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平面設計 由石漢瑞說起】跟師傅 要跟個世界級的 蔡楚堅談石漢瑞
熱門文章

【香港平面設計 由石漢瑞說起】跟師傅 要跟個世界級的 蔡楚堅談石漢瑞

1461
13.05.2019
劉玉梅周耀恩梁俊棋李浩賢、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石漢瑞對香港平面設計的貢獻,除了見於他多不勝數的設計作品之外,也在於他扶掖後進。他曾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後期開辦的香港大學校外進修部的藝術與設計課程,與建築師何弢等人任教,屬本地最早期的設計教育者。到了2004至2010年,他於香港理工大學和香港大學教授設計。而他成立的公司Steiner&Co.(前身為圖語設計有限公司)更是設計界有名的「少林寺」,培育多位出色的設計師,其中蔡楚堅(Sandy)是其得意門生之一。雖然Sandy在Henry的公司只工作了短短兩年,但已受Henry啟發良多。

記:記者 蔡:蔡楚堅
記:你看完深圳蛇口的《啟蒙者.石漢瑞》展覽有何感想?

蔡:Henry不只是香港設計的一頁,也是香港歷史的一頁,從他的作品可以看到城市變化,他在六十至九十年代做過很多對香港十分具代表性的作品,基本上很多以Hong Kong為名字開首的企業都由他負責設計(如HongkongBank和Hongkong Land)。他的作品示範了如何在客戶身上展現idea-driven和有趣味性的設計。

Henry看到中文字的可塑之處,把花生油的三點水變成三粒花生,設計簡單鮮明,而且十分入屋。
Henry看到中文字的可塑之處,把花生油的三點水變成三粒花生,設計簡單鮮明,而且十分入屋。

記:你如何開始接觸Henry的作品?

蔡:當我還在英國讀書的時候,喜歡去圖書館看書,當時看到一本《Communication Arts》的雜誌,那是當年最權威的平面設計雜誌,它每年都有一些獎項,但很少有香港的作品入選,Henry Steiner的作品是例外。他為HongkongBank設計的年報封面幾乎每年都會入選。我那時就很深印象,心想:原來香港也有世界級的設計師,並且想到畢業就要到他的公司工作。

到我正式畢業時,仍然一心想着要到Henry的公司工作。但他們不聘用應屆畢業生,於是他介紹我去另一間公司工作,着我一年後回去找他。現在回想起來,他其實是有點奸的,由其他人去幫他訓練新人……無論如何,一年後,我便乖乖地回去找他,並於1987到1989年間與他共事。

我畢業的八十年代中期跟現在的環境很不一樣,那時平面設計和廣告界發展已算成熟,除了Henry,還有陳幼堅、靳埭強等人,但當年Henry來香港的六十年代,平面設計就真是很落後。到了現在,我們常說是個「無大師的年代」,客觀而言沒有太多出色的工作室讓年輕設計師學習。加上現在做設計比較容易,很多設計師一畢業就跟幾個朋友夾租地方做freelancer,或在家工作。我認為沒有對與錯,只是環境不同了。但對我而言,跟師傅共事,學習他們的想法是重要過程。

Sandy跟Henry亦師亦友,即使二人沒有再做同事,但仍維持好友關係。
Sandy跟Henry亦師亦友,即使二人沒有再做同事,但仍維持好友關係。
Sandy保存不少Henry寄給他的卡、信件和CD Rom。
Sandy保存不少Henry寄給他的卡、信件和CD Rom。

記:你會如何形容Henry?

蔡:當時他挺惡的,要求很高,他會罵人,甚至撕破你的設計草圖,這不是傳聞,而是真有其事。另外,他很hands on,他的設計一定從手繪草圖開始。

有一年,我請Henry寫一篇介紹我的文章,他問我在他的公司可有學到什麼,我說沒有。我的意思是,當時只顧工作,不會意識到學到些什麼,但到離開之後才知道很多東西是不知不覺中吸收了。例如我很認同他強調idea-driven的設計哲學,設計最緊要先有概念和內容,它們會引領你去到畫面,如用色、字型等,而非相反地由畫面出發,後者只是純裝飾設計。至於內容從何而來呢?就是從客戶的指引(brief),你要用你的方法跟客戶溝通,將之傳遞出來,全都是有根有據,而非無中生有。

我也記得在一次訪問中,我問他什麼會讓他快樂,他回答說:「我樂於看到業主也需面對經濟現實,一如那些為了謀生而工作的香港人。」他對這個城市的關切令我更尊敬他。

Henry在回歸前創作的攝影集《Foolish Things》,記錄了他心目中的香港風景,如天星小輪、霓虹燈、白花油、電車等等,表現出他對香港的觀察和感情。
Henry在回歸前創作的攝影集《Foolish Things》,記錄了他心目中的香港風景,如天星小輪、霓虹燈、白花油、電車等等,表現出他對香港的觀察和感情。
二人不時就對方的設計交換意見,互相鼓勵,如信中Henry就Sandy曾因應六四事件設計的作品提出意見。
二人不時就對方的設計交換意見,互相鼓勵,如信中Henry就Sandy曾因應六四事件設計的作品提出意見。

記:你剛才好幾次提到他是香港歷史的一頁,你認為他對於香港平面設計有何影響?

蔡:他早期為很多大企業創立有國際水準的品牌形象(Corportae Identity),令到香港的公司有「唔輸蝕」的形象。雖然現在的設計未必維持到同一水平,但這關乎客戶、社會環境等因素,或許現在的社會沒那麼重視CI。

另外,他很早期已經用中文字做設計,如用三粒花生去取代油字的三點水,雖然當時街上有很多漢字,但沒有中國設計師想到可以如此去運用中文字,他身為外國人卻會留意到這些有趣的元素。這影響到往後很多人用漢字做設計。

Sandy找出以下三紅作品,分析Henry對他的設計上的影響:


第一時期:借用畫面──Sandy於1996年為JWT(智威湯遜)的內部培訓所做的海報,上身是穿長衫的Walter Thompson,下身是大肚婆,跟Henry為《The Asia Magazine》設計的封面的手法和排版相似,Sandy指這可以算是抄襲,但他在海報上註明了出處。
第二時期:形似──Sandy為4As公司創作的小冊子,把中文的四字跟英文的A字結合,參考了Henry 1991年的簽名式海報,他把顏真卿的中文字和羅馬石刻上的英文字母,結合和互相取代。
第三時期:神似──Henry每年都會按該年的生肖為公司設計文具和賀卡,Sandy自己開公司後亦照辦煮碗,跟Henry一脈相承的是他不想直接表現該動物的形象,例如兔年,Henry找來設計成人雜誌Playboy logo的朋友寫上關於該設計的故事及畫上其經典兔仔,向此設計致敬;Sandy的賀卡,打開像一支蘿蔔,寫着:只要完成以下五步便可以過一個溫暖的兔年,而那五步正是蘿蔔湯食譜的步驟。
劉玉梅周耀恩梁俊棋李浩賢、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5/Amoy-Peanut-Oil-packaging-197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