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灣仔再創造 消防局字體五重奏
6886
04.01.2019
梁俊棋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一個主題,各自表述。同一道風琴閘,呈現五位設計師手筆。灣仔港灣消防局因為髹上「消防局FIRE STATION」特色字體而引人舉機留影。創意可以令莊重正經的公營機構變得親切活潑。灣仔多個公共空間一樣給活化,驚喜排住隊來,所為何事?

拍攝當日為早上10時許,經過港灣道消防局的人不算多。低頭的依舊低頭,急步的繼續急步,反而消防局對面馬路,有兩位泰籍遊客為這道不一樣的閘門拍了照。

五位平面設計師在紅色風琴閘門上,重新設計「消防局」的中英文字體,凸顯香港獨特的雙語設計。這是「#ddHK設計#香港地」活動的一部分,灣仔是首個試點,多條街道、行人天橋、電車站等都有新貌。

港灣消防局的獨特字體由即日起展至2021年2月。
港灣消防局的獨特字體由即日起展至2021年2月。

設計師蔡劍虹的作品中英相疊,把英文字母變成中文筆劃。「消防局」若隱若現,要多花眼力才看到,十分玩味,原來作品有個廿分玩味的前身。「意念是用一條消防喉綑出『消防局』三個字,但消防局覺得感覺太年輕太cute,想穩重一點。」他坦言早料到他們不會採納,但又覺得「何妨一試」?幽默的他笑說:「試下人家底線嘛,一開頭就交出最大路最保守,人家就不用找我啦﹗」站在設計師角度,他覺得做些消防局沒試過的東西,對比有趣得多。「當然我要顧及他們的想法。」

蔡劍虹的作品不拘泥於筆劃清楚與否,他認為即使觀者覺得「唔靚」或「其他字靚過呢隻字」都沒所謂,留伏線讓人發現細節才重要。
蔡劍虹的作品不拘泥於筆劃清楚與否,他認為即使觀者覺得「唔靚」或「其他字靚過呢隻字」都沒所謂,留伏線讓人發現細節才重要。
蔡劍虹的第一稿意念年輕活潑,但當局希望設計能穩重一點而沒採納。
蔡劍虹的第一稿意念年輕活潑,但當局希望設計能穩重一點而沒採納。

清楚與寫對非重點

考慮到香港中西交匯的文化背景,他把中英文字混雜在一起。「幾位參與的設計師本身多專注於字體創作,他們的作品既靚也具功能性,我的比較視覺化,易讀不是我的首要考慮,反正人人都知那是一間消防局,我又何必寫得清清楚楚呢?即使大家覺得消防局三個字『都不似嘅』,我覺得沒所謂。」引起大家好奇,疑惑黑色的部分是什麼,是他的把戲。「想大家停低腳步細看。你不能永遠站在觀者側邊解釋,只能讓設計自己發酵。」他也不執着所謂的筆劃對錯。「五六十年代的手寫招牌字,有些是專登把筆劃結合,利用減筆展現個性。我認為美術字大概睇到形態就夠,引發到討論更好。」

他笑指只要有公眾參興,公營機構就不介意作品美觀與否,反而找專業人士設計,就會設很多框架。「他們會立即諗work唔work,會跟設計師傾很多條款。」他續指設計師很多時都要援引成功例子加以說服,所以今次合作確是美事一樁。

設計不應放在博物館孤芳自賞,在社區更能發揮作用。「五幅字體作品這樣放出來,一定震撼的,我相信它有感染力,對社會和諧有幫助。」

電影感字體最奪目

記者認為本身為字體設計師的郭家榮作品在風琴閘上最為搶眼,字體帶一點戲劇性。原來字體真的脫胎自一齣戲。年前他為電影《古巴花旦》海報做字體設計,參考了很多六七十年代的娛樂雜誌封面。「當年很多粵劇明星會登上雜誌,雜誌會為訪問造些獨特字體,我參照那些設計做了幾個作品,找我的海報設計師胡卓斌選了其中一款。」那就是他現在置於消防局那隻字體”Urushi”的雛形。「字形比海報上的收窄了。」

曾到英國攻讀字體設計碩士課程的郭家榮專注於字體設計範疇,現正努力開發其 ”Urushi”字體。
曾到英國攻讀字體設計碩士課程的郭家榮專注於字體設計範疇,現正努力開發其 “Urushi”字體。
郭家榮年前為紀錄片《 古巴花旦》的海報做戲名設計,參考了一大堆舊娛樂雜誌的美術設計。
郭家榮去年為紀錄片《 古巴花旦》海報做戲名字型設計,參考了一大堆舊娛樂雜誌的美術風格。

