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00個恐慌 :前線手套殘留極高濃度CS化學物  許樹昌醫生:不求診或現嚴重後遺症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催淚煙後遺

16000個恐慌 :前線手套殘留極高濃度CS化學物  許樹昌醫生:不求診或現嚴重後遺症

這半年,中文大學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主任許樹昌醫生成為了一位「答問題先生」,不論是醫護同業、本地或外國媒體,每每就有關催淚彈對身體影響的問題向他請教,他總是有問必答;記者以短訊提出查詢,他都很快回覆。

6月至8月,不少前線記者、運動參與者及市民,在接觸催淚彈後陸續出現各種症狀,由於香港的醫學界未有提供相關的處方指引,不少醫生面對這些前所未見的奇難雜症,一度束手無策,「當時的普通科醫生會把它當作是普通傷風咳嗽來醫,開咳水、氣管舒暢劑,發覺沒有效果。」

許醫生主理呼吸專科,他在應診期間被不少前線記者問及「怎麼辦」,遂上網搜尋相關醫學資料,「最常用是美國醫學網站PubMed,我首先找到的是1994年於白石越南難民營發生騷亂,警察發射很多手榴彈式催淚彈,碰巧當時威院的中大同事替一百八十多人看症,做了兩篇文獻,裏面有五十多人燒傷,另外有四成人有咳嗽。」

民間團體公布有關催淚彈接觸者的症狀、資料,都較外國案例嚴重,「我相信一個很大的因素就是他們擔心資料會洩露而不看醫生,症狀就會變得更持久和更嚴重。」
民間團體公布有關催淚彈接觸者的症狀、資料,都較外國案例嚴重,「我相信一個很大的因素就是他們擔心資料會洩露而不看醫生,症狀就會變得更持久和更嚴重。」

他繼續翻查各地文獻,譬如以色列、美國、中東、柏林和南韓等使用過催淚彈的地方,都有不少相關報告述及各種病徵;其後,再看看催淚彈本身的成分和釋出的物質,例如2010年美國軍方一個實驗室曾用不同溫度去引爆催淚彈,測試出催淚彈在攝氏275度至300度會釋出十多種沒有預期會釋出的副產品,包括山埃。整理好資料後,8月份,他在中大舉辦第一次講座,講座後的十分鐘,他收到一個PDF檔案,原來是列席觀眾即時做了一個講座紀錄,該紀錄隨後更在醫護人員中廣泛傳閱,「大概一些前線醫生都掌握到那些資料,近月我也較少收到查詢。」

接觸催淚氣體後出現的身體狀況大致包括:呼吸系統症狀;皮膚症狀,例如出疹、發紅、痕癢等;過半有眼睛症狀,如持續流眼水、眼睛腫痛等;腸道症狀,如肚瀉、肚痛、嘔吐等。

許醫生表示,一般催淚彈主要有CS(氯代苯亞甲基丙二腈),CS是黏附在人體內數個器官的神經痛楚受體,這些痛楚受體主要在眼、鼻、喉嚨、呼吸道以及皮膚。「催淚彈加了溶劑,讓它黏在這些受體久一點而產生痛楚效果。例如去到眼部會十分刺眼、流眼水、眼皮收緊。入到鼻又會像火燒一樣,流鼻水。去到喉嚨會引起喉嚨痛,落到氣管會引起急性氣管炎,導致氣管有水腫及收窄。」

一般催淚彈主要有CS(氯代苯亞甲基丙二腈),CS是黏附在人體內數個器官的神經痛楚受體,這些痛楚受體主要在眼、鼻、喉嚨、呼吸道以及皮膚。
一般催淚彈主要有CS(氯代苯亞甲基丙二腈),CS是黏附在人體內數個器官的神經痛楚受體,這些痛楚受體主要在眼、鼻、喉嚨、呼吸道以及皮膚。

