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份考卷看歷史課】身處漩渦的DSE學生:我們讀歷史,所為何事?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香港教育現狀

【從一份考卷看歷史課】身處漩渦的DSE學生:我們讀歷史,所為何事?

不選修歷史科的理由有三:悶、多嘢背、無前途。

當過萬人對生物、化學、物理的王牌組合趨之若鶩,再配一科經濟或企會財奪取好成績,偏偏每年都有些「偏離正軌」的「歷史人」,苦守每年約五千名考生的關口。

今年文憑試一波三折,被時代選中的歷史科考生,萬萬想不到再次捲入風波,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我們邀來三個歷史學生,在海濱展開一場小組討論。三人素未謀面,卻因着「歷史人」的身份,「自動波」聊個不停,言談間隱隱然透着一種獨有的驕傲。談到當今的考試制度,他們咬牙握拳,流露不忿。不忿,是因為還有對人文關懷和自由思想的追求。

若有人問:「年輕人,究竟有什麼動力,驅使你們讀歷史?」

他們或會回你一句:「是愛,也是責任。」

西西(左):中五歷史學生,下屆將應考文憑試,夢想是做傳媒行業。 Clive(中):中六歷史學生,應屆文憑試考生,希望入讀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 Cherry(右):中六歷史學生,應屆文憑試考生,希望入讀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
西西(左):中五歷史學生,下屆將應考文憑試,夢想是做傳媒行業。
Clive(中):中六歷史學生,應屆文憑試考生,希望入讀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
Cherry(右):中六歷史學生,應屆文憑試考生,希望入讀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

記者:讀歷史科,利多於弊?

Cherry:坦白告訴你們,當初我對世事不聞不問,純粹是因為高分而修讀歷史,但它令我認識到二戰、納粹黨和共產主義等。很多人誤會歷史科等於背誦,但其實不會食晒成本書,反而要訓練獨立思考。一個像我這樣冷感的人,也多讀了《1984》和關於文革的書。

西西:我很享受聽故事和瘋狂討論,歷史最吸引的地方是,以宏觀的角度看世界,借古鑒今。身邊較關心時事的同學,很多都讀中西史,因為回看歷史,你會很清楚下一步會發生的事,所以更想改變現狀。歷史教我們汲取教訓,不能因為有負面因素,就收起這段歷史,我們應該正視瘡疤。

Clive: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歷史很切身,訓練批判思考,同時訓練大家學習接納意見。只要有論據支持,不同立場都應該全面分析,幫我們面對現在的困局。

Cherry:歷史科讓我們認識世界,無奈的是,要配合考試的遊戲規則。試過課堂提問,問引致大饑荒的運動,我寫上「打麻雀運動」,突顯大躍進的荒謬(按:一九五八年二月,毛澤東將麻雀定為破壞農業的四害之一,總動全民圍剿麻雀,一年內至少捕殺十九億隻,造成嚴重生態失衡)。但老師說筆記外的就是野史,變相不鼓勵我吸收額外知識。

Clive:假如課本外的就是野史,「六四」是否很快會變成野史?有利有弊,卻只能答弊,豈不是片面的歷史?但去到「一試定生死」的關頭,你不會反駁,很自然會為了得分而自我噤聲。一早知道歷史科考試,考的是他們安排好的歷史,只是沒想過事件會這樣發生。本來花了很多心機,寫到手斷,是志在必得的八分,也是最有信心的一科。撤題對本應拿到高分的同學非常不公平。

西西:即是對你不公平嗎?(大笑)

Clive:不是,是對所有學生都不公平!我不停在想:考完就立刻要求取消,程序公義何在?撤題後,怎樣評核分數?這一年已經很沉重,試題風波無疑是雪上加霜,弄到我連現在考完試都笑不出。

Cherry:我也給嚇了一下,第二天就要考另一科,正常考生本來就不想對答案,怕影響心情,連累下一份卷。這次歷史科考題,明明題型一直都是這樣,問題也強調「並就你所知」……我們又不是在考閱讀理解,考生本來就要整理自己的觀點。

西西:作為下屆考生,可以預見,明年試題會出得更謹慎,我們學習的知識可能會更狹窄,聽說有人還因此退修歷史。本來的制度已把我們操練成得分機器,現在答題時還要考慮政治因素,有點可笑。老師昨天也說,取消了校內試關於中國的題目。

Clive:所以我會支持司法覆核,重點不在於題目,而在於程序公義和變相審查。任意DQ(取消)的先例一開,對香港教育制度只會「弊大於利」。

ss
「歷史人」的身份,把三個中學生扣連在一起,並不約而同地說,即使日後不讀歷史,也慶幸自己讀過歷史。

記者:中學畢業,以後還會繼續讀歷史嗎?

Cherry:我考慮過,只是擔心前途,比較想讀設計。不過我不會考完就割席,反而慶幸誤打誤撞讀到歷史,特別是在這時代讀歷史。人不再被蒙在鼓裏,能看到別的東西,已經很好。現在像文革重演,我會以史為鑒,懷着耐心堅持到將來。日後也想創作和考卷有關的時事漫畫,有傳承的感覺。

Clive:對,傳承很重要。這刻我的目標是做個歷史老師,透過教育影響社會。聽起來很瘋狂,但這是真心的(笑)。這事提醒我,思想會受到操控,假如沒有人記錄今天的事,下一代遺忘前事,未來就只會剩下「一言堂」。歷史告訴大家不能屈服,要長時間付出,才能見證時代變遷,見證政權和生命的起落。

西西:透過媒體記錄社會,也算是記錄歷史吧?我自小想讀傳理,讀歷史科後更珍惜表達自由。下學年的課堂和考試,我仍很擔心,但同時會好好珍惜讀書的日子,也很慶幸自己是個「歷史人」。

歷年文憑試歷史科報考人數

ss2

2020年:5,214(9.9%)
2019年:5,440(9.7%)
2018年:5,889(10.0%)
2017年:5,725(9.3%)
2016年:6,327(9.3%)
2015年:6,406(8.6%)
2014年:6,804(8.5%)
2013年:7,183(8.7%)
2012年:6,944(9.7%)

撤題之後,考評局將通過兩種方法估算考生可能取得的分數:

① 基於考生在同題另外兩個分題的表現進行估算,以評核同一歷史課題的知識。
② 基於考生在同卷其他題目的(c)分題的表現進行估算,以評核相同的分析能力。

最終在兩種估算方法的結果中,選取較高的分數為考生於該分題的最終得分。過往試題小冊子,被取消的題目均有註明供未來考生參考,今次將會刪除。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香港教育現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6/m200610-jaedus-003-2020062907120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