提到字體設計就侃侃而談的他,肉緊的說老早對消防局的風琴閘產生興趣。「唔係為今次設計作古仔,我本身經過灣仔同銅鑼灣消防局真係會停低望個閘,一來覺得個form好靚,二來留意到上面字體本身比較傳統,好富香港特色,我曾經影過相。」他形容閘門有點像舞台的紅色絨布幕,但不想把字體造得誇張,只做了個畫龍點睛的動作。「字本身已經很playful了。外國的消防局都會把頭尾英文字母加大少許,我也參考了他們的設計。」

他的”Urushi”字體仍在開發中,英文及日文仮名都已造好,並放在美國賣字網站Future Fonts上寄賣,中文字數量則不多。「如果有人要用某些中文字,我可特別造。這款字體適合大型display,遠距離都能看清,跟消防局這個企劃幾夾。」他認為香港的大型廣告字體選擇不足,銳意改變現狀。「賺不賺錢都好,都希望多造些設計出來讓人用。」

 ”Urushi”的中文字可供訂造。
“Urushi”的中文字可供訂造。
陳濬人2012年起研究「香港北魏真書」風格。這種字體早年散見於招牌、產品包裝、告示等。他利用此帶剛猛之勁的字型勾畫「消防局」二字,以字體顯出消防局之效率。
陳濬人2012年起研究「香港北魏真書」風格。這種字體早年散見於招牌、產品包裝、告示等。他利用此帶剛猛之勁的字型勾畫「消防局」三字,以字體顯出消防局之效率。
胡卓斌認為中文與英文是少數相疊都能清晰辨認的文字,而且這種相疊某程度上反映了歷史。他提到以往一些公共建築牆身、街上的鐵閘,甚至檔案文件都有中英互相穿插及遮蓋的情況,好像在爭話語權。他把這種獨特的「土生美學」應用在今次的設計上。
胡卓斌認為中文與英文是少數相疊都能清晰辨認的文字。以往一些公共建築牆身、街上的鐵閘,甚至檔案文件都有中英互相穿插及遮蓋的情況,好像在爭話語權。他把這種獨特的「土生美學」應用在今次的設計上。
「鑼機字」常見於工廈指示及告示牌。鑼機 (milling machine) 配有360度旋轉刀片,可於膠或金屬板雕刻文字,字尾端呈圓角。筆劃會設計成縱、橫線,避免過多交集,並盡量減筆,讓師傅能一筆完成。麥綮桁製作的「機械明朝」字體傳承自鑼機字,但起、收筆加入上勾,仿造明體的小三角。他謂鑼機字一直是配角,字型小,今次讓它成為閘上主角。
「鑼機字」常見於工廈指示及告示牌。鑼機 (milling machine) 配有360度旋轉刀片,可於膠或金屬板雕字,字尾端呈圓角。筆劃會設計成縱、橫線,避免過多交集,並盡量減筆,讓師傅能一筆完成。麥綮桁製作的「機械明朝」字體傳承自鑼機字,但起、收筆加入上勾,仿造明體的小三角。他謂鑼機字一直是配角,字型小,今次讓它成為主角。

灣仔新地貌

今次「#ddHK設計#香港地」活動夥拍一口設計工作室,由他們策劃多項展覽。工作室的建築師梅詩華提到他們事前跟一些灣仔街坊及在區內工作人士辦了兩場工作坊,探索有什麼合適地點,並提到3月份從港鐵站接駁到會展的行人天橋將會大翻新。「天橋好多人行,但沒什麼設計特色。我們想令氣氛開心一點。早前跟街坊行過灣仔後山,發現有些特別植物,想以此為主題,所以找了插畫家&dear幫手美化天橋。」香港藝術中心正門、藍屋附近、利東街街口等地面現在都有畫作。「除了是畫,它們更有指路功能。我們希望大家低頭望手機之餘,也望望地下。」 她提及由於要展出兩年多,畫作又畫在行人路,耐用要緊。「藝術家要塗四層油,期間有什麼損毀我們都會維修。」她希望計劃在灣仔試行後,可以延伸至其他地區。「其他區的消防局可否有另一個設計意念呢?社區可否利用設計達至更美觀呢?希望大家都可想想。」

一口設計工作室建築師梅詩華身處藍屋附近行人路,地面畫作乃香港人的典型飯桌,提醒大家多回家吃飯。
一口設計工作室建築師梅詩華身處藍屋附近行人路,地面畫作乃香港人的典型飯桌,提醒大家多回家吃飯。
地面畫作都有指示街道位置的功用,圖為利東街口。
地面畫作都有指示街道位置的功用,圖為利東街口。
畫師晚間繪畫地面作品,以免影響白天路面情況。
畫師晚間繪畫地面作品,以免影響白天路面情況。

#ddHK網站:www.designdistrict.hk

梁俊棋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關公 失敗學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