咳血的成因

他總結過去半年診症經驗,表示最常見的徵狀是持續咳嗽、喉嚨痕癢,因催淚彈的粒子會引致鼻發炎、鼻敏感惡化,鼻竇積水,不久便會向後倒流,一倒流便會痕和咳,有些甚至咳嗽至晚上,難以入睡。「曾看過幾位前線攝影記者,他們在運動早期的裝備做得不足,患上急性氣管炎,於是處方一些醫治哮喘和氣管炎的二合一的氣管消炎劑,外加一個十二小時的快速舒暢劑,服用後他們都在數星期內康復。」他說,如果能處方對的藥,一般病人都很快痊癒,而前線記者亦開始佩戴高規格裝備保護自己,「譬如6月時不少人是佩戴普通的外科口罩,後來轉換了N95和再後來有濾嘴的N100。保護自己的意識加強了。」

不過, 一位前線抗爭者Water(化名)曾向記者表示:「我最恐懼是,示威者不擔心自己身體出現問題,又不會因為流黑色鼻血而害怕,我聽到好多個案也是這樣,他們覺得可能好小事,流一陣(鼻血)便沒事,肚痛屙完便沒有事,照出去,這是有問題的,我看醫生時甚至幫他們取藥,因為太多人不願去看醫生。」

「咳血流鼻血都有見過,因為催淚氣體都會刺激你的黏膜,去到鼻會很痛,如果你本身有些血管是較脆弱的,刺痛時或咳嗽時揉鼻子,可以流鼻血,如果黑色的,代表是一些舊的鼻血,另外有些見過咳血的,就是因為鼻水

倒流得很厲害,不斷咳嗽,導致吊鐘的位置磨損了,那些血在那裏出來,另一些個案,則是催淚氣體進入氣管而導致急性氣管炎,結果滲血而導致咳血。」許醫生說。

他表示,如果患者本身有長期氣管病患,慢性氣管炎、肺氣腫或哮喘,吸入高濃度的催淚氣體後,裏面發炎的地方出現水腫,分泌加劇,導致阻塞,外圍肌肉更加箍緊,氣管收窄,嚴重可引致窒息死亡。

這半年,警方施放催淚彈的範圍已擴及民居、社區街道、老人院附近及室內環境。
這半年,警方施放催淚彈的範圍已擴及民居、社區街道、老人院附近及室內環境。

他留意到民間團體公布有關催淚彈接觸者的症狀、資料,都較外國案例嚴重,「我相信一個很大的因素就是他們擔心資料會洩露而不看醫生,因為害怕資料轉到警方然後被捕,那麼,當你接觸了這些粒子而又不求醫,症狀就會變得更持久和更嚴重。另一個可能是,患者自己企圖服用一些成藥去解決問題,又或者看的不是西醫,拿不到西藥,有些情況必須使用西藥,譬如遇上氣管炎、走樓梯都會喘氣的情形,如果不採用氣管消炎舒暢劑,就難以在短時間內復原。」

市民身心俱受影響

這半年,警方施放催淚彈的範圍已擴及民居、社區街道、老人院附近及室內環境。一位長者向記者表示自從6月開始出現咳嗽情況;亦有路過回家的小孩因吸入催淚煙感到不適;深水埗的家庭主婦把衣服曬在外面沾到催激煙後,嬰兒身上其後長滿紅疹。

香港是密度很高的地方,過去半年警方已施放一萬六千多枚催淚彈,許醫生希望警察盡量使用其他方法,而且在醫院附近就不要使用催淚彈,因為會影響到裏面的病人,如果在果欄附近施放,也會造成食物安全問題。

此外,有食環署工人在清理催淚彈殘留後出現流鼻水、咳嗽和眼睛刺痛,並表示「死就死,都無辦法。」「他們清潔時要好小心,因為催淚粒子五天之內都仍然是很活躍的,應該要佩戴N95的面罩,最好戴上眼罩,防止清洗的時候粒子進入眼睛,另外就要佩戴手套,以及要穿著防水衣,用水沖洗地面的時候,千萬不要使用高壓水槍,因為高壓水槍一發射,就會將那些粒子撞向你。」

 

