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億沙漠蝗蟲逼近中國邊境 內憂未除外患將至?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環境議題

四千億沙漠蝗蟲逼近中國邊境 內憂未除外患將至?

Gregarious locusts congregate on some ground vegetation at Larisoro village near Archers Post, on January 21, 2020. - The outbreak of desert locusts, considered the most dangerous locust species, is “significant and extremely dangerous” warned the United Nations’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sation ,Monday,  describing the infestation as an eminent threat to food security in months to come” if control measures are not taken (Photo by TONY KARUMBA / AFP)
牠,體形細長,觸角短,頭圓錐狀,全身最發達的地方,是一雙可以跳比身體長數十倍距離的後腿;還有半透明的後翅,一天可以飛行一百六十公里。

牠能吃下跟身體重量相等的食物,一個大嘴巴,以葉、枝、花、果實、種子、莖和樹皮為食;更有着跟生活環境一樣的保護色,黃色的身子,遠看就像樹上的片片枯葉。

X

「牠很孤立,通常獨自覓食,亦沒有羣居性。」香港昆蟲學會副會長饒戈說,在生態學分類上,牠是蝗科直翅目昆蟲,即俗稱「蚱蜢」,全世界有超過一萬個品種。

不過,這種看似弱不禁風的小蚱蜢,卻有着令人聞之色變的專稱:沙漠蝗蟲,被人類視為最具破壞性的遷徙昆蟲。

058-1467555-e1582116125734

最近東非鬧蝗災,一羣沙漠蝗蟲,突然改變其孤僻習性,愛上了羣居覓食,先在埃塞俄比亞南部、肯尼亞飽餐一頓,每天吃掉三萬五千人的糧食,再飛躍紅海,到過阿拉伯半島,再經伊朗到達巴基斯坦和印度。有說,蝗蟲先頭部隊已抵達新疆邊界。

這羣蝗蟲數量估計高達四千億,連羣結隊起來,面積比普通城市更大;牠們所到之處,就如一片黑色的陰雲席捲而至,遮蔽天空,發出一片奇怪的嗡嗡聲和劈啪聲後,蝗羣一瞬間全部降落,覆蓋在農田、民居、倉庫之上,吃光了喬木和灌木上的葉子。

牠們彷彿要向人類散播饑荒和絕望。東非的埃塞俄比亞南部、肯尼亞,農田已被吞噬,市場無物可賣,牲口無物可吃,約一千九百萬人面臨高度糧食危機;印度拉吉斯坦(Rajasthan)省亦有大量農作物被毀,有印度學者預測,蝗災將使印度糧食減產三成到五成。

000-1o38g1-1

聯合國高度戒備  受災國家面臨糧食危機

這次蝗災的破壞力是東非地區二十五年之最,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呼籲全球高度戒備這場蝗災,防止受災國家出現糧食危機;他們推斷,這波蝗災是根源於2018年夏季在阿拉伯海形成的颶風,颶風侵襲沿岸國家後導致環境改變,使蝗羣於同年秋冬至2019年間逐漸在東非形成。

「有人認為這次蝗災跟氣候變化有關,但很難下此定論,因為蝗災的來襲並沒有特定模式,且在古老時代已經出現。」饒戈說,學術上,蝗蟲是不完全變態昆蟲,生命周期分為卵、若蟲和成蟲三個階段,卵產於土中,若蟲和成蟲在地上生活,「正常情況,牠們一年繁衍兩代,產出的卵數量雖多,但面對天敵和環境因素,生存下來的成蟲是『 兩個夠哂數』,維持穩定出生率。」

香港昆蟲學會饒戈
香港昆蟲學會副會長饒戈

可是,蝗災來襲,泥土內的蝗卵已預示極高的繁殖率。FAO警告稱,如果六月旱季前得不到控制,蝗蟲數量可能增加五百倍,到時大量的蝗蟲會破卵而出,鑽出土地,使得地面就好像是沸騰了一樣。

為何蝗蟲會突然成災?過去數百年,昆蟲學家不斷進行相關研究。俄羅斯昆蟲學家鮑里斯.猶瓦洛夫在一九二零年證明,在遭受生存壓力時,一些確定種類、看起來非常普通的蚱蜢,會出現異於尋常的改變。

「蚱蜢通常獨自覓食,當食物充沛時,牠們的活動範圍很大。但是在乾旱時期,牠們會蝗蟲會擁擠在一起,並產生一種激素,變成集羣遷徙的物種。」饒戈說。

變化的原理是,當乾旱時,蝗蟲繃緊的身體接觸會導致後腿相互碰撞,這種刺激觸發代謝及行為的改變,身體散發出費洛蒙,導致雌性產下非常不同的卵,而卵孵化出的若蟲會發育出更長的翅膀,行為亦傾向於密集地生活在一起,跟溫和和穩定型的蚱蜢羣完全不同——成為具有遷徙性,吞噬所遇到的一切的、造成災害的蝗蟲羣體。

蝗蟲力量不容小覷   中國安全嗎?

據資料顯示,全球飛蝗有七個亞種,正在肆虐遷移的蝗災屬非洲沙漠蝗蟲;中國常見的則是東亞飛蝗、亞洲飛蝗和西藏飛蝗。

至於沙漠蝗蟲會否進入中國境內?有專家指,非洲蝗蟲曾在雲南造成危害,但沒有形成重大蝗災,且其生存條件在中國並不完全具備,目前沙漠蝗蟲進入中國的可能性不大。

000_1ow3n1

「因為中國擁有地理上的天然屏障,南亞再往北是蝗蟲無法逾越的高聳山脈和徹骨嚴寒,往東是不適合它們取食、生存的潮濕雨林,因此很難再遷徙到中國。」不過,饒戈補充,蝗蟲的遷飛路徑會沿緯度移動,若繼續朝東會到達緬甸,遇上本地蟲源參與的話,不代表不會對中國及東南亞地區構成威脅。

說起來,中國歷史上蝗災頻繁,嚴重時可造成饑荒以至一個王朝覆滅。有內地專家則認為, 一九四九年新中國成立後,中國科學家已基本解決了蝗災的危害,幾十年來沒有發生過大的蝗災。

然而,儘管科技進步,世界各國仍未能完全控制或預防蝗害,十九世紀末,美國農民遇上蝗災,曾在土地上放火,或是用火油浸濕土壤,結果徒勞無功。這次,非洲農民使用毯子蓋着農作物,敲打鍋碗瓢盆以作驅趕,同樣無法保護自己的莊稼。

000_1dp2zi-1

「如今,蝗蟲和人類,兩者成為了競爭者,蝗羣的數量如此的多,也難以找來大數量的雀鳥作為天敵將牠們對治。」饒戈說,另一方法是透過化學蟲藥將牠們的數量減少,那次人類在埃塞俄比亞的糧倉上空噴藥,不料遇上綿密的晨雨,等飛機順空升空時,蝗蟲大軍早已飽食遠颺。

有人擔心,中國面對「武肺」疫情已夠折騰,現在內憂未除外患將至,建議政府要做好防範,以免重蹈覆轍;也有人認為中國人絕對有辦法消滅牠們。荷蘭生物學家C.J.波里捷(C.J Briejer)曾經說過:「昆蟲世界是大自然中最驚人的現象。對昆蟲世界來說,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通常看來最不可能的事情也會在昆蟲世界裏出現。」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環境議題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2/000-1o38g1-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