呼吸到自由的空氣,她愛上了這個地方。那時,香港社會還未仇視新移民,鄰居、街坊和社工都樂意協助兩姐妹融入社會。「然而,來到今時今日,當我有能力可以協助後來的新移民,我發現他們來的心態已經不一樣。」

當初來港,她最珍惜「香港人」這個身份帶給她的自由。「我珍惜的言論自由,我珍惜免於恐懼的自由,可以在這裏找到。」然而,她也親眼看着香港正在改變,「如果我們再不站出來,香港就會變成大陸,變成一個我好唔鍾意的地方。」

【警員親屬連線集會 - 還警於民】

日期:8月25日

時間:下午二時

地點:中環愛丁堡廣場

親屬希望可以成為市民與警隊之間的橋樑,用行動喚醒警隊初心,還市民真警察。做得對的人,不壓迫;做錯了的人,不姑息。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8/20190816-policefamily-a-thumbnail-v0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