2668_tear-gas_tan191204yan%ef%bc%bfb%ef%bc%bf0017

他慨嘆警方大量而廣泛地施放催淚彈,導致市民人心惶惶,甚至出現過度焦慮的心理狀況。例如網上就曾流傳有人吸入催淚彈六天後死亡,但最後醫管局澄清並沒有相關個案。

他說,公眾最大的憂慮是,催淚彈會不會產生致癌物質,例如山埃和二噁英。「有些人在現場用手提儀器量度到山埃,高溫燃燒催淚彈釋出山埃不奇怪,以往美國和北京那些地方都有相關報道,但通常在戶外環境,山埃物質很快就會消失。暫時沒有好明確數據反映催淚彈致癌,如果有的話,我相信聯合國會禁止使用催淚彈。」

另外一些病徵,會令接觸過催淚彈的人感到擔心,例如屙血。他表示曾診治一名出現屙血的記者,他由於採訪而沒有時間去洗手間,忍尿導致膀胱炎,屙血的時候亦會赤痛,如果屙血不痛我才擔心,因為那就是膀胱癌,但屙血而且會痛,代表患的是膀胱炎,所以你要看醫生才知道病情如何。」另一說法指催淚彈令女性經期紊亂、顏色不同,「暫時沒有文獻證明這與催淚彈直接有關,相信可能是現場環境緊張,影響了荷爾蒙。」

皮膚問題與氯痤瘡

至於二噁英,許醫生表示留意到有傳媒報道,一名記者看中醫後懷疑患上氯痤瘡,「以我所知氯痤瘡通常是在臉上先出現的,顴骨位置、耳背或耳下頸部的位置,首先會有好像黑頭的物質,然後再有一些綠色的膿,最明顯的案例是2004年烏克蘭的總統尤先科,他當時懷疑被人在食物下毒。」

氯痤瘡是人體積存高濃度二噁英的唯一可確認表徵。他表示,燃燒一些有機化學物會釋出二噁英,火山爆發、山林大火或一些大型的垃圾焚化,都會產生二噁英。二噁英更會透過食物鏈傳給人體。「氯痤瘡不是那麼容易患上,且催淚彈爆發,一顆變五顆,在地上散發一輪煙,燃燒的過程一般來說不過是幾十秒,未必足夠將氯苯轉做二噁英,譬如中大剛剛由捷克的實驗室取回來的第一、二期環境樣本,我們都無法看到二噁英的水平特別高,所以暫時來說我都不擔心催淚彈會產生二噁英這個問題,我相信理工大學亦有做類似的工作,那些數據回來後,我們就可以客觀地再看清楚問題。」

他表示,如果長風癩或或紅疹,通常是因為接觸了催淚彈的粉末,由於粒子加了溶劑,會黏着皮膚很長時間,當無法清洗乾淨,粒子就會繼續黏着皮膚,然後產生皮膚炎。另外如果本來有濕疹在先,都會令到濕疹更加惡化,「如果沒有盡快洗乾淨,有機會長水泡甚至演變成慢性濕疹,不過,相信這類情況如果去看西醫,塗抹一些消炎的藥膏,兩周內應該可以痊癒。」他補充說,皮膚接觸過催淚彈的粒子後,沒有洗乾淨雙手就去拿食物吃,還會引致腹瀉;假如把污染了的口水吞到胃和腸,胃部就會受到刺激,導致嘔吐;刺激物再進一步落到小腸和大腸,則會引起肚瀉。「建議如果在沒有什麼裝備下聞到催淚彈,喉嚨開始痛,要盡量把口水吐在紙巾上。」

「最近很多社區人士擔心內地製造的催淚彈會不會釋出有害的物質,所以希望警方可以公布成分,但警方表示公布會影響警隊部署,我覺得這是不必要的,催淚彈由1928年開始使用至今天,沒有藥廠做到解藥,亦都沒有誘因讓他們去做,因為通常你離場後清洗了,那個刺痛就消失了。既然沒有解藥,警方讓大家知道成分,不會影響使用,但這樣就可以釋除公眾的疑慮。」

