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營博物館】F11攝影博物館:活化古蹟創主題館 公開私人收藏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私營博物館 公共的寶藏

【私營博物館】F11攝影博物館:活化古蹟創主題館 公開私人收藏

tan210702yuenlung-0024

深入跑馬地,走到住宅大廈街市林立的毓秀街,會發現一幢與眾不同的古雅舊式洋樓,其入口門柄設計別出心裁,右把是過片桿,左把則是快門速度轉盤,數值剛好卡在「11」—這一切都在低調暗示,此處是以攝影為主題的「F11攝影博物館」。

F11是私營博物館,因為疫情,自去年年尾閉館至今,也趁着空檔維修重漆被評為三級歷史建築的古蹟館址。一個下午,創辦人蘇彰德(Douglas)特地回館受訪,他架着圓形眼鏡,身穿輕便POLO恤,外披加插袋巾的西裝褸,一副紳士姿態,在地下展廳迎接記者。踏入館場,一部大徠卡相機雕塑率先奪目,閉館前展出的徠卡女王Ilse Bing攝影作品仍掛在牆身,Douglas領過我們走馬看花,便坐低談起經營F11的初心,「所謂初心,就是以F11作例鼓勵保育,提倡攝影,第三是希望香港多些私營博物館出現。由我們第一日開幕,這三點都是我們的目標,到今時今日都沒變。」

tan210702yuenlung-0024
在活化後的裝飾藝術風格(Art Deco)歷史建築裏,有一間攝影博物館。

從保育古蹟到開博物館

在跑馬地長大的Douglas,成長期間經過毓秀街不下數百次,他早已察覺,街上有一幢樓高三層的舊建築特別美觀雅致,但未曾想像把它變為己有,更遑論在這裏辦一間博物館。

及至從事商業法律工作多年,事業有成,自小喜歡歷史舊物的Douglas,得知業主低調出售全幢建築物,便毅然斥資過億元買入物業。那是二○一二年,其時這座建於一九三○年代的戰前洋房,已有八十年歷史,被古物古蹟辦事處列為三級歷史建築。成為建築主人後,他自費聘請保育建築團隊為大樓修葺活化,並思索大樓新用途,「我先保育,但之後用途是什麼,我一直在想。」

「這建築物怎樣用才是最好?它本身就像藝術品,而它的而且確也是所謂藝術裝飾(Art Deco)的設計,所以十年前就想,可否將歷史建築和博物館結合呢?」然而,Douglas當年對博物館認識尚淺,一度舉棋不定,直至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參觀當地攝影博物館後,看海想到,世界上以攝影為主題的博物館不多,香港亦未有,而自己從中學起就鍾情攝影,素有收藏相片相機嗜好,於是下定決心要在古蹟裏建立一間攝影博物館。

tan210702yuenlung-0669
F11攝影博物館創辦人蘇彰德,從事律師工作二十多年,曾出任賽馬會慈善事務執行總監及首席法律顧問,曾任香港大學副校長,現任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

收藏教育推動攝影文化

Douglas深明經營博物館須有清晰目標,才能走得長遠,「對我而言,博物館離不開五件事。」他所指的是,獨特的館藏、高質素的展覽、教育活動、研究以及出版五大範疇。F11館藏由相機、攝影書籍及相片組成。

博物館三樓常設展覽展出大量不同年代型號的徠卡相機,「F11與世界另一些攝影博物館有個分別。我去過全世界的攝影博物館,他們都沒有相機這個部分。」

徠卡想當然是Douglas最喜歡的相機品牌,他自言平日攝影用得最多的工具除了iPhone,便是Leica M。三樓另外也有一排大書架,架上逾千本國際攝影通訊社Magnum的攝影集, 其創辦人正是傳奇攝影師Robert Capa和Henri Cartier-Bresson。「我們現在的收藏大概去到三、四千本書,在外國更大的攝影書收藏也有,但香港而言我們算多。」

在相機和攝影書籍前,Doulgas是由收藏相片開始的。他先儲紀實相片,後來也為人像、風景、抽象攝影着迷,疫情前總會走訪海外各地相展物色心頭好,依主題收集相片,漸漸累積了珍貴獨特的館藏。這亦使F11有條件策劃高質素的展覽,就如早前的Ilse Bing作品展,Douglas肯定全亞洲難尋,只此F11一家可以看到。而教育、研究和出版三者環環相扣。F11不時舉辦攝影沙龍,請攝影師或學者分享;每隔兩年也會將館藏研究結果輯錄成書出版,傳承攝影知識。

+4

「你(博物館)出版的書,完全反映到你的質素,將兩、三本送給其他博物館,半小時內揭完本書,即刻知道你的排位在哪裏。」從博物館創立初期找單位談合作碰壁,到現在與巴黎、紐約機構密切洽談,準備將Vivian Maier、Saul Leiter等著名攝影師的作品帶到亞洲,F11幾年來持續進步。Douglas也期望F11可以與海外有來有往,「我的心願是有一日將香港的攝影師帶出去。」

迎難而上苦與樂

博物館看似聲譽日隆, 穩步發展, 但Douglas坦言,他和同事都不是博物館專業人士,創館以來一直「摸着石頭過河」,遇過不少挑戰,尤其在維修保養和營運方面。「舊的歷史建築物很有味道,有其優雅,但同時要願意花時間和精力,令它可以保持優雅美麗,即是要經常check,有什麼問題的話,從小問題開始便要解決。」保養開支加上日常營運成本,資源亦是F11的困難之一。

「如果你想賺錢,千萬不要做私營博物館。」Douglas笑言,F11差不多每年都蝕錢,如果能達至收支平衡,已經喜出望外,「暫時來講,我們得一個展覽可以回本,之前做了一個柯德莉夏萍展覽,那真的回到本。」但他堅拒把博物館場地租借出去,以免影響博物館品牌形象,守住專注推廣攝影藝術的初心。

tan210702yuenlung-0778
蘇彰德小心翼翼地把收藏相片從金屬儲存櫃裏拿出
tan210702yuenlung-0910
蘇彰德的攝影收藏先從相片收藏開始,以前偏好紀實攝影,現在也收藏人像、風景及抽象相片。

讓Douglas不輕言放棄F11的理由,是經營博物館帶來的滿足感和成功感。「每做一個展覽都會學到新東西,我很享受這個過程,雖然很多挑戰,犯了很多錯誤,但真的經一事長一智,始終我們scale較細,得四、五個同事幫手,但最重要是大家投入去做,自然能做得較好。」他亦相信私營博物館有其優勢,「文化博物館管攝影的,但香港要有大型攝影展的話,他們可能要輪三、四年才有,但我們這裏自己做全年都可以有。」

如今F11已成Douglas現階段生活的重要部分,盛載着很多人情回憶,就如另一個家。他有時也會在周末回館,靜靜看書,又或獨自再看一遍展覽。「可以做的,我一定會繼續做。」他同時對自己和F11許下承諾,「對我而言,如果能夠在香港繼續推動攝影文化,能夠給 人們多一個選擇,想想保留歷史建築物後,可否將其活化,為社區,為香港,帶來另一種正面價值,就此,我會繼續做。」

F11 攝影博物館
地址:跑馬地毓秀街11號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私營博物館 公共的寶藏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7/tan210702yuenlung-0024-20210722091838-150x150.jpg