Q:催淚彈的CS安全嗎?   A:濃度過高足以引致死亡

我們曾經作了一個採樣測試,邀請前線記者和抗爭者提供他們的手套、衣物、反光衣和口罩,以測試催淚彈的CS殘留物含量。首先將採樣以膠袋封好保存,隨後送往外地進行化驗。以目前資料顯示,CS殘留致社區最長可達廿一日,而採樣在送往外地兩個月後進行化驗,期間停留在室溫的時間會經歷一些分解過程,而測試結果發現,衣物取樣發現微量CS殘留(0.59mg/kg);手套取樣則發現148mg/kg的CS殘留,0.1mg/kg已可令皮膚致敏。

2668_tear-gas_tan191205yan%ef%bc%bf0567

一般在戶外爆發催淚彈,CS分量就是每平方米4至20mg/m³,這個就是最有效的分量,足以影響眼睛、鼻、呼吸道以及皮膚,但過去有實驗顯示,其實0.004mg/m³已經足夠,若濃度遠超20mg/m³,刺激就會厲害得多。如果當事人有哮喘或呼吸道毛病,氣管會更加容易關上,容易引發窒息死亡。此外,撇除健康因素,在室內發放催淚彈,白煙散發出來,很可能導致恐慌而出現人踩人慘劇。不論室內或室外,近距離發射,或現場沒有足夠地方逃走,催淚彈打中身體,如頸和頭,都會造成重大殺傷。

許醫生表示,如果催淚彈在室內施放,要即時離場,讓它有半個鐘或一個鐘時間沉澱,然後回去做將CS殘留清潔,桌子椅子都要使用肥皂水、清潔劑洗,然後再用清水過,如果波及冷氣隔層網、窗簾、絨布沙發或相類質料的家具,即使不斷清洗也無法完全清除,建議只能把那些家具丟掉,通常適宜保留的,就只有那些用木、金屬或塑膠造成的家具,因為這些物料相對容易清理。

Q:為何政府應公開成分? A:釋除公眾疑慮

臉書專頁「前線科技人員」的毒理學家李妙梨,這段時間不斷查閱文顯書籍,發現政府表示不公開催淚彈成分,其實理據不足,事實上歐美生產商都會在公司網站上公開在其成分[按:中國最大型的國企武器生產商北方工業(Norinco)則沒有]。

「以警方常用的美國Nonlethal Technologies生產的催淚彈為例,所有不同型號的催淚彈成分、每一種成分已知的危害、使用指引、接觸後的處理方法、每一種化學成分的使用上限、安全劑量限制等都會顯示在Safety data sheet中。」有關資料列明,被稱為CS的2-Chlorobenzalmalononitrile,4 mg/m³已可發揮功效,超過了使用劑量上限,長遠會導致大量市民患上呼吸系統疾病;超過25 g/m³ 更會導致死亡。使用指引亦強調不能在室內使用。

2668_tear-gas_y_dm31024-01

她說,政府一直表示催淚彈對人體不會帶來嚴重影響,但他翻查過外地的人權報告,早在七十年代已有嬰兒因為警察將催淚彈射入家中而患上急性肺炎,需要經過長達數月的醫治才康復。根據一份 Physicians for Human Rights編寫的巴林人權報告, 2011年曾有兩個個案(一名長者和一名青年),因為催淚彈射入屋內,吸入高濃度催淚氣體,引致呼吸困難而死亡。

「八、九十年代進行的動物測試,發現催淚彈CS 對胎兒無影響,但兩份人權報告(巴林和巴勒斯坦難民營)顯示,高濃度或長期呼吸催淚氣體已被證實會導致流產個案和引發呼吸系統疾病。」還有另一份美軍的硏究發現,雖然美軍在做催淚彈訓練時,使用防護裝備,經過長期及沒有劑量控制的訓練之後,都出現呼吸系統疾病,所以警方的密集式亂槍施放催淚彈,長期下去,警員的健康也會出現問題。

「毒理學常說Dose and exposure time makes the poison,意指大部分的化學物質有毒或無毒,都由接觸劑量及接觸時間決定。如果無法知道催淚彈的成分,警方又使用不當,會帶來無法預測的傷害和恐慌。」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催淚煙後遺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2/2668-tear-gas-tan190728041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